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八章 我们走错房间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五十八章 我们走错房间了

????看着房间里横七竖八躺着的田中仲一四人,再看看门口横卧的两人,方明远摇了摇头,这就是日本黑社会啊,也不怎么样啊?搞得自己如临大敌一般,结果却是不到两分钟,就解决战斗了!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急着报警了。

????趴在地上,腹中的绞疼令他蜷成大虾状的田中仲一此时要是知道方明远给予了他们这样的一个评价,心里恐怕能够哭死。任何一个人,毫无防备地突然在阴暗的房间里被照相机的闪光灯给闪一下,这视力上也得空白几秒,何况他们此时面对的是像陈忠这样的退役华夏军人,这片刻的视觉空白,就足以决定他们的命运了。

????陈忠将田中仲一扯了起来,看了看,没印象。不过他又翻看了两人后,就已经确认,确实有在游船上遇到的那些日本青年。

????陈忠将田中仲一双臂反锁在身后,推到了方明远的面前道:“方少,这个应当是领头的。”

????方明远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田中仲一几眼,看起来也就是个三十岁上下普普通通的日本人,如果说不是衣服下露出的刺青,放到日本人群里,根本就不怎么起眼。“姓名?为什么半夜三更地跑到我们的房间里来?”

????田中仲一哈着腰,一口口地倒气,倒不是他识时务,而是腹中的绞痛令他根本就直不起腰来。当然了,也就更没力气说什么了。

????方明远倒吸了一口气,他倒是没有意识到,田中仲一不回答是因为方才陈忠给他的那一拳太狠,让他到现在还缓不过气来。方明远是真怒了,而且心里隐隐地还有些害怕,今天这是陈忠和自己都没吃酒店里送来的夜宵,要是稍稍大意一些,自己这些人岂不是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他们切割了!

????几个大男人倒是没有好怕的,最多吃些苦头,但是林莲她们就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罪了!从田中仲一他们的行动可以看得出来,田中仲一他们此次所针对的目标就是三女!所以方明远一定要查清事情的真相,若是有幕后的黑手,也绝对不能够放过!

????所以他看到田中仲一低着头,不言不语的模样,心头原本是强压着的火气,立时就爆发了出来,他伸手揪住了田中仲一的头发,用力往下一拉,随即屈膝狠狠地用自己的膝盖骨和田中仲一的面孔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他毕竟也是从小锻炼身体,又受陈忠的指导多年,虽然说这些年来,打架的经验屈指可数,但是怒火中烧下,这一膝也是着实力道不轻,好在他虽然在暴怒下,也还知道分寸,这里是日本,不是华夏,即便是犯罪嫌疑人,是黑社会,也不能由着性子收拾,否则的话,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即便是这样,田中仲一也是一声惨叫,鼻梁骨被方明远这一膝给撞折了,鼻血立即就涌了出来。面部传来的剧烈疼痛感令他整个人的脑子都发木。方明远仍然不解气,回手又是两个大耳光。

????“住手!”从门口传来了一声大喝,接着就从外面蹿进来两个人。

????方明远扭头看去,看起来是两个酒店里的工作人员,不过他仍然是很警惕地向陈忠身旁退了一步,手在背后摆了摆,陈忠的属下立时会意地退回到了阳台边。

????“你们怎么可以在这里公然殴打我们酒店的客人?”其中的青年人愤怒地道,“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地解决吗?”

????方明远冷笑道,“你倒是很有‘正义’感,不问三七二十一的先指责我们,你是什么人?”

????“我是酒店的值班经理村上周义!你们是什么人?”一旁的中年人接过话来道。

????“证件!”方明远手一摊道,“证件给我看看!”经过下药酒食一事,方明远对于芦之湖酒店,也是心生怀疑。

????“凭什么?”青年人叫道,“我们……”

????方明远一伸手,快如电闪般地给了他一记耳光,打得是又响又亮。

????“八嘎!你……还打人!”青年人吃惊地看着方明远道。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仅仅打你的耳光了!”方明远冷笑道。

????村上周义也是吃了一惊,当着自己这个酒店值班的经理,还敢出手打人,这人还是真是嚣张啊,不过他仍然拉住了青年人,沉声道:“松下君!镇定!”

????转身又对方明远道:“我已经报警了……”

????“很好,我也已经报警了,芦之湖酒店好啊,好得很!”方明远的话令村上周义的心不由地为之一冷。他们两人也是意外地撞上这件事,当然是不可能提前报警,之所以那么说,就是想压住方明远的气势。可没有想到,听对方的意思,居然也已经报了警。

????果然如方明远所想的那样,警察们接警后来得倒是不慢,就在村上周义觉察到事情可能另有内情的时候,酒店外足足来了十余名警察。刺耳的警车声,惊醒了酒店里的不少客人。

????在不明所以然的店员们带领下,警察们很快就来到了方明远他们的房间。

????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诸人和陈忠手里控制的满脸是血的田下仲一,为首的警官也是吓了一跳。“村上君,你们酒店有人报警,说是有人对客人使用迷药,意图不轨,这是怎么回事?”

????“对客人使用迷药,意图不轨?”村上周义立时睁大了眼睛,心里咯噔一下子。

????“我们报的警!”方明远提高了声音道,立时将警察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为首的警官来到了方明远的面前,看了看血流满面的田下仲一,与村上周义不同地是,他注意到了这些人衣衫遮掩不到的地方露出的刺青。

????“警官,他们殴打我们店里的客人,被我和村上经理发现后,不但不放人,反而还打我!”名为松下的青年人指着方明远愤愤地道。

????“殴打你们店里的客人?”方明远冷笑道,“真是奇怪了,我们也是你们酒店的客人,而且这间房和旁边的四间房,都是我们的住处。这大半夜的,你不奇怪他们不睡觉为什么要跑到我们这里来,反而一再地指责我们打人!难道说,日本的法律什么时候也保护起半夜三更偷偷进入他人房间的歹徒了?”

????村上周义和那个名为松下的青年人都大吃了一惊,警官招来了前台,一查住店的纪录,果然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这边的五间房,全部都是方明远他们入住的。而田下仲一他们则是入住的另一边。村上周义这脸色立时如同猪肝一样,那个名为松下的青年人,也立时没有话语。

????“我们是走错了房间!”田中仲一此时才缓过气来,困兽犹斗的他大声地叫道。

????“走错了房间?”方明远拿出了一张照片,给警官看,“警官,你看这张照片,这是我们刚才拍到的,不管说芦之湖酒店这两边的房间是否摆设方位完全一致,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吧,他们已经走到了房间的中央,快要到阳台的那一边,你可以闻闻他们的身上,并没有酒气吧。六个清醒的大活人,居然走到房间的里面,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走错房间吗?他们看不到那边躺着人吗?”

????警官拿着照片看了看,果然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田中仲一他们已经走到了房间靠阳台的一侧,而且有三个人,都已经站在被褥的近前,如果说这样还能算是走错了房间的话,那么田下仲一真是拿他们当傻子了。

????“我们真的是走错了房间,我们那边也有三个伙伴先睡了,我们这是找他们有事要说!”田中仲一死鸭子嘴硬道。他知道,在酒店中,半夜三更地摸入女客的房间被人抓个正着,这罪名可是不小!

????“这里还有一张照片,我们听到他们说,要带一个女人走!”方明远招了招手,让那警官过来。

????警官看了看左右,有些不满地走上前几步道:“什么照片?”

????方明远将田中仲一手中的像片递给了这个警官,轻声地道:“你最好镇定一些,她不希望什么,我想你明白!”

????那个警官接过了照片,只扫了一眼,就立即圆睁双眼地看向了方明远,还好,有方明远事先的提醒,他并没有叫出来。

????“我想,这个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吧?”方明远耸耸肩道,“而且我们这里还有一些芦之湖酒店送来的饭食,里面都下有迷药!”

????“这不可能!”村上周义失声尖叫道。

????“我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方明远冷若冰霜地道,“至于到底可不可能,你们可以和警方去证明自己。反正我怀疑你们酒店与这些匪徒们是一伙,要不然为什么刚才一见面,不问青红皂白,不问是非曲直就一口咬定了是我们打人?而且,酒店应当对保证入住的客人的安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半夜三更,这些人闯入我们的房间,你们芦之湖酒店是不是应当给我们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