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四章 订造名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二十四章 订造名表

????在店里服务员的带领下,方明远和方彬来到店面里的名表柜台。

????“先生,我们这里代理出售世界名牌的手表,不知道两位看中了哪一个牌子?”站在柜台后的中年人微笑道。

????“你们这里可以替这些名牌厂家代订手表吗?”方明远坐在了柜台前,直截了当地问道。

????“您要专门订制手表?”中年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他看了看方明远和方彬,衣着虽然看起来并不怎么华丽,但是他却看得出来,不但用料精细,手工制作,也非常地合体。

????“不知道,您看上了哪一牌子的?瑞士的钟表厂家,我们倒是能够做主。不过,专门订制的手表,价格会极其昂贵。”中年人客气地道。

????“钱不是问题。”方明远摆了摆手道,“江诗丹顿,能不能行?”

????“您稍等片刻,我这就让人去请掌柜的。”中年人向一旁的服务员打了个招呼,服务员快步地离开了柜台,向店后走去。

????“客人您真是有品味,江诗丹顿那可是世界最古老的钟表制造厂,也是世界最着名的表厂之一,传承了瑞士的传统制表的精华。”中年人赞叹不已道。

????“最小批量,最优质量,最高卖价!”方明远笑道。这些东西不用他说,方明远也是很清楚。成立于一七五五年的江诗丹顿,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延续时间最长的名牌手表,从创立之日起,生产就从未间断过。而且它的产量一向有限,最高时,也不过每年生产两万来只手表。它的制作技师们,将超群的技术,严格的测试,精湛的工艺与完美的造型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又一个高贵典雅、令人赞叹不已、极富收藏价值的稀奇经典之作。在漫长的制表岁月中,经久不衰地成为名贵典雅的象征。更是拥有者品位、地位和财富的象征。

????而它在表盘上的“马尔它十字”标记,原是手工制表时代用来调整发条松紧的精密齿轮。现在则是用其象徵着江诗丹顿那优越技艺与手工制表传统。

????前世里,方明远对江诗丹顿就很喜欢,只是那时候囊中羞涩,实在是买不起。重生之后,这些年里忙忙碌碌的,除了于秋暇送他的车和阿卜杜拉王子他们所送的宅第和公务机之外,也没有买过什么奢侈品。如今事业走上正轨,他就有些动了心思。而且等香港的事了,他就打算回奉元,也得给家里的亲人们带点礼物。送块好表给老爸,也是表表孝心。

????而且,方明远也考虑到,这几年来,方家的产业能够这样迅猛的发展,孙照伦、麻生香月等人功不可没,纯金钱的奖励,方明远觉得总是差点意思,倒不如送些贵重的礼物,以示感谢。所以才拉着方彬前来这里。

????“最小批量,最优质量,最高卖价!”中年人喃喃地重复了几遍,一挑大拇指道,“客人说得真是精辟,这十二字还真是道尽了江诗丹顿的经营策略!”

????“小叔,你也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样式,今天我就给你买下来!”方明远招呼方彬道。

????方彬看了看柜台里的各式各样的手表,又看了看它们的价格,微微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如今方彬也不再是那个平川县里的穷小子,在香港这么长的时间,过手的金钱那也是数以千万计,但是看到这些表的标价,仍然是忍不住暗暗心惊。这样的一块手表,居然能够抵得上一辆好车或者说在香港的普通地区买间房子了!

????方明远看出来方彬觉得这些表有些价高了,不由得笑道:“小叔,这些表既是日常生活的使用品,又可以当作收藏品,有很大的收藏价值,就如同那古董一般,现在买下来,日后亏不了的。”

????那中年人又是连连赞叹不已道:“客人看得真是通透,这些表确确实实都是有着极大的收藏价值的。不说别的,就说这江诗丹顿,它每年生产的手表数量不过一万两万只,再算上一些意外损耗的,能够流传下来的,数量可是不多。尤其是其中的那些限量版的,过个几年,那更是有价无市的宝贝。比如说江诗丹顿的经典之作卡里斯泰吧,原本是沙特阿拉伯的国王所订购的,但是在制造期间,这位国王去世了。表制作好后,就有一位不知名的买家用三百五十万元买去。一年后,这块表被转卖,当时的售价是五百万美金,您算算,这差不多一天就升值了四千多美元,可是比放银行里值多了!而且与投资相比起来,还没有风险!”

????五百万美元!方彬不禁为之咋舌,这差不多是香港一家普通公司一年的纯利润了,就只是一块戴在手腕上的表而已!

????说话间,一个五十多岁,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老人已经来到了柜台前,中年人连忙道:“客人,这一位就是我们店掌柜的周国辉,您要订制江诗丹顿的手表,就和周老说吧。”

????周国辉是周大福店里的老人了,从学徒一直做到了今天,成为一店的店长,这眼睛自然是毒得狠。他一看到方明远,就觉得这个少年人显得与众不同,没有同龄人的那种浮躁,反而显得十分沉稳。

????“哈哈,老朽就是这里的店长,听说客人您打算向江诗丹顿订制手表?”周国辉热情地道,“那边有静室,我们可以到那里详谈。”

????方明远看了看皱着眉头在那里看来看去的方彬,算了,不叫上他了,让小叔在这里自己选吧。

????两人走入了静室,这里布置的看似挺简单,只有两个相对的沙发,中间是一张咖啡色的玻璃茶几,地上铺有地毯,角落里放了几盆花之外,再无他物,但是看起来却令人感到很舒适。

????两人分左右落座,周国辉笑道:“不知道客人喜欢茶、咖啡、还是什么饮料?”

????“咖啡吧!”方明远随意地道。静室里很凉快,气温调节地令人感到很舒服。

????“请问客人尊姓大名?”周国辉从茶几下取出了纸笔问道。

????“方,方正的方。明远,明亮的明,远大的远。方明远!”

????周国辉记了下来,又继续问道:“那么您是希望我怎么称呼您,方公子?”敢在江诗丹顿这样世界知名的厂家订制手表的人,肯定是非富即贵。

????“哈,方少吧,听人叫公子,总是有点时光错乱的感觉。”方明远笑道。在对华夏过去传统的保留上,香港做的可是比内地好多了。

????“方少,关于这表,您有什么要求?”周国辉郑重其事地道。

????“周掌柜的,嗯,这么说吧,您对日本宗教佛像面具有没有了解?”方明远正色道。

????“日本宗教佛像面具?”周国辉有些诧异地看着方明远,“这个东西,老朽并不熟悉。”

????方明远是想订做一款江诗丹顿曾经在后世里出品过的精品限量版手表,手表以日本宗教佛像面具为表盘,面具在日本代表着阿弥陀如来,含有“无量光”或是“无量寿”之意。据说,这尊佛是五大智慧佛陀之一,专责接引寿缘尽后的信众前往另一个世界。而且这一款手表要做出陶土的质地感来,是后世江诗丹顿的一款名表。

????“陶土的质地感?”周国辉有些挠头,这样与众不同的要求,还真是头一次遇上。不过身为店家,当然是客人的每一个要求都不能忽略。

????周国辉沉吟了半晌道:“方少,江诗丹顿能不能达到您的要求,这不好说,所以我得先问问,看看他们能不能接下来。”

????方明远点点头道:“如果说他们能够造出来,我希望要五对男女式的腕表。价钱好商量!而且造好之后,这一款式,包括与其近似款式的手表,在没有得到我允许前,江诗丹顿不得再生产!”

????“五对绝版腕表!”周国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就是十只,要知道订造的手表原本就贵,这个少年一口气要了十只绝版,总售价肯定要在千万美元以上了!这可是个大客户啊!

????“还有,周掌柜的,我还要订造另一款手表,它必须采用瑞士历史悠久的高温明火珐琅工艺,在表盘中真实再现以柴可夫斯基 “天鹅湖” 为主题的夏加尔壁画。如果说江诗丹顿能够做到的好,我要两对男女式腕表。与上一款一样,造好之后,这一款式,包括与其近似款式的手表,在没有得到我允许前,江诗丹顿不得再生产!”方明远又丢出了一颗炸弹。

????周国辉又是倒吸一口凉气,他在香港周大福珠宝金行里工作多年,见过的豪富人家也是数以百计,但是像方明远这样,不动声色地就要订造七对十四只绝版表的大客户,也是屈指可数的。

????方明远从怀里取出支票本,随手写了一连串的数字,撕了下来,递给了周国辉道:“这是订金五百万美元的瑞士银行本票,不知道周掌柜的多久能够给我一个确切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