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七十二章 荒谬的审判和总部的招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七十二章 荒谬的审判和总部的招见

????“综上所述,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依据《华夏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朋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给付原告许正雄人民币五万三千元。被告朋雨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华夏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九百三十元、其他诉讼费一千元,合计一千九百三十元由原告许正雄负担的一千零四十元已预交,故由被告朋雨在履行时一并将该款给付原告。如原告、被告双方中有人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秦西省奉元市中级人民法院。”

????朋雨呆坐在法院门前,刚才的判决声,仍然一遍遍地在他耳边回响。他不明白,自己明明是下水救人,不但没有得到感谢和奖励,反而被人倒打一耙,虽然没有判定是他推老人入水,但是这钱一赔,与判定了又有什么不同!日后这人言可畏,人人都会说是自己将老人推入水中,想到这里,朋雨就是满心的委屈。

????还有这五万三千元的赔偿!虽然他已经是家乐福超市在奉元市里分店的副店长,收入相当地不少,那也是不吃不喝三年的收入。自己工作到现在才不过四年,手头这几年的积蓄也不过数千元,十日之内一次性给付,自己到哪里去找这笔钱啊!

????朋雨有些万念俱灰的感觉,原本总部已经传来了消息,自己很可能在近期内升为新店店长,但是这一个半月纠缠下来,此事如今也已经是无人再提,想必已经黄了。事业和资产的双重损失,令心智坚定的朋雨此时也是神智恍惚。他站起了身来,晃晃悠悠地向车站方向走去。

????“上诉!我一定要上诉!”朋雨握紧了拳头,他就不信这许家可以在奉元一手遮天!

????“荒唐!真是荒唐!”方明远带着林莲缓步地走在法院墙外的林荫道上,心里却是不住地叹息。此朋雨案的最终结果与前世里的彭宇案相比起来,可以说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和证人,无法确认原被告双方到底谁是在说谎,同样是被救助的人一口咬定是伸出援手的人所伤害的。

????而且这个案子中,疑点也是不少。当时朋雨从水中将许正雄救上来的时候,在场还有很多人,别看他掉下去没人站出来说看到,但是他被朋雨拉上岸的时候,却是有不少人在场。据朋雨说,当时许正雄还是对朋雨一再地感谢。但是当朋雨觉得要帮人帮到底,把老人送到医院后,当老人的儿女们来了,事情就完全变了味道,许正雄一口咬定是朋雨将他推下湖的。

????而救护车的医务工作者证明,在救护车上,许正雄确实是有感谢朋雨救命的话语。但是对此,许正雄却是解释为,那个时候他是怕朋雨逃跑,才虚与委蛇的。

????最终,法庭还是判定朋雨要承担一半的赔偿责任。

????“那个法官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什么‘朋雨既然不是推许正雄下湖的人,更符合实际的做法应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仅仅是好心相救;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救护车到达后,让医护人员将原告送往医院,就自行离开,但被告未作此等选择,其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都是在胡说八道!”林蓉愤怒地道,“当时人在湖里呢,抓人?等抓到了人,这边早淹死了!”这样的结果,令林蓉简直是气不可遏。

????“抓人?你就那么肯定一定是有人将他推到湖里的吗?就不能是他自己脚下打滑,摔进湖里的吗?”方明远冷笑道。虽然说,他并不知道事实的真相,也不能确定朋雨到底是不是无辜的,但是这样的判决,却是令人感到无法接受。而且方明远想像得到,这件事一旦传扬开来,对于家乐福超市的名誉必然有损!那些商业竞争对手们,会不会拿这件事来做文章?

????“对啊,怎么就不可能是他自己的原因?”林蓉一拍巴掌道,其实大家都让那个法官搅和的晕了头,法庭上的辩论始终是在围绕着许正雄是不是被朋雨推下湖的,如果说不是朋雨推下湖的,那么又是谁这样的做的,却忽略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许正雄自己掉进湖里的可能。当时湖边还有前一天的雨水,湖边的栏杆也缺了一个足六七米宽的口子。如果说是许正雄在穿过那里的时候,不小心脚下打滑掉入了湖中,那么自然是找不到肇事者了。

????“咦?那不是朋雨吗?”林蓉指着前面和他们面对面走来的青年男子道。

????方明远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见到脸色苍白的朋雨正向这边走来。两人停下了脚步,朋雨就这样晃晃悠悠地从两人的面前走过。

????看着朋雨那单薄的背影,林蓉轻声地道:“真是可怜!明远,你能不能帮帮他!”

????朋雨第二天仍然按时地来到了店里上班,为了这一场官司,这个月里他已经请了七天假了。同事们都纷纷安慰他,与朋雨相处以久的他们,自然是不相信一向热心助人的他,会做出推人下湖的事情来。只是他们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在言语上对朋雨给予安慰。

????就在他指挥着人整理货架,准备开业的时候,有人通知他,店长王守恒让他去办公室。朋雨自然是不敢怠慢,立即赶到了店长办公室。

????王守恒此时正在看着桌上的几份最新的报纸,眉头已经扭成了一团,秦西省本地的报纸还好,基本上对此案的评论还都算是公正,认为此案法庭如此判决难以服人。但是有几份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对此案的报导却是隐隐约约、含沙射影地指向了家乐福超市,认为身为一家全国连锁性超市企业,中层干部做出推老人下湖这种丑事,说明了企业对员工的管理不善,员工素质低下,良莠不齐。这样的报道,无疑已经影响到了家乐福超市的形象。

????朋雨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他也不相信朋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事已至此,他也是无可奈何。

????“王店长,你找我?”朋雨在门口道。

????“朋雨,你来了!”王守恒将目光从桌上的报纸移了开来,站起身来,以尽可能温和的口气道,“不是我找你,是早上总部打来电话,要你今天上午去总部办公室报道。至于是因为什么,我也没问出来。”

????朋雨的目光扫过桌上的那些报纸,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全无血色,这些报纸,在来店里的路上,他就已经看过了。在这个时候,总部办公室让他前去,还能有什么好事?难道说,自己还要因此再丢了工作吗?

????“朋雨,你也别紧张,总部招你前去,也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前一阵子,不是还说要把你调到新店去任店长吗?”王守恒微笑道。只是他自己也明白,自己的这些安慰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出了这种事情,不给朋雨免职、降职、甚至于解除合同,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怎么可能还再提拔他。

????“王店长,谢谢你!”朋雨强笑道。只是他那笑容,看起来更像是哭。

????王守恒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灰心丧气,我们都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只是如今的社会啊……好人难做!你赶紧去吧,我让他们开车送你,让总部的人等着你不好。”说实话,他自己也觉得,总部这时候招朋雨前去凶多吉少。

????朋雨谢过了他,快步地向货运区走去,那里有店里的运货车,可以送他去家乐福超市总部。

????早上九点半,朋雨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踏入了家乐福超市总部的大楼,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总部的办公室。

????在这里的一个房间里等了半个多小时后,工作人员又把他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一进门,朋雨就怔住了,只见房间坐了不下五六个人,有他认识的,比如说人事部的经理,财务部的经理,也有他不认识的,而坐在首位的正是家乐福超市的总经理孙照伦!

????“你就是朋雨?坐下吧!”孙照伦的声音并不大,也很平缓。

????朋雨看了看左右,有点两腿发直地坐到了最末尾的座位上。一颗心嘭嘭嘭地跳个不停,仿佛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

????孙照伦扫视了一下众人,这才开口道:“朋雨,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你必须说实话,那个许正雄到底是不是你推下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