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六章 补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八十六章 补救

????“哎,对了,这位同志,你叫什么名字?”林蓉又停下了脚步,对那个叫小王的警察笑道。

????“我叫王浩!”小王受宠若惊地回答道。虽然说如今奉潼铁路上的铁路警察已经不归火车站直接管辖,被铁路局分离了出来,但是面对火车站的站长,派出所的领导那也是得客客气气的。一来,铁路派出所受当地火车站管理,这从建国以来就是如此,这也持续了足有几十年了,习惯成自然了。二来,奉潼铁路是改革试点,谁能够保证日后铁道部会不会取消试点,将火车站重新收回到部里,所以这些警察们,面对火车站的这些位领导们,仍然是客客气气地。

????而所领导都需要客客气气面对的车站领导,却需要对这个漂亮女人恭敬客气,由此可见,这女人的身份肯定低不了。而她要是能够在罗大军面前美言几句,自己在所里的日子可就好过了。

????看着林蓉和罗大军他们进入了办公室,王浩这才收回了目光,一旁跟着他一同前来的同事羡慕地道:“小浩子,你这可是走了狗屎运了,罗站长肯定会记住你的。哎,你说我怎么就那么老实呢,怎么刚才就没给人家留下点印象呢?”

????“小郭,咱们没像老郑他们惹火烧身,就不错了!哎呀呀,现在我想起来都后怕,这要是咱们刚才说错点什么,那麻烦不就大了!”王洁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强压着心中的兴奋,做出一脸苦笑地道。

????“是啊是啊。”小郭深有同感地将目光转向了汪萌淑和王娜,微微地努努嘴。汪浩这才注意到,托运处里的几个人,此时已经是呆若木鸡,尤其是汪萌淑和王娜两人,更是目光发直。

????“嘿嘿,这一次仍然有倒霉的。”小郭压低了声音在王浩的耳边道。刚才他们可是听到了王娜的不少话,那夹枪带棒的,现在好了,自挖的坑自己跳吧!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咱们先把人群疏散了吧!”王浩以同样低的声音道。此时托运处外面仍然围着足有几十人,大家正在对刚才的事情评头论足的。当然了,其中幸灾乐祸的人们也占了不少。对于铁路上员工的服务态度、服务质量,那可是一向受国人所诟病的,如今看到方才飞扬跋扈的王娜她们得罪了人,显然日后要吃苦头,自然是心中快意。

????“哎,对对对!”小郭立时醒悟了过来,这要是那女人和罗大军出来,看到过了这么久,外头还这么多的人关注,肯定是不高兴。

????林蓉和罗大军在办公室里并没有呆多久,也就个五六分钟吧,罗大军一脸阴沉地打开了办公室大门,将汪萌淑叫了进去。

????王娜这才从呆滞中惊醒了过来,如同火烧了尾巴的猫一样,连蹦带跳地就冲进了屋里,一把拿起了电话。

????王娜的老公叫荣光仁,也是在奉潼铁路上工作了二十来年的老职工了,如今也算是春风得意。虽然说公司里要对干部的数额进行调整,但是身为调度室的负责人,他还真不担心自己的职位。在奉潼铁路上,这些调度们,无论是从能力还是人际关系上,他荣光仁认老二,就没有人敢认老大。

????正是因为这种心态,荣光仁倒是觉得公司这样做也不错,这当领导的人越来越少,这官做着才有味道吗,一时半会升不上去,那么手底下的人越来越多,也算是变相的补偿。尤其是一想到,原先在铁路上跟自己称兄道弟的,甚至于职位比自己还要高的那些人里,有不少日后将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喊自己一声领导,这心里就别说多解气了!

????而且进入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后,不但这工资和福利提高了,工作也比以前轻了不少,这方家还真是财大气粗,愣是从美国进口了一套铁路调度的专用机器,据说其性能完全可以满足一条从京城到沪市的铁路全速运转,这样强大的功能,用在一条只有一百多公里的支线铁路上,着实是有些鸟枪打蚊子的感觉。不过对于这一点,调度室里的这些人是说什么也不承认的。工作强度大幅减轻的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多嘴多舌,届时又回到了传统的调度方式上去!

????荣光仁琢磨着,要是真的如公司计划那样,六百来名干部最终要撤掉近四百人,那么还余下来的这二百来人,估计福利收入还会进一步的提升。而调度室,做为铁路运营的核心部门之一,这收入八成还要涨!

????想到这里,荣光仁这心里就不由得乐开了花。他家有两个小子,今年一个十三,一个十四岁,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正是长身体的他们,那胃口不是一般的好。原先奉潼铁路一直是半死不活的,每年挣的钱,连收支平衡都保证不了,对于他们这些职工们,自然也就抠唆起来。如今换了平川铁路运输公司,这仅仅上半年,乱七八糟的各种收入加起来,就差不多已经抵去年前十个月了。这收入多了,自然手头就宽松了,家里人的笑脸也就更多了。

????“荣哥,嫂子的电话!”同事高声地叫道。

????荣光仁这才站起身来,快步地来到了电话前,拿起电话道:“我说,又有什么事?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当班的时候少给我来电话,没什么急事就等下班的时候再解决!”如今正是公司里调整的关键时刻,自己可不能出什么闪失差错。

????“孩子他爹啊,我知道,我这么大人还不懂这个!”话筒里的王娜急声道,“孩子他爹,我惹祸了!”

????“你惹祸了!”荣光仁也不禁吓了一跳道,“惹什么祸了?”于是王娜就一五一十地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荣光仁这心里立时就凉了半截,额头上立时就见了汗。

????罗大军他当然是不陌生了,可以说是平川火车站的一把手,原先还有党委在上面压着,如今委委机关虽然还在这楼里办公,但是从管辖权来说,两者之间已经没有了隶属关系。如果说不是公司的那几位反聘回来的老家伙也在这里办公,罗大军那可就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了。而罗大军见到了都客客气气地人物,哪得是什么人?

????“王娜!你可真行!”荣光仁这火气真是不打一处来,他虽然说在这奉潼铁路上,调度能力和人脉关系敢称老二就没有敢称第一,但是也并不是一枝独秀无人能比。何况公司里如今又添置了新设备,调度的压力减轻了不少,真要是给领导惹火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那可比比皆是!没了他荣光仁,奉潼铁路照样运营!

????王娜此时也没有了方才的泼辣劲,低声下气地道:“孩子他爹,你说怎么办啊?这要是……咱家可怎么办啊?”

????“现在你知道后怕了?”荣光仁咬牙切齿地道,“我一直和你说,现在和以前不同了,以前咱们是铁老大,如今咱们是人家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员工,得放下架子来。你怎么就是不听!惹出祸事来了吧?还不赶紧找人家赔礼道歉去?拿出十二分的诚意来!”

????“我害怕……”王娜颤声道,“你是没看到罗站长的样子,恐怕就是见到那个美国老头,都没有这么客气过。我真的害怕!”

????“唉!”荣光仁长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周围,压低了声音道,“我问你,人家丢的东西是你们哪谁拿的?”

????“小胡。”王娜轻声地道。她们这里向来是这样,与那些丢了东西的旅客打交道的人,绝对不会是拿他东西的人,这样的话,到时候有个纰漏什么的,也好推做不知。

????荣光仁这才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这解铃当需系铃人,要是能够将这个问题解决,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给对方解决了一个难题。看在这个的面子上,也许对方能够高高手,放过王娜。对于自己的老婆,他当然是很清楚了,那一张嘴,有时候刻薄得自己的简直都想直接上去扇她几个大耳光子,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你老老实实呆在那里,我和同事们安排一下,马上下去!”荣光仁挂了电话。他是明白人,既然是职工了,人家就有权开除你,更何况,这一次的理由可以说是十分地充分!先是丢失了旅客的物品,又态度不端正,又得罪了大人物,这踢你别人都说不出什么不对来。

????真要是被人从平川铁路运输公司踢了出去,不仅仅是脸面上的问题,这经济上的损失就更为可观了!

????所以荣光仁必须亲自下去,陪着王娜前去向人家赔礼道歉,希望罗大军能够看在自己的这张老脸的份上,帮着向那位说几句好话,至少别让人家踢出公司去。

????想到这里,荣光仁和屋里的人说了一下去向,就匆匆忙忙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