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三章 无助的李虹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一十三章 无助的李虹

????很多年以后,彭徐市的市民都还记得九一年夏所发生的一切,不仅仅因为在那一年,彭徐市发生了大水,虽然并没有破堤,但是仍然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及大量失去家园的难民。也是因为在那一年,彭徐市的前市长、前市委书记、人大主任孟军,建委主任鲁明汉和彭徐市组织部长徐德霖被双规了。而一同被拘捕的,还有鲁明汉和徐德霖的妻子,以及他们为害彭徐市多年的儿子。

????说起他们那三个为害一方多年的儿子的“光辉事迹”,彭徐市每一个上了年纪的市民都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一两个小时。

????当消息传出来的时候,虽然天空仍然在飘着雨,河道里的河水仍然浑浊汹涌,彭徐市里仍然是鞭炮齐鸣,如同过年过节一般。

????虽然说,最终的判决结果,有些差强人意,无论是孟春生三人,还是孟军他们,都没有人被判死刑或者说无期,但是一想到他们要在监狱里呆上十几年,而且判决书上还明确规定,不得给予提前假释、减刑,彭徐市的市民们仍然是欢喜得不得了!

????而那些因为孟家、鲁家和徐家为非做歹造成家破人亡的家庭,也从三家被没收的财产中给予了一定的补偿。虽然说分摊到每个人头上的钱也是有限的。但是这却是极其少有的。华夏的老百姓是善良的,也是容易满足的,一时间,彭徐市的市委市政府收到了n面表示感谢的锦旗。只是令他们感到有些不解的是,市委书记周景明、市长武景生都在半年内被调往了其他县市,而且都是明升暗降。

????当然了,倒霉蛋并不仅仅是孟军他们三家,拔起萝卜带起泥,彭徐市的官场上中层干部倒下了一大批,其中也包括了警察局局长苗政军,虽然说他并没有进监狱,但是也被贬职到了其他县去,听说是当了个县警察局的没有实权的副局长。

????而且在那一年,他们也清楚地记得,彭徐市收到了大批的捐赠财物,而其中最多的也是最显眼的,就是有着家乐福超市标志的。而且家乐福超市彭徐市分店在那一年将已经装修完毕,准备进货的店面腾空出来,借给无家可归的灾民们居住,在彭徐市市民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造成了水灾过后,家乐福超市彭徐市分店开张时,生意异常地火爆。这也算是彭徐市市民对于家乐福超市在危难时的帮助的一种回馈吧。

????当然了,他们也有不知道的,比如说,孟春生三人直到审判入狱时,这两只胳膊上还都吊在脖子上的。

????“小宇啊,你总算是来了!”李宇刚刚进入包间,李虹就披头散发,号啕大哭地扑了上来道,“你要是再不来,我们娘儿俩都要被打死了!”

????李宇今年已经四十出头,但是与到了这个年纪就普遍有啤酒肚的人不同,他的体形是相当地彪悍,再加上一米八的个头,和一身警服,站在那里,就颇有威严感。看着满脸泪水扑上来的姐姐,他眉头皱了皱,随即又舒展了开来。

????“好了,姐姐,我这不是来了吗?”李宇扶着李虹的肩膀,一脸无奈地道,“从知道消息,我就忙着找人中间递话,拉人情,这有了准了,就立即开车赶来,我又不是有身外化身,和孙猴子似的。”

????“是啊是啊,能来就好,能来就好,你就不要苛求他了!”孟军一脸陪笑地道。自己的这个小舅子,不但官职比自己高,家世比自己好,娶了媳妇还是中央老领导的孙女,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就是和自己不大对付,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恐怕他还不会来的。

????“小宇啊,你看看,你看看,春生都被打成了什么模样,你打完电话后,那个姓方的小兔崽子还过来,将春生他们的胳膊都打断了!”李虹披头散发地指着躺在一边,正由医生治疗的孟春生三人道。

????“胳膊打断了?”李宇的眉头一扬,有些诧异地道。

????“是啊,是啊,李厅长,您电话打完了之后,他们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那个姓方的少年又扯着两个人进来,将孟少他们的胳膊当场给打断了!我们当时想上前阻拦,都被他们给打了!”徐德霖哭丧着脸道。他的脸上,一左一右两个五指山,还是很明显的。

????“打姐姐你了吗?”李宇将李虹的头发撩了起来,仔细地看。

????李虹心头一动,立即道:“打了,他们踹了我肚子好几……”

????“姐姐!说实话!只要有半句假话,我扭头就走,就是老爸发话,我也绝对不会管了!”李宇断喝道。

????李虹被他这一喝,吓了一大跳,呆滞了片刻,如同漏了气的皮球一般颓丧地道:“没有打,但是他们打你姐夫了!”

????李宇长出了一口气,厌恶地看了一眼孟军,这才迈步来到了床前,看了看昏睡不醒的孟春生三人,轻声地道:“大夫,他们的情况严重吗?”

????那大夫摇了摇头道:“情况不算严重,这是打麻醉剂了,过一个小时就能清醒。臂骨虽然断了,但是只要接好了,修养个三五个月,应当就没有大事了。只不过,以后还是不要随意地提举一些重物,那些可能会引发一些后患。只要注意一些,日常生活工作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孟主任,骨头已经接好,石膏也已经打好,您还有什么事吗?”

????“谢谢郭大夫了!”孟军道,“你们可以回去了!”等到他们出了门之后,徐德霖连忙将门关上。他注意到,门口还站着四名警察。

????李宇随手从一边扯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打量着屋里的众人。目光所到之处,除了李虹之外,所有人都不敢和他对视。

????“小宇,春生他没事了吧?”李虹最关心的还是孟春生的未来,急忙问道。

????“没事?怎么可能?”李宇冷笑道,“以前我就和你们说过,你们太宠爱春生了,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就是对孩子好吗?瞧瞧他现在的德行!要不是是我外甥,我就先抓了他,送他一粒花生米!”

????李虹的脸色立时苍白如纸,扯着李宇的手颤抖着声音道:“小宇,那他们要怎么着?”

????“除了你之外,你们所有人,包括他们三个,都会接受法律的审判!”李宇的话还未完,在场的众人已经如同迎头挨了一棒,徐德霖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他和鲁明汉的老婆更是放声地号哭。他们又怎么能不明白,要是依法审判的话,以他们的恶行,就是无期都是便宜了他们。

????“都给我闭嘴!”李宇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随着他的这一声断喝,两个女人就如同割了喉的鸡一样,哭声是嘎然而止。

????“你们不会被判死刑和无期,最高十五年有期徒刑!”李宇沉声地道。

????“十五年有期徒刑!”李虹呆若木鸡地看着李宇,喃啁地道,“春生还是要入狱啊,那他的一辈子不就毁了吗?”在场的其他人也是一个个面色各异,既有逃脱一死的庆幸,又有即将入狱的悲哀。

????“小宇,他可是你外甥啊,你就忍心看着他到监狱里呆十五年啊,那是人呆的地方吗?他出来,岂不都要奔四十岁了,还有什么前途可谈的啊!”李虹势如疯婆子般地揪着李宇的衣服,放声大哭道。

????李宇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忍,拍了拍李虹的肩膀道:“姐,能够挣取到这个结果,都已经是老领导出面了。春生身上犯了多少事,你们心里都明白吧。以前都不说,就盗卖防洪救灾物资获取暴利,数额巨大这一项,就足以枪毙了他了!更何况,犯了事之后,他还去招惹人家,猖狂得不像样啊!”

????“老领导出面,都不行吗?”李虹难以置信地道,“这还不是老领导的一句话,他们难道还敢不听?老领导最疼你和玉兰了,你们求求他啊。”

????“这已经是我们哀求了半夜的结果了!”李宇的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怒色道,“你不要忘记了,人家也是有个中央部委的爸爸,而且很快也要成为国家领导了!而且春生办得这事,缺德都带冒烟的,发国难财,发难民财!要是让老领导知道了,老领导就会先枪毙了他!我和玉兰都没敢和老人说实话!”

????李虹呆呆地看着李宇的脸,仿佛在确认他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兄弟一般,随即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李宇连忙将她扯了起来,扶着坐到了沙发上。这才软声道:“姐,这一次春生捅娄子捅得太大了,若不是有老领导的这一层关系,就是我和爸爸也救不了你们。嘿嘿,指着苏部长的儿子的鼻子叫人家滚蛋,这事我都不敢做!能够有这样的一个结果,就已经很不错了。”

????“十五年啊!人能有多少个十五年!”李虹号哭道,“小宇,你在法院、检察院熟,能不能想办法别让春生进去啊!”

????“姐!”李宇怒目道,“你知道春生犯的是什么事吗?如果说咱们在里面再动手脚,一旦让苏爱军知道,那就会直接捅到最高法、最高检、甚至于中组部和中纪委去!到时候,别说十五年了,就是你们的小命统统都没有了!就连咱们李家,也会受到牵连!到了那个时候,你难道就满意了?我和你说,要么十五年有期徒刑,要么上刑场吃枪子,你替他们选吧!”

????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想要这样匪夷所思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要是日后被人知道,那是结结实实地扇老苏家的脸呢!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市委书纪的儿子,在部长级高官子弟的面前,比起孟春生他们不屑一顾、任意欺压的平民百姓也没什么两样。对方是看在了老领导的面子上,这才退让了,要是自己得寸进尺,那就是自己招祸呢。

????苏浣东年纪可是比老领导年轻得多,现在有老领导罩着,也许没什么,日后若是老领导去了,人家还能给你面子吗?到时候,人家雷霆万钧的压下来,靠谁去抵挡?

????李虹号啕大哭起来,屋子里的人,一个个面如死灰,连孟军和孟春生都难逃牢狱之灾,他们就更别想指望了。

????李宇厌恶地看着鲁明汉和徐德霖等人,若不是考虑到如果说对他们撒手不管地话,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咬出更多的事情来,他才懒得管他们的死活。当官的,贪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吃相这么难看的,也算是少有的了。

????“小宇,可是他们打断了春生的胳膊,这是故意伤害啊,把那个少年也抓起来!让他也到监狱里呆几年去!”李虹两眼放光地抓着李宇的衣服,声嘶力竭地大叫道,“春生坐牢,让他们也一块去坐牢去!让他们也一块去坐牢去!”

????李宇反手给了李虹一记耳光,趴在地上的李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口中喃喃地道:“小宇,你居然打我!”

????“打你都是轻的!”李宇怒气勃发地吼道,“你凭什么让人家坐牢?因为人家打春生了?那么为什么人家打春生?因为春生调戏妇女,调戏到人家的贴身助理和外国友人身上了?你到底想不想让春生活了?唯恐这事闹不大,中央不知道是不是?唯恐咱们李家丢脸丢得不够多,是不是?我告诉你,人家打了春生,这是好事!至少这表明了人家事后不会再暗地里下手,否则就算是有我的照拂,人家就找不到办法收拾入狱的春生了?春生都能够办得到的事情,人家部长公子就办不到?”

????“虹,他说得对!不管怎么说,春生和我的命保住了,至于十五年的刑期,有兄弟在警察厅,过个几年,等这股风头过去了,他们也不关注了的时候,办个保外就医不就出来了,就几年的时间,不长的。”孟军搂住了李虹,颤抖着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