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不接受和解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七十六章 我不接受和解

????许正雄三人此时自然是不会有方明远般的喜悦了,整件事情可以说已经完全脱离了他们的掌握。如今的他们,即便是想无条件与朋雨和解,甚至于倒赔朋雨以求和解都不可得。

????家乐福超市和孙照伦的态度很明确,就是不管真假,最终法庭都必须要拿得出来一份经得起任何人推敲琢磨的结论来。否则的话,他们就绝不罢休!中级法院做不到的话,就找高级法院,高级法院达不成的话,就找最高法院!反正朋雨案,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要么拿出证据来,证明朋雨如许正雄所说的那样,是推他下湖的人;要么,拿出证据来,证明朋雨就是见义勇为,而许正雄则是狼心狗肺,恩将仇报!

????这样强硬而明确的态度,令一向善于和稀泥的法院人员也是痛苦不堪。因为如果说能够很轻易地证明,并且令世人相信朋雨就是推许正雄下湖的人的话,他们又岂能等到今天?正是因为拿不出来是朋雨推人下湖的证据,所以才含糊其辞地以“公平原则”判朋雨赔偿许家五万三千元。而反过来说也一样,要是朋雨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自己不是推许正雄下湖的人,他们就是想枉法冤判,也不是那么容易。这样一来,就将他们夹在中间,如同风箱里的老鼠一样,左右受气。

????倒也不是没有法院里的一些领导托人从中斡旋,希望家乐福超市和孙照伦能够高抬贵手,将这事过去算了,反正许家也已经不打算纠缠了,甚至于已经提出了撤诉,只要家乐福超市这边点点头,朋雨就没事了!非要找出个真相来,不但费钱费时,而且这法院的脸面也有损啊。

????但是从家乐福超市传回的消息却令他们傻了眼,孙照伦宣称,因为朋雨案一事,家乐福超市在国内的声誉遭到了严重的损害,如果说真的是朋雨做出了推人下湖这样恶劣的事情,那么就要对其进行严办,开除出公司,所受到的损失也是无话可说。但是如果说朋雨是受到了冤枉,那么对于自己的员工,家乐福超市也要负责任,不能让见义勇为的员工流泪!而且家乐福超市名誉上所遭受的损失,也必须要有个说法!不能这样稀里糊涂、莫明其妙的就完了。

????斡旋之人试探地问了问孙照伦,家乐福超市的名誉损失价值几何,结果带回来了一个天价——三千万人民币!三千万元人民币,这可是把法院上上下下的人都惊呆了!

????有的人认为家乐福超市这是狮子大开口,抓着机会讹诈;也有的人自认明白,这一次家乐福超市莫明其妙地被牵连了进去,不少报纸上都因朋雨案而对家乐福超市的管理和人员素质进行含沙射影的攻击。其中不乏其他省的,甚至于还有全国性的报纸。为了挽回家乐福超市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家乐福超市势必得加大广告投放力度,所以这三千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绝对不是信口开河报出来的。

????判案的基层法院和接管这一起案件二审的中层法院中的某些人,整日里长嘘短叹,愁眉不展,为如何了结此事是伤透了脑筋。

????“明远,在这件事上,你死揪着不放,到底是想怎么办?嘿嘿,法院那边对你们的意见可是很大的,有人说你们这是不顾及大局,成心给秦西省的法制工作添乱,唯恐天下不乱!”苏爱军随意地问道。如今他已经不是奉元交通大学的系主任,而是奉元市政府主管教育的教育局局长。这一次前来,也是受市领导所托,到方明远这里来探探口风。当然了,以他和方明远之间的关系,自然是不会小心翼翼的进行试探,而是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道。

????“呸!谁说的?哪个混蛋说的?”方明远没好气地道,“别以为他是领导就可以随便说话,给人扣大帽子,惹急了我,连他一块追究责任。要不是他们法院胡审乱判,能惹出这么多的麻烦来吗?他当我们闲得蛋痛没事干,管他们的这点屁事?苏叔,你也不是不知道,如今家乐福超市在国内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要是真是朋雨所为,那是我们对自己的员工教育不严,我们自认倒霉,但是法院明明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就是朋雨推人下得湖,这样判决,岂不是暗示他人,法院就是认定你负有责任!他们就没有想过,如果说朋雨真的没有推人,那个许正雄要是恩将仇报,对于社会的影响力,会是什么样?”

????苏爱军一笑,他当然明白,这件事上,很明显是法院一方不占道理,他也只是负责传话,不管结果的。既然方明远坚持,他自然也就不会多说什么。

????苏爱军将话题一转,与方明远讨论起关于农民工进城的子弟教育问题来。奉元市虽然地处西北内陆,经济与东南沿海地区的那些大城市相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是作为西北五省与中原地区联系的交通枢纽所在,经济这些年也有着相当大的发展,大量本省的农民进入城市工作。

????而由此带来的,就是适龄的农民子女们在奉元市里无处可以上学的难题。苏爱军身为市教育局局长,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可谓是伤透了脑筋。奉元市政府每年拨付给教育部门的资金也是有限,能够满足奉元市里的这些学校的需要,就已经是让人谢天谢地了,至于农民工子女学校,政府的承诺是年年发,年年如同狗放屁!

????苏爱军虽然有心想为这些农民工的子女们做些确确实实的事情,但是他如今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不,又找方明远来打秋风了。

????方明远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又给了他一张百万元的支票,作为奉元市那些农民工子女学校下半年的运转费用。不是他吝啬,别说奉元市的这些专为农民工子女开办的学校了,就是整个秦西省的这些学校的运转费用,全部由他承担下来,也不是什么无法承担的重担,但是方明远很明白,要真那样做的话,第一个容不得自己的就是政府。政府中的某些人,肯定又会叫嚣着说自己别有用心,这样做是在打政府的脸。至于那些上不起学的,或者说在危房中上学的孩子们,他们的未来会怎么样,这些官老爷们是绝对不会放在心上的。如今这样做,也只是尽可心意,却治不了本。

????不过这笔钱给苏爱军,倒是比给其他人让方明远放心,苏爱军自当上教育局局长以来,已经收拾了八名向教育经费里伸手的官员,在教育局里落了个“苏阎王”的美名。

????“当官容易,但是想当个能办事的官难,想当个能办好事的官更难!”对此,苏爱军也是摇头不已,如果说不是他有父亲和哥哥的背景镇住那些蛇鼠之辈,早不知道被上面人踢到哪个旮旯里去了。那八个因为向教育经费伸手而被处理的官员,只不过是他处置的官员中的一角,还有更多的人,因为他们的背景,因为他们后台,苏爱军也只能让他们吞出非法所得,然后将他们闲置,或者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调到其他部门去。

????两人又谈了谈奉潼铁路的现状,就在九二年底,也就是苏浣东成为国务院副总理那一年,奉潼铁路的试点方案正式得到了铁道部通过。方明远扯着郭家作幌子,成立了一家铁路运输公司,以奉潼铁路九二年的营业额及利润额为基数,每年向奉元铁路局交纳一亿元人民币作为铁路的维护保养及承租的费用,然后再交纳五千万人民币,做为沿路这些火车站的租用和修葺费用。

????至于奉潼铁路上各个火车站上的所有铁路人员,则是分为了两种,干部都根据个人的意愿安排,不愿意在铁路运输公司工作的,调往奉元铁路局的其他铁路,愿意在铁路运输公司工作的,保留他在铁路局里的职位,办理停薪留职,加入到铁路运输公司中来;至于那些普通的职工们,则是全部都归入到了铁路运输公司中来。当然了,方明远承诺,他们的薪水、福利所得,不会低于他们原来的所得。一旦运输公司日后解散,他们还可以重归铁道部管理。

????至于铁路警察和铁路法院这一块的人员,自然是该归哪还归哪,这种强大的暴力机关,自然不是一家私营合资企业能够享受的。

????方明远从重新采购了机车和车厢,聘任了一位由苏浣东推荐而来,在铁路上工作了近三十年,刚刚退休的老干部做为总经理,又聘任了美国老头米尔顿担任副总经理兼顾问,再加上几位同样由苏浣东推荐而来的铁道部里的刚退休的老干部,搭起了运输公司的领导层骨架。好在这些老干部们当初都是至少干到一个铁路局的副局级,所以对于这区区的奉潼铁路运输工作,那是绝对胜任。

????接下来,就是在这一基础上,逐步地完善运输公司的结构。

????不过到现在运输公司已经运转半年了,虽然说顺利地完成了铁路运输任务,但是这赢利情况却并没有得到什么明显的改善。如果说算上每年那一亿五千万元的租赁费用,到目前为止,公司还是亏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