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章 怎么就那么难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一十章 怎么就那么难

????苏爱军的这一声断喝,整个包间里静寂了片刻。

????“为什么?”李虹尖锐的嗓子打破了静寂,“我们的孩子已经被打成了这个模样,你们还觉得不够吗?非得要打死他们你才满意吗?”

????“就是,你这人怎么这样心狠啊,他们还是孩子啊,年轻人犯点错误也是难免的,你为什么要一竿子给他们打死,不给他们悔过自新的机会啊?主席不是也说过,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揭发错误、批判缺点的目的,好像医生治病一样,完全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把人整死。”另一个中年妇女也尖声地叫道。

????“你们不要说了!这都是他们罪有应得!”孟军眼中含泪地大喝道。鲁明汉和徐德霖也纷纷上前扯住自己的老婆,劝说着。

????但是李虹她们对丈夫的劝解听而不闻,仍然是扯着宇田光璃她们的衣服,号啕大哭不止!

????宇田光璃和林莲的脸上流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对于李虹几人,她们是挣也挣不脱,扯也扯不起来。看着一个个都已经是中年的,与自己父母岁纪相差无已的妇人这样跪坐在面前,她们实在是有些尴尬。

????“我不起来,我不起来,你们不放过我儿子我就不起来!”没有人想到,堂堂前市委书记的夫人,前省纪委书记的女儿,一向高高在上如同贵妇人的李虹也有像乡村野妇撒泼耍赖的一面。

????苏爱军冷冷一笑,根本理都不理他们,扭头看起苗政军道:“苗局长,这就是你们商量的处理结果吗?如果说这就是的话,那么我们明天就离开彭徐市!”苗政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冲身后摆了摆手,张驹等几名警察冲进来,将李虹等人拉开。

????“我不放手,我不放手!打死我也不放手!”被两名女警拉着的李虹扯着林莲的衣襟,说什么也不松手,害怕她将衣服扯破的林莲也只能哈着腰。

????“宇田光璃,打电话给大使馆,就说你在彭徐市不但受到了官员的纨绔子弟当众调戏,事后彭徐市的官员们还纵容惹事子弟的家属来闹事!”方明远递过去大哥大,大声地道。

????“别别别……”苗政军立时一身的冷汗,连忙冲了过来,将大哥大抢了过去。

????方明远脸色立时一沉,大声地叫道:“陈哥!”陈忠立时从包间外冲了进来。

????“陈哥,叫大家进来,咱们走!今晚就回奉元!”方明远一甩手,索性连大哥大都不要了。

????陈哥一声招呼,在门外的罗家福等人立时冲了进来,护住了苏爱军,又强行从李虹她们的手中将林莲和宇田光璃扯了出来,众人就向外走。

????“拦住他们啊!拦住他们!”苗政军急得跳脚,口不择言地道。张驹等几名警察连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苗局长,故意拦阻警察部警卫局警卫执行公务,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陈忠冷笑道,“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条例了!你要是想死,也别拉这几个属下做垫背的吧?”

????不等苗政军回话,刘莽也喝道:“苗局长,你是打算知法犯法,非法拘禁我们吗?”

????拿着大哥大的苗政军立时就傻了眼,故意拦阻警察部警卫局警卫执行公务,那可是视情况最严重可以当场击毙的!而且刘莽所说的非法拘禁,那也是一顶他绝对受不起的大帽子,不过是一个地级市的警察局局长,非法拘禁外国友人、部长的儿子和国内知名富商子弟、本市火车站的站长,绝对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不不不……不是!”苗政军结结巴巴地道,“我没有那个意思!”

????“没那意思就让开!”苏爱军一脸厌恶地道。孟军他们玩的这一套让他从心底感到厌恶。

????“苏教授,苏教授,别生气,别生气,这是怎么了?”周景明出现在了门口,一脸诧异地看着屋内道。

????“苗政军,这是怎么一回事?”武景生从周景明的背后转出来,一脸怒容地看着手拿大哥大的苗政军道。

????“周书记,武市长,在彭徐市,我们还有没有行动的自由?你们是想非法拘禁我们吗?”苏爱军面沉似水地质问道。

????“谁想非法拘禁你们?”周景明震怒道,“谁?”

????苗政军连忙来到了方明远的面前,双手将大哥大献上道:“误会,这纯粹是误会!我绝没有半点那个意思。”

????方明远冷若冰霜地看着苗政军,却不伸手去拿大哥大。苗政军脸上已满是黄豆大小的汗珠,托着大哥大的双手都在微微地发抖。

????包间里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就连李虹她们,也在丈夫战战兢兢的眼色下闭上了嘴。

????“这是你从我手里硬抢过去的,既然你那么想要,就留着好了!”方明远冷冰冰的回答,令在场的彭徐市官员们心如死灰,很显然,苗政军方才的所做所为,已经触及到了方明远的底线。

????“周书记,如果说你们不打算拘禁我们的话,我们要走了!”苏爱军看了看面色发青的周景明和武景生,冷冷地道。这事情他们虽然没有参和,但是肯定知情。对于他们这样的选择,令苏爱军也感到很失望。

????“苏教授,苏教授,你稍等一下,听我说。”拦住了去路的周景明连声地叫道。这个时候,他哪里敢放苏爱军他们走,要是苏爱军他们就此离开了彭徐市,那么这局面就彻底地失控了。日后,省里追究下来,他周景明做为市里的一把手,无疑要负主要责任的!而且这将意味着他的仕途前程的终结,恐怕今生今世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性了。

????“这有什么好说的!如果说赔礼道歉就管用的话,还要法律和监狱做什么!你告诉我,还要法律和监狱做什么!”苏爱军咆哮如雷道,“他们所做的一切,你身为彭徐市市委书记,你就一点都不知道吗?对这个结果,你就不感到愧疚吗?去听听彭徐市市民们对他们三人的看法吧,你就会明白,当他们占据了上风的时候,会如何对待他人!我们并没有要求你特别对待,也没有想照猫画虎,把他们的那一套搬过来,只是想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怎么就那么难!”

????周景明被苏爱军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这心里却是安稳了不少,只要苏爱军肯交流,那事情就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苏叔叔,和他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是蛇鼠一窝罢了!”方明远一扯苏爱军道,“华夏缺的人才很多,但是从来也不缺做官的人。彭徐市既然不能够给咱们一个满意地交待,咱们去省里,大不了去中央,我就不信了,苏爷爷不能给咱们讨要个公道!咱们这捐款还捐出不是了!大不了彭徐市的市场我不要了,莲姐,回头将家乐福超市彭徐市分店撤掉!”

????“是,方少,我马上就安排!”林莲毫不迟疑地道。

????周景明和武景生这心立时又提了起来,心中是叫苦不迭,他们这才是风箱里的老鼠——左右受气!偏向方明远他们吧,孟家在省里还有强援,李南通虽然已经退了,但是虎老威风在,省里还有不少他的部下,儿子也是眼看着要提升为省警察厅的厅长了,实在是惹不起。可是偏向孟军他们,结果就是目前的这个结果!

????如果说真的让苏爱军他们一状将彭徐市整个班子告到了省委省政府,甚至于是中央去,那他们的下场就更可想而知了。如果说家乐福超市彭徐市分店再高调地撤出,他们就是使出浑身的解数,也不可能说清楚了。

????“咦?你知道吗?家乐福超市要从我市里撤出了!”

????“为什么?他们不是分店的店址都已经选好了吗,我听说正在准备招聘,不久就要开业了!”

????“啧,是啊,店址都选好,店内装修都已经做了,这不是来洪水了吗。人家是又捐物又腾出地方来供灾民们休息。但是咱们的市领导们好啊,不但没念人家的好,而且在孟春生孟大少盗卖人家捐赠物资,公然调戏辱骂家乐福超市管理人员后,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袒护孟春生。人家一怒之下,放弃彭徐市市场了!”

????“哎,官官相护啊!真他妈的黑暗!倒霉的还是咱们这些屁民。”

????两人完全想像得到,这样类似的谈话将在彭徐市里广为流传,两人的名声就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电话!周书记,电话!”周景明的秘书急匆匆地凑了过来,将手中的大哥大递给了周景明,然后在周景明简直要吃人般的目光下,赶紧道,“警察厅副厅长李宇的电话。”

????他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大家都静了下来。

????“喂,李厅长,嗯,是我,周景明!”周景明听了两分钟,面带诧异地将电话递给了苏爱军,轻声地道,“苏教授,李厅长想要和您说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