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七章 郑老先生登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二十七章 郑老先生登门

????罗宁这心里立时寒了半截,其实他哪里知道,童瞳在京城里,她自己这个圈子里,就是有名的睚眦必报,不管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管在其他人看来,是好心还是坏意,只要让她觉得不满,那么不整治一番对方,她是绝不罢休的。而且从小到大,类似的事情她干了不知道多少次,手段也越来越过份。最初一般还都是一些恶作剧,后来就发展到了暗地里指使人打架斗殴。摆理说,就她这种性格,在卧虎藏龙的京城里,应当是比较危险的。只是她运气好,从来都没有撞上过比她家世更为显赫的人。一次次地胜利,这也就进一步造就了她这种有些扭曲的性格。

????“童姐,这种事情,我可帮不上你,香港虽然有黑社会,但是我和他们却从来也没有什么来往,更谈不上联系,所以帮不上你的忙。”罗宁一口拒绝道。开什么玩笑,自己要是和香港黑社会扯上了关系,回去后,老爹能剥了自己的皮。自己所在的位置,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紧盯着,闹出这样的事情来,那可是自毁前程了。

????“罗宁,又不是让你自己亲自上阵,有什么好怕的!”童瞳一脸不屑地看着他道,“男儿要有血性,那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罗宁嘴角抽搐了两下,心里暗骂童瞳八成是脑子积了水了,男儿有血性也不应当表现在这种地方!由此,罗宁坚定了信心,回到内地后,说什么也要打消家里人的这个念头,这样的姑娘要是娶回家,和娶个不定时炸弹有什么不同?天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把你原本安定的生活毁得一塌糊涂。

????“我也不要求他们做得多么地过份,不过是小小地给对方一些惩戒而已!”童瞳继续道。

????“对不起,童姐,这种事情我帮不上忙!”罗宁站起身来道,“我要下去吃饭了,你去不去?”

????“哼!胆小鬼!”童瞳不满地嘟囔道,“你自己吃去吧,要吃什么我自己会要!”

????罗宁也不勉强,既然决定了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家人娶她,那么两人间关系淡薄些也是好事!他一个人下到了酒店的餐厅里,等待李志伟的到来。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罗宁已经饿地忍不住先要了点东西填填五脏庙,姗姗来迟的李志伟才出现在了餐厅里。令罗宁感到奇怪的是,迟到的李志伟居然丝毫没有表示出一丝半点的歉意。

????“咦,童小姐怎么没有下来吃饭?”李志伟看了看左右,又看了眼桌上的餐具,奇怪地道。

????“她说累了,要是饿了会自己下来吃。”罗宁随口道。

????李志伟坐了下来,先是抿了一口红酒,又吃了两口菜,这才低声地道:“我说,这位童小姐到底是什么来头,刚才我开车过来的路上,她突然打电话过来,问我香港电影公司老板的电话,居然还要有黑社会背景的!你说我平日里,看电影谁关心它老板是谁,更别说还是有黑社会背景的了……”李志伟这话当然是半真半假了,他不知道那些有着黑社会背景的电影公司老板电话是多少,这倒是不假,但是说不知道那些电影公司的老板涉黑,那就纯粹是在信口开河了。

????罗宁心中立时就是一惊,这个童瞳,居然还没有死心!

????“害得我,半路上停车下来,打电话帮她询问,原本我还想问问她问这些做什么,结果我还没开口呢,她连句谢谢都没有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李志伟一脸不满地道,“要不是她是罗公子你的朋友,我才懒得搭理她呢。我李志伟在香港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吧,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呼来唤去的!我可是看在罗公子你的面子上……”

????罗宁微笑地打断了他的话道:“三少,你的这份情面,我一定牢记在心,日后有合适的机会时,一定有所回报。”李志伟立时眉开眼笑。

????“三少,那你帮她打听到了?”罗宁低声地问道。

????“那当然了!看在你的面子上,虽然说我对这位架子大的童小姐没什么好感,可是也不能拒绝啊。再说了,我李志伟在香港也不大不小的算个人物,要是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岂不是显得我太废物了。”李志伟一脸理所当然地道。

????罗宁沉吟了片刻,郑重其事地道:“三少,既然是这样,那么日后童姐要是再求你办什么事,要是为难,就不要答应,就算答应下来,也要先拖着,告诉我一声。行不行?”

????李志伟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诧异,随即会心地一笑道:“没问题,没问题,这样的小事,我一定帮你办到。”

????李志伟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对罗宁道:“童小姐该不会是想找人报复吧?那少年可应当不是一般人。下午我托人打听了,他们可是真的花了两千三百余万港元,将那些玉器全部都买走了!但是店里的人,除了知道他姓方之外,其余的就一无所知了。我下午将香港商界里姓方的家族翻来覆去地想了一个遍,却似乎都没有这个年龄的家族成员。你说,会不会是从台湾或者说内地来的?”

????罗宁苦笑道:“三少,童小姐想做什么又岂是我能够知道的,而且我就是知道,也拦不住她啊!”

????李志伟理解地点了点头,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来,在罗宁和童瞳之间,似乎罗宁有意地让着童瞳。“哎呀,童小姐的这个脾气,可是有点不大好!日后谁要是当了她的夫君,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罗宁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的郭家大宅里,方明远他们刚刚将饭桌上的菜肴撤下去,于秋暇就到了。

????“秋暇姐!”赵雅第一个看到了她,打招呼道,“你怎么又没把晴儿带过来啊?”

????“她还在陪老爷子吃饭,我有点事,先过来了!”秋暇姐捏了捏赵雅的脸蛋,轻笑道,“我可是听说了,今天有人在周大福珠宝金行里闹事了!”

????“才不是我们要闹事的,是那个女人太讨厌了,明明人家还在看,她却抢了过去,非要买下来。不过,秋暇姐,明远当时可是好威风啊!”赵雅一边比划着,一边学着方明远的口气道,“‘这个……这个……这个拿出来,其余的我都要了!’当时那个女人脸都绿了,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就那样被她的同伴扯出门去。”

????“秋暇姐,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方明远有些诧异地道。这郭家的耳目在香港也是够灵通的。

????“人家都找上门了,怎么还能不知道!”于秋暇好笑地道,“刚才老爷子接到了周大福珠宝金行掌门人郑虞侗的电话,你小子下午在人家店里狂购了那么多的东西,人家当然要打听一下你的来路了。不过,得知了你的身份后,郑老先生在电话里可是好一番感慨,就差把你夸成一朵花了!”

????方明远这才释然,这也难怪,自己在店里买了那么多的东西,又和长鸿商贸集团公司的少爷发生冲突,老掌柜周国辉自然是要将此事上报,估计还是因为自己留下的地址是郭家大宅,所以才引来了郑虞侗的关注。,

????方明远从屋里拿出了那柄玉如意,递给了于秋暇道:“秋暇姐,你看看这东西给老爷子庆寿,合不合适?”

????于秋暇观赏把玩了半晌,口中也是”啧啧”地赞叹不已道:“明远,其实你根本用不着买这样贵重的礼物,咱们两家的关系……”

????“秋暇姐,恰好看到,我觉得又比较适合,也就买了下来。”方明远打断她的话道,“这些年来,也没送过郭爷爷什么像样的礼物,也算是我略表一点点心意。”

????“老爷子才不会在意这些的,你帮我们郭家已经太多太多了!”于秋暇动情地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当年的孩童如今已经长成了和她个头相差无已的少年。她当年说什么也不会想到,那个还带着几分土气的孩子,今天居然也是亿万家财的富豪了。

????“好了,你跟我去老爷子那里一趟,一会郑老先生要来拜访老爷子,可是点名要你也出席的!”于秋暇不容分说地拿着如意扯起方明远就走。

????“啊?”方明远委实是吃了一惊。这买点东西,怎么把周大福珠宝金行的老板都招了过来。

????郑虞侗,在香港商业界中,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私人身家高达数百亿港元。香港人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和家喻户晓的“周大福珠宝”相联系。而在他旗下的香港新世界集团更是集酒店、房地产、黄金珠宝业等多元化全方位发展的跨国集团。日后,京城的新世界商厦就是这个集团的下属公司。

????和郭老爷子一样,郑虞侗也是香港的传奇人物,不过郭老爷子是航运业的龙头,郑虞侗却是珠宝业大王。当时由于大量的金铺从广州、上海迁到香港、澳门,造成香港的街面上,金铺比比皆是,竞争十分激烈。那时,黄金成色一律为九九金,而郑虞侗却大胆投入资金,首创制造了九九九金率先开创了金饰制造的新工艺,同时也领导了香港黄金消费领域的新潮流,此项壮举为“周大福”今后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经济基础。

????不过与黄金首饰相比起来,他手中所掌握的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的持有“戴比尔斯”牌照更受人瞩目。按照国际钻石业的规定,只有持有“戴比尔斯”牌照的一百二十五家交易商,才能够从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得到批量的钻石。所以“戴比尔斯”牌照的价格之高,也是令人为之咋舌不已,望而兴叹。所有也就有了“要从戴比尔斯购到钻石,简直比从天上摘星星还难”的说法。

????郑虞侗发现,许多极有身份的西方女士,开始喜欢佩戴钻石饰品,黄金饰品已不被她们所器重,得出此结论后,他开始把目光转向了钻石业。当时,一百二十五张“戴比尔斯”牌照已经全部名花有主,他毅然决定,出巨资在南非买下了一间持有“戴比尔斯”交易商牌照的公司。不但使他顺利拥有“戴比尔斯”牌照,并且到 70 年代,郑虞侗已成为香港最大的钻石进口商,每年的钻石入口量约占全港的百分之三十。进入九十年代后,郑虞侗大力开拓内地的市场,并且在二千年之后成为了内地珠宝业的龙头。

????对于这样的一位传奇人物,方明远也是相当地好奇。这主要是因为他在南非设有两间珠宝切割打磨工厂,同时日后也将在华夏内地及香港开设切割打磨工厂及珠宝首饰设计制造工厂。这对于手中掌握有大量钻石原胚石的方明远来说,可是个日后的重要合作伙伴。

????虽然说,方明远认为华夏的钻石饰品市场还没有真正的启动,那些钻石原胚完全可以留在手里,等待进一步的升值,但是提前和这郑虞侗搞好关系,对于他来说,却是有益无害!

????于秋暇扯着方明远还没有走到郭宅的主楼,就已经传来了消息,郑老先生的车队已经要到郭家的门口了,郭老爷子已经到楼门口相迎了,两人又连忙加快了脚步。最终总算是赶在了郑老先生之前,抵达了楼门前。

????此时,郭家主楼的门前,凡是在家的郭家主要成员,都已经站在了门口相迎。

????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缓缓地停靠在了门前的台阶上,然后郑老先生被人扶着从车里走了出来,出生在本世纪二十年代的他,今年也是近七十岁的高龄了,不过看起来仍然是精神矍铄,红光满面,看起来仿佛像五十岁上下。

????“欢迎欢迎,郑老弟,咱们可是好久不见了!”郭老爷子主动下阶相迎道。

????“郭老哥,冒昧前来打扰,还请恕罪!”郑老先生拱手笑道。

????两人携手揽腕,并肩走入了郭家的主宅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