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七章 投鼠忌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八十七章 投鼠忌器

????汪萌淑心惊肉跳地走进了办公室,只见林蓉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她的那个陪同扯了把椅子坐到了另一边,满面怒色的罗大军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整个一个三方会审的架势。

????“汪萌淑,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完完全全,不打折扣地完完整整地给我说一遍!”罗大军也不让她坐下,厉声地道。

????汪萌淑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再隐瞒什么,自然是一五一十地将她所知道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当然了,她也强调了这些事情都是王娜所为,她并没有为难林蓉她们。

????“都是王娜所为,你当时在不在场?既然你在场,你为什么不阻止?是她是托运处的领导,还是你是?”罗大军一拍桌子道,“你这个领导是怎么当的,连底下人的行为都把握不住!”

????罗大军做为平川火车站的站长,可以说是平川铁路运输公司里,除了那几位派下来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之外,最高的干部之一了。而且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改革,他也是参与其中的。对于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未来,罗大军自己是抱着比较大的希望的,因为他明白,如果说改革试点成功,那么奉潼铁路上的这些中高层干部,就是日后全国铁路改革的火种,前途不可限量!

????而且从个人收入来说,罗大军如今与当初相比起来,虽然灰色收入少了不少,但是明面上的收入也涨了不少,而且这钱拿得是心安理得,光明正大,比起赚那些灰色收入来,可是花的放心。而且他也知道,如果说改革试点成功,像他这样担任铁路大站站长的干部,收入还会进一步的提高。所以与底下的这些干部们相比起来,罗大军对于公司的改革措施,还是比较拥护的。

????而且担任了多年领导的罗大军也明白,如今的铁路上人浮于事,原本三个人就能完成的工作,非要安排五个人干,而且这五个人还一个个互相攀比,谁也不肯多干一点活,结果就是不但没能提高工作效率,反而拖了后腿。正是因为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公司才要将这些干部们筛选一遍,将真正有才能的留下,那些混日子的,都踢到普通职工队伍去。

????这还仅仅是第一步,接下来,公司还有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将那些拒不悔改的人都踢出公司去,让其余的人有危机感,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治了他们的好吃懒做,从而提高公司的赢利能力。

????但是他手下的这些人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丢了旅客的东西就不应当,更不应当的是她们居然把方少的朋友的东西弄丢了,还拒不认错,态度更是十分地恶劣!最不应当的是,这一切还让方明远和苏爱军看到了!这他娘的就是叔叔可忍,婶子也不能忍了。

????任何一个做领导的,恐怕最不能容忍的都是自己的属下当着更高层领导的面掉链子,更何况汪萌淑她们岂止是掉链子啊,这是**裸地打脸!打他罗大军的脸!

????这要是给苏爱军和方明远留下一个他罗大军治站无能的印象,他找谁哭诉去?这不仅仅是断了他罗大军在平川铁路运输公司里的上进之路,就连铁道部里的名声都一块坏了!

????罗大军心中这个气啊,那就别提了!所以斥责起汪萌淑来,那也是毫不客气!

????“失职!严重地失职!”罗大军一摆手道,“回去先写一份深刻的检查来,等候站里的处理!让那个王娜进来!”

????汪萌淑被他这一番疾风暴雨般的训斥说得是晕头转向,眼泪汪汪地退了出去。

????没过两分钟,办公室的门又推开了,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垂头不语的王娜走了进来。

????“荣光仁?你来做什么?”罗大军诧异地叫道。

????“罗站长,我这是来向客人赔礼道歉来的!”荣光仁扫了一眼一旁坐着林蓉,不禁惊诧于对方漂亮。

????“胡说八道!这事和你有……”罗大军话还没说完,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我说,荣光仁,她该不是你的什么人吧?”

????“老婆!”荣光仁苦笑道,“你还不赶紧向人家赔礼道歉!”

????王娜垂着头向前走了几步,对林蓉道:“对不起,刚才是我的态度过于恶劣,违反了站里的规章制度……”她还要再说,林蓉已经站起身来道:“王娜同志,你的所做所为不仅仅是违反了站里的规章制度,同时也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你们现在不是铁路局的职工了,而是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员工,你们的所做所为都代表着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颜面!旅客们不知道你们叫什么,他们也不会说你们什么,但是他们会说,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服务态度恶劣!”

????林蓉看了看荣光仁,心想这一位倒是挺聪明,直接拉着老婆来赔礼道歉,争取宽大处理啊。“我想你们都知道,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是方家的产业,家乐福超市,同样也是方家的产业。我想,对于家乐福超市的服务,你们应当并不陌生。你们自己想一想,与家乐福超市里的那些工作人员们相比起来,你们的服务态度,服务质量,有着天壤之别!赔礼道歉?一个赔礼道歉就能够挽回公司在国民心目中的名誉和地位吗?”

????林蓉的声音并不快,但是在场子的荣光仁三人,却已经是背上见了汗。这一项大帽子,别说王娜了,就是罗大军也承受不起啊。“如今从外地到平川,无论是公路还是铁路都很方便,在公司接手奉潼铁路前,每天只有一班客运列车对开,这是为什么?难道说你们没有想过吗?恶劣的服务,只会将旅客赶到公路运输上去,而没有了足够的旅客乘车,客运列车的开行,就是往无底洞里扔钱!公司再有钱,也架不住这样的挥霍!”

????“请问您怎么称呼?”荣光仁问道。

????“这一位是方少的助理,林蓉林助理;林助理,这一位是我们调度室的干部荣光仁,是我们调度室里的顶梁柱。”罗大军给双方介绍道。他有意地提到荣光仁对公司的重要性,也是想尽量地给林蓉一点好印象——对于荣光仁,他还是比较看重的。一个有能力调度室,那可是能够确确实实地为公司创造财富的。要是林蓉一怒之下,不给荣光仁半点面子,甚至于连他一并踢出公司去,那么短时期内的影响还是不小的。

????“方少的助理?”荣光仁目瞪口呆地看着林蓉,又僵硬地扭过头来看了看罗大军,他可是听王娜说了,这个女人只是那群人里留下来负责处理此事,地位还不是最高的,而且她也提到,那群人里有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年轻人。这岂不是说,方才王娜口无遮拦地一幕也落到了方明远的眼里!

????“岂止是方少,奉元市教育局局长苏爱军当时也在场!苏局长的父亲就是苏部长!”罗大军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道。这荣光仁也是个比较稳重的人,怎么会娶了这么样的一个老婆!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家有贤妻男人不遭横事!荣光仁这不就是无妄之灾吗?

????“他娘的,这老娘们又不是我老婆,我怎么也跟着受这无妄之灾啊!”罗大军转念一想,心里又大骂道。

????荣光仁这脑海里是嗡嗡做响,他算是彻底地体会到了方才罗大军的真实感受,这简直就是将天都捅漏了!王娜这一下子,可是得罪了两位大佬,两位可以影响到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和奉元铁路局的大人物。要是这两位执意追究的话,别说继续在这里干下去了,就是整个华夏的铁路系统里,都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林蓉自然是听出来了罗大军的言外之意,显然他对这个荣光仁十分地重视。要是这样的话,原本打算杀鸡给猴看的计划就得变更一下了。林蓉可不希望自己的处理决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营业秩序。而且,一个好的人才,如果说因为这种原因而离开了公司,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罗站长,我在这里呆的时间也不短了,不敢让苏局长和方少多等,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吧!我就等着罗站长的消息了!”林蓉笑道。

????“啊?”罗大军吃了一惊,处理这事不难,但是这事已经入了苏爱军和方明远的眼,那么要是处理得不得当,岂不是自己也要倒霉?

????林蓉扭身就向外走,罗大军三步并做两步地赶了上去,一边陪着林蓉向外走,一边苦着脸低声地道:“林助理,林助理,您怎么也得给我点提示吧?”

????屋子里只剩下了荣光仁和王娜两人,荣光仁这才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呆若木鸡的妻子,不由地抬起了手……

????只是这一巴掌最终也没有扇下去,只是落到了王娜的肩膀上,拍醒了她。

????“好吧,事已至此了,你就听着站里的处分吧。我只希望你从这件事上能够吸取教训,祸从口出啊!”荣光仁语重心长地道。

????王娜一把搂住了丈夫,放声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