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去搞定宇田光璃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去搞定宇田光璃吧

????“第一,孟军等人,在服刑期间不得有假释、减刑和保外就医,如果说真的是患了重病,必须通知我们,由我们派出医疗专家,对他进行会诊,确实是自然生成的疾病,才可以保外就医。如果说是自伤自残,必须加长刑期!”看着苏爱军推过来,罗列着条件的纸张,李宇这嘴里实在是苦不堪言。

????说实话,他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将孟氏父子送入狱之后,隔个几年,待得风头过去,再以各种名义为他们减刑,最终促成保外就医。这样算下来,两人在狱中只需要呆个三五年,也就没有问题了。虽然说十五年的有期徒刑,只服刑三五年就保外就医,听起来似乎有些夸张,但是李南通身为前省纪委书纪,他又要升警察厅厅长,在自己家的领域里,办这点子事,还是不难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见苏爱军和方明远后,两人居然在头一条就将这条路给堵死了。

????“苏教授,这一条是不是有些过于严厉了?”李宇不动声色地微笑道,“我那姐夫,如今也是奔六十的人了,如今又遭此大难,父子皆锒铛入狱,精神和身体肯定会受到很大的伤害,恐怕熬不到那一天。”

????“那也可以,这一条可以不加,但是他们全部要到京城或奉元境内的监狱服刑!”苏爱军同样不动声色地回道。

????李宇吧嗒吧嗒嘴,彻底地无语了。要是送到了京城或者说奉元境内的监狱服刑,那还不是送到他们手上的鱼?是剥皮,是清蒸,还是红烧,任随宰割了。就算方明远方才打了孟春生三人一顿,算是表明了日后不会再下手的态度,但是不下明手,可以下暗手啊,不打人不骂人,但是可以折腾人啊?孟氏父子到了那里,至少是不好享受什么特殊的待遇。

????方明远顺手将一叠纸放到了李宇的面前,李宇拿过来一看,全部都是彭徐市市民对孟氏父子的控诉,字语行间皆是血泪斑斑。

????“这只是我们得知有人盗卖防洪救灾物资后仓促收集到的资料,想必其中有些不实,也有些还没有收集到。”方明远微笑道,“李厅长是老警察了,能否帮我们辨别一下真假?”

????李宇一张张地看着,虽然脸色是平静如水,心里却是汹涌如潮。虽然说,早就知道这个外甥不是东西,但是居然为恶一方到了这个地步,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的。

????“孟主任和李女士教子无方啊,孟春生这些年,倚重着孟主任在彭徐市里的地位,可是办了不少的坏事,而这些事情居然都没有得到法律的追究,这其中,他们夫妻二人的作用……”苏爱军轻敲了几下桌案,冷冷地道。

????李宇沉默了片刻,长叹了一口气。苏爱军和方明远的意思很明显,以孟氏父子的罪行,枪毙几回都够了,如今只是入狱服刑十五年,而且他们还放过了李虹,如果说这个样子了,在这个上面还想动手脚的话,就已经突破了对方的底线了!

????“好,我答应!”李宇干脆利落地答道。

????“第二条,涉案人员必须交出所有的财产,由彭徐市政府发放给他们祸害过的那些市民们,而且冤假错案必须要得到平反。”李宇一眼扫过,点了点头道,“这一条也没有问题!”既然人都已经入狱了,还要那些钱做什么,李家也不缺那点钱,拿在手里日后反而可能是祸害。

????“第三条,涉及到的彭徐市中基层干部,也要给予处理!”

????“这三条我都同意!”李宇看着苏爱军冷笑道,“苏教授,用不用我签字画押啊?”

????“签字画押就不必了!”苏爱军随手将他面前的纸张抽了回来,淡淡地道,“公道自在人心,如果说李厅长日后还想做什么手脚,中纪委只要查一查罪刑是否相适应,就应当明白了!”李宇就如同被迎头给一棒,将余下的话生生地给噎了回来。

????“那么这件事就算是定了,余下的事情,就请李厅长多用用心了。”苏爱军淡然地道。

????如果说苏爱军露出了一些喜色,李宇这心情也能够平定一些,但是苏爱军一副云淡风清,仿佛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却是令李宇这心里很不是滋味。就算孟氏父子再怎么操蛋,那也是李家的女婿和外孙,入狱十五年,不得减刑,不得假释,不得保外就医,出来就已经是七十岁的老朽和奔四十的中年人了,这一生算是彻底地完了。姐姐李虹,伤心过度,日后如何调养身体,也是个难事,而这些,都是拜两人所赐。

????方明远看出来李宇的眼中透着恨意,自然就明白了七八分。他拍了拍手道:“李厅长,我们的事情算是完了,你呢还有一件大事得办。你外甥调戏外国友人,还当众骂人家是婊子,严重地伤害了外国游人的声誉和感情,所以啊,您还得快点去安抚一下,别让宇田光璃女士告到驻华大使馆去,那样事情可就大发了!”

????“啊?”李宇刚刚站起身来,闻声怔了一下,又坐了下来。

????“苏教授,方少,既然我们已经达成协议,那么这一块的工作应当是由你们负责才对!”李宇不满地道。

????“这协议里哪一条提及了安抚宇田光璃是我们的任务?你外甥做了那么多缺德事,能保住命就不错了。我们都已经做出了这么大的违心的让步了,你还要我们帮他擦屁股?李厅长,请你搞清楚事实,摆正自己的位置,端正自己的态度,现在不是我们有求于你,而是你有求于我们!”方明远针尖对麦芒地道,“宇田光璃女士,是日本世嘉株式会社大股东宇田家族的重要成员,是身家过亿的富商,还是美国电影《终结者2》的演员,却在彭徐市先被人调戏,后被人辱骂为婊子,这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可是你刚才已经打断了春生他们的胳膊……”李宇辩解道。

????“那是我替我的助理打的!我可没有资格代替宇田光璃女士!”方明远理直气壮地道。

????“你的助理?好大的面子!”李宇只觉得脑门上青筋直跳。

????“一般一般,目前第三!”方明远冷笑道。

????“第三?什么第三?”李宇不解地道。

????“我的亲属家人,我的知心朋友,还有我想追的女人,在我这里的面子都大得很,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我当然得替他们讨个公道。不知道李厅长当年为了自己的恋人和别人打过架吗?”方明远笑眯眯地道,“反正孟大少可是为了他的女人,不知道打伤陷害了多少人了,老话说,这外甥像舅……嘿嘿。”苏爱军诧异地看了方明远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李宇长吸了几口气,努力地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如果说方明远说得不错的话,那么孟春生确实是自己找死。他也是经历过少年时代,情窦初开的少年,对于自己爱恋的对像,那可是如同刚产完崽子的母兽一样,容不得她们受到半点的污辱和他人的沾染,一旦招惹到了,就会不计后果地进行报复。自己当初,为这种事也是打过不少架,还把几个打成了重伤。方明远只打断了他们的胳膊,这还算是客气了。

????“究竟要怎么样,你们才能安抚宇田光璃女士,不要追究此事?”李宇低下了头道。如果说不能摆平宇田光璃,日本大使馆的抗议一交上去,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部都会化为泡影。不但孟氏父子保不下来,就连李虹和李家也得受得牵连。

????“别别别,我和苏叔叔可没有那份本事,为了让她不立即告诉驻华使馆,我们已经答应了诸多的不平等条件,想要她放过孟春生他们,我们可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份能力!人家有钱,有地位,有容貌,听说她母亲还是美国的一个商业家族成员,在美国的西海岸城市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李厅长你自己想想,对这样的外国友人,你能开出什么条件来,让人家让步?”方明远是满口跑火车。听得苏爱军在一旁直想笑。别人不知道,苏爱军还能不知道,宇田光璃如今可是求着方明远的,让她不再追究此事,还不是方明远一两句话的事。

????但是李宇却对此是一无所知,被方明远的这一番话说得是哑口无言。是啊,人家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还是日本人,还有美国的背景,对于这样的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够让人家高抬贵手放过孟氏父子?一时间,李宇却是犯了愁。

????身为省警察厅副厅长的他,自然知道,如今国家对于外国人是什么态度,别说人家占着理,就是没有占理,也得偏袒几分,孟春生的这种行为,若是真的被日本驻华使馆捅到外交部去,那可就是国际纠纷了。李家在省里也算是号人物,但是到了这个层面上,那就势单力薄了。就是老领导,在这一块的影响力也不大。

????“李厅长慢慢想吧,宇田光璃女士答应我,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不会向日本驻华使馆通知这事情!”方明远一扯苏爱军,快速地离开了房间。

????“等……”李宇看着关上的房门,伸出的胳膊无力地垂了下来。

????“哼,这个李宇,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咱们做出了这么多的让步,他居然还想从中做手脚,苏叔叔,你注意到他方才的目光了吗,恐怕是恨死咱们了。”方明远一出门就低声地对苏爱军道。

????“不稀奇,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他们只能看到自己受到别人的伤害,却看不到他们对别人的伤害。甚至于连别人受到伤害后的反击都认为是对自己的挑衅。这种人,我见多了!”苏爱军笑笑道,“在华夏,要是想做点与众不同的事,就得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那苏叔叔做好心理准备了吗?”方明远郑重其事地问道。

????“明远啊,回头把我在方家饭馆里的股份退了,等奉潼铁路改革方案获得通过后,我就找老爷子,让他安排一下。”苏爱军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到时候,就得看你的支持了!”

????“最好还是在秦西省里,其他省市里,恐怕一时半会难以打开局面。”方明远轻声地道。

????“这还能容你挑挑拣拣?”苏爱军笑道,“不过,可能性还是有的。”他是奉元交通大学的系主任,教授,也算是半个准官场的人。

????“不过你啊,这脾气有时候得改改了,不然的话,日后要吃苦头的。”苏爱军话题一转道,“宇田光璃那里你打算怎么办?”

????“凉拌!反正是李宇李大厅长操心的事情了,与我们有什么相干?”方明远耸耸肩道,“反正他要是敢拿国家利益去贿赂宇田光璃,那就连他一并拉下马。我不信宇田光璃她还会瞒着我!她要是敢瞒,嘿嘿,我在好莱坞让卡梅隆封杀她!让她回小日本去过她的演员梦去。”

????“好啊!方明远你就这样看待我!”宇田光璃双手叉着腰从一旁的房间里跳了出来,吓了苏爱军和方明远一跳。

????“你们怎么在这?”苏爱军探头看了看屋里,喝,林莲还有几个服务员,大家正坐在一起打牌呢。

????“不在这在哪儿啊?让他们搅和的,酒楼今天的生意都没有法子做,只能关门歇业了!”宇田光璃气鼓鼓地道,“方明远,你得给我一个解释。我宇田光璃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吗?”

????方明远苦恼地挠挠头,这背后说嘴让人给捉个现行,还真是倒霉。“我说的是如果,如果你明白吗?那就是可能,又没有说一定!”

????“你狡辩,可能就是你认为我有那么做的意图,这是对我的污辱,我要……”宇田光璃挥舞着小拳头,噎了半晌才道,“向麻生香月告发你!”

????“哗……”众人都笑了起来。麻生香月也是方明远的助手,让助手去管老板,宇田光璃还真是会想。

????“好了,好了!你把今天的这事办好,我就推荐你到卡梅隆那里,你要是再跟我挥拳头,别说这一部了,以后你就别惦记了!”方明远笑道。

????宇田光璃立时眼睛大亮,急声道:“谁跟你挥拳头了,我这是……这是问你要不要捶捶肩!”

????“哗……”众人又是一通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