笔趣阁

第五百零九章 一个也不原谅(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零九章一个也不原谅(下)

????由于这一档子事,方明远他们这一顿饭,吃得是相当地沉闷。尤其是林莲,一直沉默不语地坐在那里,只是偶尔地夹一两筷子菜。方明远和苏爱军几人暗地里互相交换着眼神。

????“莲姐,放宽心,就当被狗爪子拍了一下,别往心里去。到时候,看我收拾他们给莲姐你出气!”方明远第一个出言宽慰她道。

????“就是,刚才,我可是给你报了仇了,嘿嘿,我那一脚够他疼上半个月的,保证他日后肯定要留下心理阴影!方少刚才的那一脚,还有那几巴掌,多解气!我敢保证,那个什么孟少的槽牙都得松上几颗!”宇田光璃也搂着林莲的腰道。

????“没什么的!”林莲强笑道,“我只是在想,这是有苏叔叔,明远和光璃在,能给我讨要个公道回来,这要是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子,遇上这种人,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包间里的人都沉默了下来,这还能有什么结果,好一点,就是吃点亏,忍辱负重地躲开孟春生他们;要是双方起点冲突,以孟春生他们今天飞扬跋扈的模样,肯定就要吃大亏,搞不好,还会被孟春生他们强x。

????“这个孟春生,还有鲁微和徐东纪,在彭徐市里,恶名远扬!在盗卖防洪救灾物资事发之后,我专门派人收集了一下他们的资料,嘿嘿,罄竹难书啊!”苏爱军冷笑道,“所以今天他喊出来,在彭徐市,他就是王法这样的混账话,我一点都不奇怪!如果说今天是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子,后果好不了!”

????“那就是三个人渣!”宇田光璃恨恨地道,“早知道那样的话,我那一脚就应当踢得再狠一些,让他当个……かんがん!”

????“你最后说什么?”苏爱军诧异地道。

????“日语的太监!”方明远解释道。

????“对对对,太……监!让他当个太监!”宇田光璃兴奋地道。在座的男性同志们都不禁这后背有些发凉,这宇田光璃未免也有些太强悍了,平日里看她也似乎并不是这个模样的啊。

????“这三个人渣留下来只能是祸害更多的人!但是他们的家庭在彭徐市里影响力很大,我们得小心他们会狗急跳墙!”苏爱军低声地道,“我觉得这个孟春生,似乎和彭徐市的社会闲杂人员来往比较密切。”

????“我倒是觉得这个的可能性不大!除非说,彭徐市的市委书记周景明和市长武景生也与他们同流合污,否则的话,周、武二人是绝对不会容许在彭徐市里发生袭击咱们的事件的。那样的话,只会令他们两人更为被动!”方明远沉吟了片刻,摇摇头道,“不过苏叔叔说得也没有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陈哥,从奉元再调十个人过来,坐飞机赶过来,一定要保证大家在彭徐市里的安全!”在前世里,华夏境内副局长雇佣凶手刺杀局长、副县长暗算县长的案例可是不少,官职再往上的,虽然在方明远的记忆里似乎是没有,但是也不排除被政府压制,媒体没有报道出来的可能性!

????“是!”陈忠拿起了大哥大,到窗口打电话去了。

????“苏叔,彭徐市的火车站站长你认识吗?”方明远轻声地问道。

????“彭徐市的火车站站长啊……”苏爱军皱着眉头想了片刻道,“记得似乎叫刘莽,怎么着?”

????“流氓?”方明远哑然失笑道,“这名字起得好!是个人就能记住。”

????苏爱军也失笑道:“不是流氓,是刘莽,王莽的那个莽。”

????“这人信得过吗?这个孟军在彭徐市当过市长、当过市委书记、如今又是人大主任,他的小舅子听说又是省警察厅的副厅长,我估计警察局里他的影响力肯定不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既然要提防他狗急跳墙,那么索性就做得彻底一些。”方明远低声地道。

????苏爱军一转念就明白了,轻声地道:“你想用铁路警察?”

????“谈不上用,可以让他们派几个人,这几天陪同一下吗?不管怎么说,铁道部**oss的公子来到了彭徐市,他们这些属下们也得尽尽义务不是。这样也好让他们安安心,不对吗?”方明远低笑道。

????“小滑头!你苏爷爷要是知道你这样说他,肯定要说你的。”苏爱军笑骂道。他明白方明远的意思,与彭徐市警察系统相比起来,相对独立的铁路警察系统,孟军的影响力应当小不少。这方面的人手,用起来也更放心一些。

????“要搞你们搞去!”武景生一脸鄙夷地道,“我不参加,你当人家都是傻子不成,孟大公子、徐大公子、鲁大公子三人名声在外,稍有脑子的人想想就能够明白,如果说今天双方换一个位置,他们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你觉得哭天抹泪哀求几句人家就能放过你?周书记,我出去溜溜。”

????周景明轻叹了一口气道:“等等我,我也和你一起出去溜溜!”鲁明汉的主意在他看来纯粹就是瞎扯,这些眼泪攻势,对待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们,也许会有些效力,像苏爱军、方明远和宇田光璃这样从大家族中出来,无论是眼界还是心性,都远非普通老百姓所能够相比的,除非是人家懒得追究此事,这种作法要是能够蒙混过关,那才是见鬼了。不过他也可以理解鲁明汉他们的心情,不管行不行,不甘心坐以待毙的他们总得试一试!但是自己和武景生实在是没有必要参和进去,若是被苏爱军他们认为是和孟军他们蛇鼠一窝,那就惨了。

????“苗政军!”周景明看了一眼匆匆忙忙赶来的彭徐市警察局局长苗政军,冷冷地道,“你安排人手,一定要保证孟春生、徐东纪和鲁微他们三人的人身安全,如果说出了什么问题,你就做好脱了这身皮的心理准备吧!也许……日后我会到苏南监狱里去探望你。”

????苗政军的额头已满是汗水,周景明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他岂能不明白,周景明说是保护孟春生三人的安全,实质是要自己控制三人的行踪,省得三人潜逃,日后没法子交待。

????“是,周书记,我一定保证!”苗政军重重地点头道。到了这地步,他就是再想帮老领导一把,也不可能实现了。

????周景明和武景生能够想到的,孟军又何尝想不到,只是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当方明远他们被请过来的时候,包间里没有周景明和武景生,却多了几张陌生的脸孔。其中包括了几个中青年的女性,一个个满面的泪痕。

????不过最吸引人目光的,还是她们中的那三个“猪面人”,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一张脸肿胀地如同猪头一般,眼睛也因为而变成了一条缝隙。从衣着打扮来看,正是孟春生他们三人。

????而方明远他们一群人中,也多了一个孟军的熟人。

????“刘站长,你怎么也来了?”孟军看着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人,吃惊地道。这一位是彭徐市火车站的站长刘莽,在彭徐市火车站工作多年的他,与孟军自然并不陌生。

????“孟主任,我这也是才听说苏教授前来彭徐市了,老领导的公子吗,不知道来了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自然是要来看看。”刘莽笑呵呵地道。孟军几人这心里更是凉了半截。

????苏爱军环目四顾,却没有看到周景明和武景生的身影,这心中不免有一些诧异地道:“周书记和武市长呢?”今天这事情,给自己这些人一个交待,似乎由他们两人宣布出来更合理一些吧。

????“苏教授,周书记和武市长现在应当在酒楼外面的阳台上吧。”苗政军不确定地道,“两位领导说要在外面走走,换换空气。”

????“哦!”苏爱军立时就明白了七八成,八成是有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事情这两位不想看到吧。

????“苏教授,方少,宇田女士,林助理,这三个孽畜胆大包天,冒犯了几位,我们已经狠狠地教训过他们了!”孟军说话间已经将三个猪头人推到了方明远他们的面前,怒斥道,“还不跪下向苏教授他们赔礼道歉!”

????孟春生三人扑通跪倒在了苏爱军等人的面前,连连以含糊不清的词语向宇田光璃她们赔礼道歉,还时不时地给自己几个耳光。那几个中年妇女也一个个凑过来,一个个哭天抹泪地哀求方明远他们能够高抬贵手,放孟春生他们一马。鲁明汉和徐德霖的老婆甚至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搂着宇田光璃和林莲的腿,又哭又嚎的,还怎么扯都扯不起来。

????“宇田小姐,林助理,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啊,他是混蛋,是不是东西,但是没有了他,我们老两口又靠谁送终啊!我家老孟已经狠狠地收拾过他了,都把他打成了这个模样,你们就抬抬手放过他吧!”李虹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在家里时那副稳如泰山的模样,扯着林莲的手哀求道。

????“够了!”苏爱军被她们吵得头昏脑胀大声地断喝道,“我一个也不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