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九章 拉拢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二十九章 拉拢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方明远此言一起,郑虞侗原本笑眯眯的模样,立时变为了惊诧。在座同时在苦苦思索的众人,眼睛也立时为之亮了起来。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郑虞侗喃喃地重复了两遍,脸上惊诧的神色渐渐退去,反而显露出了一抹明显的喜色!

????确实如郑虞侗所说的那样,国际钻石推广中心,于去年起在华夏就这一句广告词可是咨询了很多广告公司,也不是没有不错的翻译结果,但是国际钻石推广中心,却一直觉得那些翻译都没有将“a diamond is forever这一句的神韵表现出来,达不到那种令人耳目一新、闻之难忘的结果。所以国际钻石推广中心,对它们都并不满意。

????方明远自己也不知道,在前世里,到底是谁翻译出的这一句话,而且当时他还通过网络搜索,却依然是一无所得。这一句“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仿佛就是从天空中掉下来的一般,成为了本世纪最优秀的广告语之一。可以说“a diamond is forever ”有无数个人翻译这句话,就会有无数个译本,直到有一天“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个版本出来时,无数人会惊叹作者对英语,对国语的领悟。

????“好好好!翻译得实在是太完美了,这样如诗般的语言,意境之高,实所罕有!”郑虞侗鼓掌不已道,“明远,我不得不承认,你做的比我想像的还要好!”郑虞侗一摆手,自有人送上了一张一千万港元的支票,递到了方明远的面前。

????“一千万港币?”方明远诧异地看着郑虞侗,玉如意当时的标价是七百万港币,而周国辉老掌柜又做主给自己打了个七折,总价钱就是五百万元港币,而郑虞侗却给了自己一张一千万港元的支票,这是为什么?

????看出来了方明远的疑惑,郑虞侗哈哈一笑道:“这一千万港元中有五百万算是玉如意的货款,其余的五百万则是我们首次见面,一点小小的礼物。说起来很惭愧,来得有些匆匆忙忙,对于明远你的喜好我并不清楚,而且仓促之间,也难以找到合适的礼物,所以这五百万港元,你可是一定要收下!”

????“长者赐,不敢辞!”方明远这才释然,谢过郑虞侗,收了下来。这一千万港元,在很多人的眼里,算得上是一笔巨资,但是对身家数百亿港元的郑虞侗来说,却又算不上什么,所以他也并不推辞,爽快地接受了下来。郑虞侗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方明远的回答,令他十分地高兴。“郭老哥,你的这位干孙,实在是善解人意啊!”

????郭老爷子也哈哈笑道:“是啊,我这个老头子,近几年来所做的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将明远认为干孙。”他的这句话,倒是真的出自于肺腑。自从郭家和方家因为于秋暇和方明远的关系而走到一起来,不仅仅是方家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发展壮大成为了秦西省境内不可忽视的商业家族,而郭家在其中也是受益匪浅!不说郭家在内地的几项投资如今都是红红火火,就是石油期货市场上所赚的那一票,就足以令郭老爷子一辈子都为之自豪不已了。

????郑虞侗一边与郭老爷子谈话,一边心里却是在盘算。在来之前,他觉得这五百万港元,做个见面礼,也算是说得过去了。但是如今,方明远的重要性,在他这里又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能够与美国公司有着良好的关系,又有着出众的才华——要知道国际推广中心征求翻译词至今已有不短的时间了,却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的成果。而方明远不过是短短地思考了几分钟的时间,就给出了一个堪称完美的答案,他的才能,可以说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而最重的是,他今年也才十几岁,可以说,他还有长达数十年之久的发展时间。日后,方明远与方家,究竟能够跃升到什么高度,谁也无法确定。

????既然是这样,那么就不如尽早和方明远结个善缘,毕竟自己也是近七十的人了,掌管公司也掌管不了多少年了,这样也算是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盟友!

????想到这里,郑虞侗笑道:“明远,不知道你平日里喜欢什么运动?赛车?飞机?还是水上运动?这游艇我就不和郭老哥比了,他比我更在行,要不我送你几辆顶级的跑车,或者说公务机怎么样?”

????“啊?”方明远吓了一跳,这不是已经收下了郑老先生的见面礼了,怎么这又要送东西?在坐的其他人,也纷纷将惊奇的目光投向了郑虞侗。这初次见面,就送出千万港元,已经算得上是香港近些年来的大手笔了,如今听郑虞侗的口气,居然还打算送方明远跑车、公务机了?

????“实不相瞒,明远你刚才所翻译的那句‘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令我感到十分地满意,我打算回去就将它送到国际推广中心去,我相信,它一定会得到对方的认可。而如果说真得得到认可的话,作为推荐者,在商业上,我会获得来自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相当大的商业支持。为了表示我的感谢,也是想请明远你将这一句翻译词让渡给我,所以我才这样问你。”郑虞侗的解释,这才令大家释然。

????“郑叔,那您恐怕只能送明远跑车了,他如今可是已经有了一架湾流公司的豪华公务机了!”于秋暇轻笑道。

????“是吗?”郑虞侗吃了一惊,湾流公司生产的公务机,那是世界知名的,很多富豪都购买了它作为自己的代步工具,但是价钱可也是不菲的,算上各种各样的费用,一年的开销那是相当惊人的。方明远居然能够拥有一架豪华型的公务机,那么方家的财力,就需要重新再估算了。

????方明远点了点头道:“是一位朋友送的!我也是刚刚拿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