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东西是谁拿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东西是谁拿的

????“只要东西能够拿回来,这事情就好办了三分!”事情由什么而起的,罗大军这心里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只要把东西找回来,方少这胸中的气就能少三分。想到这里,他不禁一把抓住了张叙的手腕子道:“真的?”

????“真的!”张叙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他在托运处,也曾经呆过一些时日,对这里面的猫腻可以说是相当地清楚。如果说是从东北到粤省,那丢了东西还情有可原,毕竟这中间,谁知道到底换了几趟车,时间紧,东西多,有的行李卸错了站,那也是正常的。毕竟飞机都能够搞错了,铁路系统也不是分毫不差的机器人当家。

????但是像李雨欣这样的,从潍南到平川,就是这一条线上的,又只丢了小东西,而大件还在的,十成里有九成半都是铁路上的这些人给拿了。反正脱离不了三个地方,潍南的托运处,火车上的运货员和这里的托运处,肯定是这三个地方里的某一个人动的手脚。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平川托运处的人。

????“为什么是平川托运处的人?嘿嘿,这还不简单,如果说是潍南托运处,或者说火车运货员动的手脚,她们又岂能那么痛痛快快地答应依据铁路条例,向人家赔偿十五元,肯定是一口咬定是其他人所为!”张叙冷笑道。托运处的这些人,当初都是穷惯了的人,想不到到现在居然还是死性不改,这一次她们算是踢到铁板了!罗大军一拍脑门,这么简单的原因自己都没有想到,真是急昏了头了。

????“所以啊,你只要将那个王娜和汪萌淑叫来,好好的问问,如果说她们还想继续在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干下去,那么就肯定能够查出来是谁动了旅客的行李!”张叙斩钉截铁地道。

????“行,你和我一块去!这样日后说起来,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不是?”罗大军压低了声音道。

????张叙立时是心花怒放,他等得就是罗大军的这句话!有了这句话,只要查出来东西的下落,日后汇报的时候,以他和罗大军的关系,那肯定是会顺便提上一提,也不指望着能够得到多大的奖赏,能够让他顺利地过了重新上岗的这一坎,他就知足了。如今这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接手之后,员工的工资可是提了不少,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如今一月的薪水,比以前可是正经多了不少,差不多要翻了一番。要是降为了普通的职工,那收入可就要少不少呢。

????“那我可是要好好谢谢你了!”张叙感激地道。

????“行了,行了,我也是为了我好,要是你这老小子降成了普通职工,还不得天天变着花样想着办法到我家来噌酒喝,你嫂子现在年纪也大了,如今更是在更年期,这脾气吧,就有些古怪,你说要是哪天你来的不是时候,我不就两面受气了。所以啊,你还是自己挣钱喝酒去吧。”罗大军笑道。

????荣光仁和王娜此时还在办公室里忐忑不安地等着,等着罗大军回来。只是这越等心里越是没有底,罗大军送人怎么会送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说,他根本就不想再见自己,而直接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两人正心慌意乱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推了开来,只见罗大军和张叙两人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

????“站长,张主任!”荣光仁和王娜赶紧叫道。心里却是奇怪,张叙怎么也来了?

????罗大军和张叙都坐了下来,这才对荣光仁和王娜沉声道:“坐下吧!”荣光仁和王娜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

????“今天的事情,很令人愤怒!王娜,你现在知不知道错误了?”罗大军冷若冰霜地问道。

????“站长,我知道错了,我不应当那样的态度对待林助理。”两眼原本就有些红肿的王娜说话间眼泪就又下来了。

????“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张叙“啪”地一掉桌子,吓了屋里屋外诸多人。

????“张主任,我真的知错了!”王娜连忙站起身道,“我知道我当时的态度恶劣,语言尖刻,对旅客的态度不够端正,不尊重领导,还为难他们。但是我现在真的知错了!我愿意当众向他们赔礼道歉,听候站里的处分!”

????“哼!这话说得还像点样!说到底,就是你们都没有放端正自己的态度!你们是为人民服务,不是给人民当大爷,而且人民是花钱买你们的服务,你没资格和人家吊脸子!”罗大军阴沉着脸,愤愤地道,“如果说平日里,你们对于那些普通旅客们,稍稍有些礼貌,今天的事情都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王娜被他这番话说得垂头不语,眼泪就如同那珍珠项链上散落的珍珠一般,掉个不停。谁也没有想到,大老板和苏局长会悄无声息地来视察工作啊?以前那些领导们,哪一个下来视察工作,不是恨不能一个月前就通知下来,让各处的火车站里提前作好准备。

????“站长……”荣光仁站起身来陪笑道。

????“荣光仁,你闭嘴!现在是什么时候,谁批准你在上班期间长时间离开调度室的?”罗大军一拍桌案,怒吼道。

????荣光仁被他说得是一脸的羞愧,确实,身为调度室的主管,在上班时间是不能长时间离开调度室的,但是这事关自己妻子的前途,他又怎么可能在调度室里坐得住!

????“咳,罗站长,荣科长的心情大家可以理解吗,毕竟妻子犯了这么大的错误,他这个当丈夫的,怎么能不来看看。”张叙咳嗽了两声道。荣光仁感激地看了张叙一眼。

????“哼!”罗大军冷哼了一声,却不再说话了。

????“荣科长,事情的来龙去脉相信王娜同志已经给你们说过了,而她得罪的那几位,身份相信你也知道了吧?”张叙沉着脸道,“这一回,她可是给咱们站里捅了大娄子了!你说,公司里本来就要裁减干部的数量,这下一步呢?会不会将那些不称职的员工都辞退掉呢?你们要记住,咱们现在已经不是旱涝保收的铁路局职工了,咱们是合资公司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职工,人家不养闲人!”

????荣光仁连连点头应是道:“是是是,张主任您说得对,王娜她就是扭不过这个劲来。总觉得自己还是铁路局的职工。心态没有调整好,给站长和主任你们惹麻烦了!”他也明白,张叙这可不是在信口雌黄地吓唬他。他自己平日里也分析研究过奉潼铁路的现状。那就是平川铁路运输公司肯定会对公司的人员进行大规模调整。作为一家合资的私营企业,它是绝对不能容忍这些员工们还像以前一样,三个工人的活恨不能安排个七八人去干的。否则的话,它每年从奉潼铁路上挣得钱,连它上缴给铁路局的租金都挣不回来!更不要说,它还明显地提高了奉潼铁路上这些铁路员工的薪水和福利。

????别说是私营企业了,就是国有企业,正常情况下,也不可能这样养大爷呢。

????“王娜,如果说你真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那很好。但是意识到了错误,也必须要进行处罚,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张叙的语气缓和了不少道,“哎,光仁啊,原本你的职位比我还要稳当,就算是竞争上岗,也没有谁争得过你。只是……”张叙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啊!”王娜不由得脸色大变,急声地问道,“张主任,您这是什么意思,连我家男人也要受牵连吗?”

????“啪!”罗大军一拍桌子道,“什么叫你家男人也要受牵连吗?你知不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整个公司都是人家的!咱们上上下下这些人,全是给人家打工的!人家林助理没说将你开除出去就已经是手下容情了,你还想要完全当这事没发生过吗?”

????荣光仁连忙一扯王娜,说实话,这个结果在他得知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王娜惹这么大的事,连罗大军恐怕日后都得吃排头,怎么可能轻飘飘地说几句就完了?国有企业都没有这美事,更不要说这是私人企业,人家是高高在上的老板,开除你根本不用通过什么党委会,人事科之类的,一句话而已。听罗大军的意思,不会将王娜开除出公司,这就已经是万幸了。

????夫妻两人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又是在铁路上干了一辈子,要是真被开除出公司,连个谋生的本事都没有。如今国家经济不景气,国有企业里大批的职工都要么待岗,每月拿可怜巴巴的一点钱,要么干脆就被厂子踢到社会上来。要真是那样子,可就惨了。

????“站长说得不错,这么大的错误,公司没开除你,就是留着情面呢。当然了,如果说你们想处罚的轻一些,也不是没有办法?”张叙轻声地道。

????“什么办法?”王娜如同落崖的人揪着了一棵小树一般急切地问道。

????张叙看了她几分钟,这才开口道:“旅客的东西是谁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