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六十三章 负责(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六十三章 负责(上)

????既然想到了,麻生香月和方明远立即就分头去做。

????出了这样一档子事,大家也没有了心情今天再去逛箱根,而且也不愿意再留在这芦之湖酒店里。下午,众人就在佐证龙一殷切地挽留下,离开了酒店,搬入到了山脚上的另一家西式建筑的酒店中。当然了,这并不代表着芦之湖酒店就没有事了,只不过是暂时大家都没有精神去理它而已。

????长田东佐倒是言而有信,派来了五名便衣警察,三男两女,加入到了保卫工作中来。

????到了晚上,大家吃过晚餐,就各回各屋了。卡梅隆要整理一下方明远那天下午所说的故事,方明远则是有些怕宇田光璃又提起那事,这一天忙忙碌碌的,他还没有想好要如何回应。只是他不去找宇田光璃她们,宇田光璃她们却找上门来。打的幌子倒是光明正大——麻生香月要向他汇报一下工作。

????“人已经联系好了,估计一个星期内就会有准确的消息。”麻生香月笑道,“我答应事成之后,给他们五百万卢布做为酬劳!”

????“五百万卢布!怎么那么多!”宇田光璃吃了一惊。五百万卢布,换算成日元,得好几亿元,仅仅打探个消息,怎么会花那么多的钱?

????一旁的林莲也同样流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方明远会意地笑了笑道:“好,那我就等你那边的消息了。詹姆斯也答应了,已经和美国那边联系过了,人明天就会过来。”五百万卢布,听起来是很多,对于情报机关来说,做这么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多的钱。更多的是,通过这件事,进一步地拉近双方间的关系,朋友,朋友,不就是在你帮我一把,我帮你一把的过程中,关系越来越融洽的。而且这也是变相地给他们塞钱。

????麻生香月在苏联的所做所为,虽然符合一部分苏联人的需求,但是也肯定会引来一些苏联人的不满,所以,与苏联的这些官员们,还有暴力机关们,打好关系,则是很重要的。而如今的苏联官场,已经从根子上彻底地腐烂变质,那些清明廉正的官员,在官场中,已经成为了不为同僚们所容的异类。也许在基层的官员中,还有这样的一心为民为国的人物,但是中高层里,却已经是如同凤毛麟角。于是送贿,这个原本方明远深恶痛决的事情,也成了办事的必须手续。

????但是直接上门送钱,那是最下等的行贿手段,不但容易被人发现,更容易给人留下把柄,日后也许就是隐患。仅仅是调查两个黑社会组织,当然是用不了这么多的钱,但是经手人能够从中抽取多少,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以他们的能力,自然是能够将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况且,这五百万卢布,如今还算是一笔巨款,若是再过几年,恐怕连五万美元都不值得了!而且相比起未来所能够得到的回报,实在是九牛一毛。所以这一笔钱,方明远花得是一点都不心疼。

????方明远和麻生香月两人是心领神会,他们自然是不会对宇田光璃和林莲详细解释这其中的内幕的。

????“光璃,昨晚的事情,你告诉宇田君了吗?”方明远笑问道。

????“光璃,光璃,连个姐字都这么吝啬!”宇田光璃心里正嘀咕道,她这也是刚刚发觉,方明远对她和麻生香月,从来都没有叫过姐,总是光璃、香月这么叫着,而他对林莲,却是一口一个莲姐,这让她有些不平衡。而且,早上自己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方明远居然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地回应,这令她更是恼火,难怪说,年纪轻轻的自己,就已经一点魅力都没有了吗?

????麻生香月看她也不回话,一捅她,她这才清醒了过来。“啊?怎么了?”

????麻生香月搂着了她的小腰,凑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小声地,却又保证了屋里的方明远和林莲都能够听到的声音道:“你是不是看到了他,就抬不了腿,走不动道了?和你说个话,都不理人。”

????宇田光璃立时羞红了脸,掐了一把麻生香月,啐道:“你才那样呢!”

????林莲羞红了脸,却只是笑而不语。

????“咳!咳!”方明远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心里着实是有些无奈,是不是自己在她们的面前表现地太君子了?居然已经发展到了当着自己的面,调戏自己的地步了?自己在前世里虽然不是什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强人,但是好歹也交过三个女朋友,也不算是什么初哥!怎么能容得三个女人这样闹。未成年的男人怎么了,过去十二三岁当老公的多了去!

????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对他的咳嗽声是听而不闻。方明远一咬牙,who怕who啊,她们都不怕,自己有什么好怕的。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让女人调戏!

????方明远一伸手,搂住了一旁看着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打闹的林莲的腰肢,林莲身体就是一颤,诧异地抬头看着方明远,却并没有躲闪。

????屋子里一片寂静,无论是林莲,还是麻生香月和宇田光璃,都呆若木鸡地看着方明远。

????半晌后,方明远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脸诧异地道:“光璃、香月,为什么还愣着,还不帮我捶捶腿?”

????“凭什么啊?”宇田光璃张牙舞爪地道,“想得倒是美!”

????方明远眨了眨眼道:“有权利自然就要有义务,既然要我对你们负责,那么你们自然就得承担你们应有的义务。难不成,光璃你是想要柏拉图式的负责?”

????“只有柏拉图式的爱情,哪有柏……”宇田光璃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已经是微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