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六章 抗拒从严 回家过年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六章 抗拒从严 回家过年

????有了李东星的这句话,成功成副镇长再不敢出言拦阻了,再拦阻那就是无视领导,只是他心中不住地大骂孙雨,自己不是提前派人郑重其事地告知他,让他想尽一切办法安抚好方家吗,怎么还是闹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居然让方家告到了县长的面前。

????当然了,他更恨方家,看着方彬和方明远的目光中,隐隐约约地透着几分杀气。这一次,成副镇长在同僚们的眼里算是丢了脸了——不但没能够将方家压服,反而身受其害。日后传扬开来,他成大镇长在镇政府里的威信肯定会受损,甚至于可能会成为同僚们的笑柄!可是他也明白,一时间他也拿方家没办法,有了李东星的这一层关系,自己就是要报复方家,也得慎之又慎,不能让方家拿到什么把柄。

????对于赵桂荣,他同样是倍感恼火,你堂堂一个副镇长,既然和方家有关系,你倒是说出来啊,自己怎么也得给你几分面子,对方家稍稍地高抬贵手,这样暗地里下拌子算什么?

????成大镇长恨这个、怨那个,却根本没有半点反省自身的念头,如果说他不是有意帮助郭大头侵占方家饭馆,又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尴尬处境?

????孙雨畏畏缩缩地走入包厢,眼看着包厢里诸多领导们内涵不一的目光,孙胖子是心惊肉跳,尤其是成功那充满了怒气的眼睛,更是令他连看都不敢看。上来的路上他已经听说了,方家在新县长的面前将自己告了!如今可怜的他腿都是软的。

????吴江看了一眼李东星,李东星微微地点了点头。

????“你是海庄镇镇政府卫生检疫部门的负责人孙雨?”吴江拿着那张已经传阅众人看过的整改意见书问道。

????“是……是我!”孙雨的回答都带着颤音。脸上生硬地挤出了一丝笑容,只是那一脸的肥肉却令这笑比哭还难看。令人第一眼看去,就难生好感。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份关于方家饭馆的卫生整改意见书是根据哪一份卫生部门的规章制度进行的?”吴江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落在孙雨的耳朵里却如同天雷阵阵。

????“这个……这个……”孙雨现在可不敢再说什么是卫生检疫部门最新制定的规章制度一类的鬼话,这种话,蒙蒙不熟悉政府内部运作机制的人还则罢了,在场的可是除了方彬和方明远叔侄两个外,全部都是他的领导,这种鬼话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什么这个那个的,李县长和吴秘书长百忙之中,还得抽时间过问你所办下的这般丑事,你还在这里吞吞吐吐地,成什么模样!老老实实地给我交待!你是不是又看方家饭馆生意红火,想从中多捞取一些油水了?”成功在一旁一拍桌子,横眉立目地喝斥道。

????孙雨还未答话,一旁的赵桂荣已经不满的道:“成副镇长,虽然说卫生检疫部门的工作也是您的管理范围之内,但是有李县长和吴秘书长在这里,季书记都没有说话,你怎么能从中插话?”赵桂荣已经看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李县长对于方明远在态度显然多有袒护,自己与方明远之间的关系如今也已经暴露,不如旗帜鲜明地站在方明远一边,只要有县长的背后,他成功日后也奈何不得自己。

????成功心里这个气啊,他又何尝不懂得这个道理,但是看孙雨那副畏惧的模样,不出口点他几句,真怕他抗不住压力,将所有事都给抖露出来。虽然说自己打压方家一事,在镇子里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有些事只要不在正式场合中被捅破了,那么事后终究有弥补的余地,就怕孙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把事说穿了,那么新县长即便是有心护着自己,也不得不对自己加以处治。更何况,如今新县长的态度还并不明确,会不会护着自己成功心里根本就没有把握。

????吴江冷冷地扫了成功一眼,在体制中呆了这么多年的他,到了现在要是还不明白,此事的背后推手肯定与成功有关的话,那他又怎么可能坐上这个县秘书长的位子?这个成功,也太不成样子了,新县长就坐在这里,自己问话的时候,成功却在一旁突如其来的插嘴,新县长要是明白呢,知道这是成功为了掩饰自己的过错,抢在自己问话前威胁利诱孙雨;这要是新县长不明白呢,还以为自己在县里的威信不高,压不住底下的这些人呢。这个家伙,这些年走得顺风顺水的,未免有些太嚣张了,拿自己这个县政府秘书长不当回事。

????成功的心中一颤,低下了头,不再多话。这位吴秘书长他倒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以往从来没有以如此冷冰冰的目光对待自己,显然自己方才的插口已经令他很不满了。

????“孙雨,我是县长李东星,我只告诉你几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以为其他人都是傻瓜,不要以为自己做事天衣无缝,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李东星突然开口道。

????孙雨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那一身的肥肉也随之掀起了一重重地“肉浪”。他看了看阴沉着脸的李东星和吴江,又看了看脸色紫涨的季书记,还有目光不善的成功,以及在场的其他人,心中亦是百折千回。成副镇长显然是希望自己将所有事一肩负起,不要牵累到他。但是李县长说得也很明白了,要是自己有意为他人遮掩罪过的话,一旦发现,处罚地必然更加严厉。这可是一县之长发话了啊!

????就是自己愿意为了成功,承担所有的责任,这件已经在海庄镇沸沸扬扬的事情就能隐瞒过去吗?日后,李县长得知了消息,又会怎么处治自己?恐怕坐牢都有可能吧?为了成功,自己犯得上担这么大的责任吗?

????方明远突然在一旁笑道:“李伯伯,恐怕您不知道,在民间还有另一种说法,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是不是,孙科长?这可是你曾经说过的。”

????“我没有说过!”孙雨心中大骇,连忙叫道。

????李东星立时眉毛就立了起来,眼里带着几分煞气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孙雨!我看你是执迷不悟了!季书记,贵镇的朱大军副所长呢?这事就交给他了,做为他调任前的最后一件工作,务必要将此事给我查得水落石出、清清白白!”

????“李县长,我说,我什么都说!”孙雨两腿一软坐到了地板上,哀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