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都要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都要了

????周国辉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这个姓方的少年到底是哪一家的豪富之家的子孙,短短的几句话间,就已经是一笔价值千万美元的生意!

????姓方?九龙做油料生意的方家?可是年纪不对啊,方家只有两个儿子,年纪都已经在三十上下,而孙子,都没有过十岁。

????还是说香港保险业的方家?可是年纪倒是差不多,但是方老爷子对子孙管得一向严格,要是在名表上花这么多钱,方老爷子能给他打出家门去!还是说澳门做酒店生意的方家?

????周国辉这一瞬间,脑子里已经打了好几个转,香港商业圈里姓方的几家的情况都筛选了一遍,却是无人能够和眼前的这个少年对应起来。周国辉双手接过支票,扫了一眼,果然是见票即付的瑞士银行支票。

????“方少,多则半月,少则三五天,江诗丹顿那边就应当能够有个结果。只是,请问如何与您联系?”周国辉比起最初,又着实地客气了几分。这样的大客户,那自然是要恭敬对待了。

????方明远留下了电话和地址,周国辉看了两遍,惊诧地道:“方少是住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郭老爷子家中吗?”上面有一处地址,却是他知道的,那正是香港大名鼎鼎的郭老爷子的住处。

????“是的,我不是香港人,我是内地的,与郭老爷子有旧,所以在香港借住在老爷子家中!”方明远随意地点了点头。

????“您是内地人!”周国辉吃了一惊,方明远的粤语说得不错,他还真没有听出来。不过,知道方明远住在郭家,周国辉这心里就更放心了,郭家与周大福的大股东郑裕彤郑家也是旧交,两家之间来往密切。方明远既然能够住入郭家,那就必然是郭家信得过的朋友。

????接下来,方明远又挑选了几款样式新颖庄重的江诗丹顿腕表,这些都是要带回国送人的,至于订造的那些表,没个一年两年的时间,方明远是拿不到手的。江诗丹顿造表讲究精益求精,这速度上自然就慢了。

????“今天的购物我很愉快,周大福珠宝金行,果然是名不虚传!”方明远站起身来笑道,“内地的市场广阔,期望有一天,我在内地也能够看到贵行的店面。”

????“谢方少吉言!谢方少吉言!”替方明远开门的周国辉笑得都要合不拢口了。

????两人从静室中走了出来,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一名服务员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道:“周老,客人,您的同伴在珠宝首饰柜台和人吵起来了!”

????“啊?”方明远这心里就是一动,脚下立时加快了脚步。珠宝首饰柜台,那自然是林莲他们了。周国辉也赶紧加快了脚步,跟在了方明远的身后。正在另一侧柜台前看表的方彬,注意到了这边,也连忙跟了上来。

????此时,周大福珠宝金行的珠宝首饰柜台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只听人群中有一个女人道:“店家,这块玉我要了!”

????接着就听到赵雅的声音:“明明是我们先看到的,凭什么卖给你啊!”

????“你这人,懂不懂什么叫前来后到啊?”林莲也不满地道。

????“看了那么半天,还决定不了买不买,没有钱就别来这种地丢人现眼!”那女人尖刻地道,“还耽误别人的时间!”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方明远三步并做两步,挤进了人群,周国辉随即在他的身后,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叫道:“周老来了!”

????只见人群中,赵雅三女和两男一女正在对峙,手里拿着一个小玉件的女人正是那天在首映式影院门口遇到的年轻女人。

????“莲姐,出什么事情了?”方明远沉声地问道。

????“明远,我们看中了一块玉件,小雅和茜茜正是商量,这个女人一把从小雅的手里将玉件抢了过去。”看到方明远的到来,林莲气愤地道,“她怎么这样不懂礼貌!”

????抢走玉件的女人正是“尾随”着他们而来的童瞳,那一天在影院门口,由于程龙的突然出现,被方明远他们没有道歉就“逃脱”了的结果,令童瞳很不满意,所以今天在街上看到方明远他们的身影,童瞳立即就跟了过来。

????林莲她们在店里选中了一款用和田羊脂玉雕刻的观音菩萨挂件,却被童瞳当场给抢了过来。

????和田玉是华夏玉苑中拥有的独特资源,华夏文明中的玉器可以说是以和田玉的特质为代表的。玉有“五德”,讲的是和田玉。“温润而泽”、“缜密以栗”、“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细然”、“瑕不掩瑜,瑜不掩暇”等赞扬的是和田玉的特点,历来人们对和田玉的向往、爱好、追求几乎达到了神秘、痴迷的境地。

????而羊脂玉更是和田玉中的精品,因色似羊脂,故名质地细腻,“白如截脂”,给人一种刚中见柔的感觉这是白玉子玉中最好的品种,目前世界上仅新疆有此品种,产出十分稀少,极其名贵故尔在玉石收藏家中,有着“一两仔玉,一两金”的说法。这样珍奇的人间瑰宝,随着采集的艰难与稀少。对于收藏者来讲,得之一玉,束之高阁,作为欣赏与财富的积累,或留传后代或保值升值。

????原本只是想生事的童瞳,看了几眼这挂件后,也是欣赏不已,张口就要买下,先拿到手的赵雅她们自然是不愿意了。于是双方就争吵了起来。

????“周掌柜的,这一位是来自内地京城的贵客,看中你们店里的这一个玉件,钱算我账上,让你们店里人给包上吧。”李志伟看到周国辉,高声地道。只是他这一对贼不溜丢的眼睛,却是不离林莲三女的左右。

????周国辉一看是他,这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李志伟在香港商界里的名声可不怎么的,算得上是个纨绔子弟,他尤其是喜欢女色,虽然说他的资产还包养不了明星,但是那些半红不红的小明星,和他绯闻却是时常能够看到。看他那副模样,肯定是对林莲她们动了心思。不过他转念一想,又哑然失笑,方明远能够住在郭老爷子的大宅里,还能怕他,自己是杞人忧天!

????“原来是长鸿商贸集团公司的三少驾到,老朽没能远迎,恕罪恕罪!”周国辉连忙笑道。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阵低呼。

????李志伟得意地环顾四周,目光的重点当然是放在了林莲她们的身上。至于方明远和方彬,他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

????方明远微微地向周国辉点了点头,以示谢意,老人这是怕自己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借此提醒自己呢。

????“好了,周掌柜的,我这里时间紧迫,快点将那个玉件给我们包上吧。”李志伟又重复道。

????周国辉皱了皱眉,从售货员的手里拿过那个玉件,看了几眼,低声地问道:“库里还有吗?”

????售货员摇了摇头,周国辉微微点了点头,这个结果并不令他感到意外,周大福珠宝金行中的不少种的珠宝首饰都是只有寥寥数件,甚至于是独一无二,毕竟这里是高档的珠宝店,不可能像街边小店那样摆上批量生产的商品。但是现在却是令他为了难,李志伟他固然不愿意得罪,但是方明远他更是没道理得罪,就是不论他是郭家朋友的背景,就刚才的那一笔大单生意,也不能够得罪了。

????周国辉沉吟了片刻道:“三少,实在是对不住,方才确实是这几位女士先看到的这个玉件,我必须要先征求她们的意见,如果说这几位女士不买的话,我就给您包起来,多有得罪,今天这店里的珠宝首饰都给您打个七折……”

????李志伟的眼睛立时就竖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自己出事,周国辉居然还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来,这不是当着罗宁和童瞳打自己的脸吗?“周国辉,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他们不要了,才卖给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在乎你那七折吗?我告诉你,赶紧给我包起来!”一旁的童瞳也冷着脸,重重地哼了一声。

????周国辉陪笑道:“三少,别生气,别生气,这也是店里的规矩,都是我们的客人,不能厚此薄彼啊。”

????“放屁!什么不能厚此薄彼,你居然将我们和他们相提并论!”李志伟是真火了,罗宁他们来了之后,李志伟可是没有少在他们面前吹嘘自己家在香港的实力,如今在家珠宝店里,一个糟老头子居然都敢和自己唱对台了!这买不着东西事小,丢面子可是事大!

????“我再问你一遍,卖不卖?不卖我……”他倒是想说不卖就砸了你的店,可是这话到了嘴边他又咽了回去。这可是周大福珠宝金行,香港这一行的龙头老大,雇员数以万计,所有人郑裕彤家产亿万,比起长鸿商贸集团公司有过之而无不及。自己要是敢当街砸了他的店面,回去老爸能够剥了自己的皮!

????“不卖我就……”李志伟略一迟疑。

????方明远已经走上前来,对周国辉道:“老掌柜,这玉能不能让我看看?”

????周国辉立即将手中的玉件递了过去,李志伟的怒火立即转移了方向,他上下看了方明远几眼,冷笑道:“看什么看,没钱看看有什么用?”

????方明远也不搭理他,只是看手中的玉件,这其实就是一块玉牌,雕成了观世音菩萨的模样。

????“这是上品的羊脂玉,精光内蕴,体如凝脂,坚洁细腻,厚重温润,佩之可以养性怡情,驱邪避瘟,有益于人者,美不胜收。方少你看,由于它的粒度极细,所以质地令人感到非常的细腻,就是古人所谓的‘缜密而栗’,这一点为其他玉石所不及而且它是温润滋泽,即具有油脂般的光泽,给人以滋润柔和之感,即是古人所谓的‘温润而泽’,羊脂玉之所以被称为玉中的瑰宝,就是以它滋润如同羊脂一样而驰名天下。而且它有适中的透明度,即是大家所说的‘水头好’,玉质呈微透明,这样一来,琢成的玉件就会显得水灵,有生气!而且这玉杂质极少,有的达到无瑕的程度,而且里外一致,即是古人所谓的‘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周国辉轻声地给方明远讲解道。

????对于玉这一行,方明远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干地质勘探的,自然也不可能一无所知。真正的羊脂玉,直到二千年以后,国家也没有正式的标准,它是产于昆仑山下冰雪覆盖的冰河中。羊脂玉白若羊脂,不但白且绝不反青,其油脂度特高,不是一般色度达到羊脂级的山料或子玉可匹敌的。有些老玩家玩玉几十年也难得一见。就是因为羊脂玉取得难度之高加上其稀有度,所以爱玉者常有寻羊脂玉难,难于上青天的说法。可以这样说,一般人就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精绝之品羊脂玉。

????后世里自称羊脂玉的,其实大多数是高白色的山玉或子玉,如不带皮的高白玉一般多是山料。所以那些玉工都知道子玉价佫高之山料数倍,在做工时一定想尽办法的留皮。有些为了冒充子玉而想方设法做烧染假皮子的,也常可见之。无皮的玉是不是子玉,就要靠鉴定者的经验和眼力来确定了,因此往往存在着争议性。

????不过,对于周大福珠宝金行来说,当然是不会拿出赝品来砸自己的牌子的,所以玉的质量应当是能够得到保证。

????方明远看了看手中的玉件,又扭头看了看柜台中其他的玉件,周国辉一一为他点指介绍。

????最后,方明远注意到了在柜台的最上方摆着一个玉如意。“这是我店玉件中最珍贵的羊脂玉如意,长厘米,宽厘米,而如意的背面,采用了炉瓶薄胎水上漂的工艺处理手法,厚薄匀称,再采用镂空雕的工艺技法,我们公司多年雕玉的老师傅在这玉如意上刻了一百个不雷同的‘寿’字,字字相连,笔笔不断,玉如意仅有七两重,既有浓厚的书卷气息、又有工艺雕刻精致入微之感。堪称我店的镇店之宝!”

????“喂!你有完没完了!”童瞳一脸不耐烦地道。

????“是啊,周国辉,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李志伟也满面怒气地道。

????方明远随手将玉件放到了周国辉的手中,扭头对童瞳道:“这个玉件就让给你了,这里是香港,不是内地,做什么事情都想想不要给人丢脸!”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童瞳立时竖起了眼睛,尖声地叫道,“买不起就买不起了,也用不着这样没素质吧?”

????方明远也不搭理他,用手点指着柜台里的玉件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嗯,还有这个……”一连指了四五个玉器。

????“没钱在这里摆什么阔!”李志伟注意到,方明远所点指的都是柜台里标价比较低的玉器,不禁冷笑道。

????“先生,是把这几件都拿出来看看吗?”售货员轻声地问道。

????“不,除了这几件之外,其他的我都要了!”方明远一挥手道,“对了,还有那个!”说着他用手一指那玉如意。

????“啊?”在场的人都大吃了一惊。这柜台里的玉器足有三四十个,去掉方明远指出的那些,还有三十件左右,而那玉如意,方才周国辉可是说了,那是店里的镇店之宝!其价格就可想而知了,这个少年人,居然敢说全包了!

????“您全要了?”周国辉的声音也有一丝颤抖,这可又是笔大买卖啊!

????“全要了!”方明远斩钉截铁地道,“那个玉如意很不错啊,我觉得刚好可以给郭老爷子当今年的寿礼!”

????“啊……啊啊!”周国辉一边点头一边招呼着呆若木鸡的店员们,“别愣着了,赶紧给三少把东西包上,记得打七折啊。赶紧帮方少算算,这些玉器的总价,对不起,方少,我的权限最高就只能给您打个七折。”

????“明远,你要这么多的玉器作什么?”林莲扯住方明远的胳膊,轻声地道。和对方呕气,也犯不上一口气买这么多吧?

????方明远扭头一笑道:“放心吧,莲姐!”别看花得钱不少,但是方明远心里很清楚,这一笔买卖从长远来看,他绝对不亏。

????在前世里,随着华夏经济多年的高速发展,国民中一部分人富裕了起来,原本就受到华夏人钟爱的玉石被附加了财富、地位、品位的新意义,成为热钱新一轮追逐的奢侈品对象。进入九十年代后期,国际黄金价格连续上涨,到了新世纪的头十年,黄金价格上涨了近二点五倍,为世人所惊叹。

????但是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在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和田玉的价格涨幅超过了一万倍,真正成为了疯狂的石头!

????在八十年代,每公斤不过数百元的一级和田白玉山料,到了二零一零年,市场价则高达一百万元!

????这就是所谓的“黄金有价玉无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