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五十九章 你得负责任(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五十九章 你得负责任(上)

????方明远的这一指责,无疑是非常严重的,如果说事情传扬了开来,对于芦之湖酒店的声誉可以说是致命性的打击。做为服务性的产业,如果说客人的安全得不到保证,对于竞争相当激烈的箱根酒店业中任何一家酒店来说,都无疑是自绝生路!

????村上周义看向了警官,目光中充满了恳求的意味道:“西泽警官!”

????西泽警官迟疑了一下,芦之湖酒店在他的辖区之内,村上周义平日里给予的方便亦是不少,按道理来说,他的确是应当投桃报李,拉村上周义一把,但是此事涉及到了宇田光璃,他就是傻子也明白,方明远他们这些人的来历恐怕不是那么简简单单。而且田中仲一口口声声自己是走错了房间,但是西泽从事警察这一业也有不少年头了,犯罪嫌疑人到底说得是真话假话,还是能分辨出个七八成来。

????从目前所得到的情况来看,西泽他已经相信了方明远七八成。身上根本没有酒气的田中仲一他们,凌晨一两点钟跑到人家女性客人的房间里,想靠一句走错了房间就了事,那无异于做梦!而听方明远所说的,芦之湖酒店一方,似乎在其中也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

????宇田光璃可是如今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女星之一,深受日本国民的喜欢,要是这事传扬开来,自己处置地稍有不当,所面临的就可能是来自全国的怒火。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警官,可是没有那份担当!对于村上周义的求助,他也只能是视若无睹。

????这时,陈忠已经将田下仲一交给了警察们,他将方明远屋里留下的酒食拿了一部分交给了警察。

????指着昏迷在地的小泉二郎等人,西泽冲着其他人一摆手道:“把他们都先铐起来,带回局里。分开了关押,搜搜他们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叫醒了审讯!”

????他又看了看方和陈忠,客气地道:“两位……”

????“如果说需要笔录的话,我希望能够在酒店里进行。我们的同伴现在仍然在昏睡中,我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他们!”方明远直言不讳地道。一旁的村上周义的脸色就更黑了。

????对于方明远的这一“合理”要求,西泽警官只是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

????当卡梅隆和三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后来被挪到了方明远房间里的他们,倒是踏踏实实地睡了一场好觉。只是当他们清醒过来后,听其他人转述了这一夜所发生的一切后,也是不由得后怕。若不是陈忠发现了异常,天知道田中仲一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方明远和陈忠在录完了笔录之后,就差不多到了天光微亮,强撑了一夜的陈忠还好一点,方明远却是着实有些累了。在原本属于麻生香月三女的房间里是倒头就睡。

????睡得香甜的方明远,觉得鼻头发痒,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其上,他伸手赶了赶,可是很快那种感觉又有了,方明远厌恶地翻了一个身,世界好像清静了一会,但是很快那种感觉就又来了。而且方明远能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房间里似乎有低低的笑声。心中一凛的方明远立时睁开了眼睛!

????“啊!”正拿着一根狗尾巴草在方明远的脸上晃来晃去乐不可支的宇田光璃,被突然睁眼的方明远吓了一跳,原本是蹲着的她一屁股就坐到了地板上。一旁的麻生香月和林莲见状更是笑得花枝乱颤。

????“呼……”方明远长出了一口气,不是外人就好。

????“你们都醒了?没什么事吧?”方明远伸了个懒腰道。

????“没什么事,睡得挺好的!”麻生香月的回答听起来似乎有些心虚似的,而且方明远注意到,三个人均是面带红晕,似乎很不好意思似的。

????方明远这心里立时就是咯噔一下,他也想了起来,昨天晚上,自己可是看到了不少原本不应当看的,虽然说宇田光璃暴露地最多,也是最彻底,但是麻生香月和林莲露出的春光也不少。自己在给她们整理衣服,再扛到旁边房间的过程中,对免会碰到一些不该碰的地方,但是事急从权,当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是如今看到三女,想起当时的情景,方明远还以为她们是来兴师问罪的。

????其实方明远这倒是想差了,麻生香月她们虽然娇羞,但却并不是因为知道昨晚方明远的所做所为,而是因为他问到她们昨晚睡得怎么样。

????三女在昏睡中,因为药力的作用,都做了一些春梦,梦中的男性大多都是面目不清,但是偶然露出庐山真面目,却是与方明远有着七八成的相似,或者说,就是年纪再大一些的方明远。等到早上醒来,三女都很不自然。再联想到自己的梦境,三女见到方明远自然是会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事出突然,当时也不好叫酒店的女性服务员帮忙,哈哈……事急从权,事急从权!”方明远越说声音越小,因为他发现,麻生香月三女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啊。

????“叫酒店的女服务员帮什么忙?”宇田光璃还没意识到问题所在,方才三人醒了之后,还奇怪怎么睡着睡着跑到了方明远的房间里了,陈忠就过来问问了她们的身体情况,然后大概地和她们说了说昨晚的事情,说得也并不详细,三女也没仔细去想,急着过来探视方明远。如今听方明远这样一说,三人才突然想了起来,昨天晚上三人围坐在桌前吃东西,由于是在浴后,大家都穿着和服,里面也没有穿内衣,后来宇田光璃还说热,索性将和服上的腰带解开,后来稀里糊涂地就睡了过去……

????“啊呀!”宇田光璃终于意识到,昨天晚上可能是什么样了!不由得尖叫了一声。

????“方君,是谁把我们带到你的房间的?”宇田光璃一把揪住了方明远的脖领子,“杀”气腾腾地道。

????方明远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抓,吓了一跳。“光璃,别这样,别这样!”

????“快说,是谁把我们带到你的房间里去的?”宇田光璃虽然是日美混血儿,但是却并不代表着她也像一般日本和美国人那样,对于性和裸露视为家常便饭。在教会女校里学习过很久时间的她,对于这个还是相当在意的。自己居然稀里糊涂地就被人看了个彻底,也许对于普通日本和美国女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对宇田光璃却是件大事!

????“光璃,光璃,你冷静一下!”麻生香月和林莲见状连忙扑了过来,一左一右地挟住了宇田光璃,将方明远从她的手里“救”了出来。

????“冷静,冷静,我怎么能冷静的下来!”宇田光璃尖声地叫道,“我要掐死那几个下药的混蛋!”

????麻生香月右手抬起来,照着她那浑圆的小屁股,就是狠狠地一巴掌,声音那叫一个脆啊,听得方明远都不禁咧了咧嘴角,他可以肯定,宇田光璃的屁股上,肯定会留下五个鲜明的手指印,而且搞不好,还会肿起来。

????“啊呀!”毫无思想准备的宇田光璃被这一巴掌打得,立时就是一声响遏行云的尖叫。房门立时就被人扯了开来,陈忠出现在了门前。诧异地看着房间里。

????“没事,没事,陈哥,莲姐她们闹着玩呢?”方明远连忙摆手道。陈忠冲方明远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又退了出去,重新将房门拉上。

????“陈哥,这里面是怎么了?”守在门旁的其他人看着陈忠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诡异笑容,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佛说,不可说!”陈忠笑眯眯地道,“好好守在这里,别再出什么事情!方少要是出了事,十个咱们也担不起那责任!”

????“头,你放心,这回咱再也不会给你丢脸了!”另一人面带羞愧地道,“不然的话,我们也没有脸在方少跟前呆下去了!”自己哥几个当初在军中也是响当当的汉子,来日本居然让小日本用迷药给迷倒了,这简直是太丢脸了!

????“好了,也别放在心上,方少也并没有说什么,但是绝不能再有第二回了!”陈忠严肃地道。这一次,虽然说是因为大家对酒店方过于信任,送上来的食物也没有检查,但是实际上,陈忠却是认为,这是因为在方明远的身边,一直以来都没有出过什么大事,时间长了,大家也就疲了,警惕性自然而然地降低了。

????但是陈忠认为,随着方明远的年纪见长,逐渐从后台走向前台,日后那些龌龊的事情恐怕不会少,自己这些人肩膀上的责任只会越来越重。“看来得让老兄弟们再回回炉啊!”陈忠口中喃喃地道。

????“头,你说啥?”旁边的人,看到他嘴皮子在动,却没有听到声音,不禁好奇地道。

????“我说要好好地收拾收拾你们!”陈忠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