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三章 摘牌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九十三章 摘牌

????马敢可是大吃了一惊,虽然说陈忠说话声不大,后面的话他没听清楚,但是“林助理”三字却是听得明白。

????眼前的这个年轻女孩子也姓林?长得又那么像林莲?难道说,真的是林莲的妹子?她现在也是助理?是谁的助理?这一连串的问题接踵而至,令他这脑袋瓜子里有些昏乱。

????而且他知道,陈忠那可是方家长子长孙的贴身保镖,从方家在平川县里崛起时就是,那也是县里的传奇人物。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供销社车队队长变成了平川首富的保镖,据说每年的薪水数以十万计呢。不知道有多少自认为身手不错的年青人羡慕得简直都要发狂呢。陈忠出现在了这里,那岂不是说方少也可能在这里?一想到这里,马敢就觉得这血往上涌,脸色涨得通红,忍不住抬起头来四处地打量!

????“马敢,这一位是林蓉助理,是林莲的妹子,也是她的接班人。林助理,这是我当初培训过的保安队员,马敢。”陈忠给两人介绍了一下。林莲的接班人,那岂不是说她也是方少的助理?马敢这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他虽然只是个小小的保安队长,但是也明白,方明远的助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地位可是不在自己公司老总之下啊。他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做出来什么不合适的行为来。

????“你们忙,我出去了!”陈忠打了个招呼,人又挤了出去。

????“他是谁啊?”马敢身后的队员好奇地道,“教官?马头,你当过兵?”

????“少废话,那也是咱们公司的领导!当初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军训教官就是他!”马敢压低了声音道,“你们两个听了,这林助理也是咱公司的领导,一会听她的吩咐从事!”

????“她也是?这么年轻?”两人不由得为之咋舌道。两人看林蓉的年纪也不过就是二十出头,居然也是公司的领导,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了,与人家相比起来,自己这几个人混得那真是不入流了。

????“废话,咱们大老板更年轻!”马敢注意到林蓉的目光看向自己,连忙陪笑道,“林助理,您说这事怎么办?”

????林蓉看了看那已经是呆若木鸡的女人,有些厌恶地道:“马队长,任何权利与自由都是相对的。公民行使自由权必须在合法的基础上,不得用含有歧视性、侮辱性的言论来侵犯他人的权利。我认为,这家店铺的告示很不合适,你们把那牌子拆下来吧。”

????“是!你们两个,把牌子摘下来!”马敢心中大喜,这命令他喜欢,他早就看那牌子不顺眼了。为了这块破牌子,每周多生不少的事端。围观的人群们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就连两旁的店铺里的人,也纷纷涌了出来。

????“不许摘!”那女人尖叫道。

????“翠花,你们吵什么呢?”店门从里面打了开来,从店里走出来一个年青男子,一脸不耐烦地道,“马敢,你们就这样维持秩序的吗?还不赶紧把人赶开!”

????“老板,他们要拆咱们的牌子!”那女人尖叫道。

????“拆我的牌子?马敢,你好大的胆子!”那年青男子一怔,勃然大怒道,“我看你们谁敢拆我家的牌子?我到你们公司投诉你们去!”

????“王老板,对不住了,我们这也是奉公司领导的命令,认为你们店面门口的这块牌子,影响恶劣,所以要求我们给予拆除。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和我们领导说去。但是这牌子,一定得拆!”马敢笑呵呵地道。有了林蓉撑腰,他就没什么好怕了。他魏秘书再厉害,能比方少的助理还厉害吗?说话间,马敢带来的两人已经推开了翠花,一把将牌子揪了下来。街上立时掌声雷动,欢声一片。

????王哲只觉得自己这脸上简直是火辣辣的,就仿佛被人当众扇了几个耳光一样。“马敢!你!”

????“王老板,我正式通知你,类似这样内容的牌子不允许再挂上了,如果说我们再接到群众的举报,你们有歧视他人的行为,我们将考虑收回你的店面。”林蓉义正词严地道。

????王哲这才看到林蓉,先是一怔,才诧异地道:“你是谁啊?这公司里的领导我都认识,没见过你啊!”

????“我是谁你不用管,反正你只需要知道,我有管理这里的权利就行了。如果说有什么不满的话,欢迎你向县政府相关部门投诉!”林蓉拉着李雨欣和卢明秀扭头就走,懒得再和他费半句话。马敢他们拿着牌子也跟着挤了出去。围观的人群们一连串地叫好。

????在平川古城里,同样也建有一座三层的方家酒楼,不过这座方家酒楼从外表看,完全就是过去的那种木制酒楼,楼里的摆设,桌椅板凳也是完全按照过去的样式,就连服务员都是一身过去店小二的打扮。这样别出心裁的服务,自然是吸引了诸多人的关注。不仅仅是那些游客们,就连平川县里的人,有时候都会到这里来用餐,体验一下。

????魏伯达,此时正和几名来自天汉市的商人,在三楼的包厢里聚饮。

????“魏秘书,刘县长的意思,我们当然是明白!为平川县的经济发展贡献力量,也是我们这些人应尽的责任。但是问题是,如今这平川县里,各行各业里,都由本地人把持着,少有的那么几个开放行业,竞争也是极其激烈。我们要是冒失地进行投资,这投资损失倒是小事,丢了刘县长和魏秘书你的面子却是大事!肯定届时会有那别有用心的人拿这个来说事!”坐在魏伯达身边的中年胖子端着酒杯道。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

????魏伯达心中冷笑,这些天汉市的商人们,说得好听,其实是不愿意进入那些竞争激烈,自然利润也较少的行业中去。而是想像在天汉市那样,官商勾结,做一些一本万利。最好是政府当冤大头的买卖。可是他和刘峙来到平川还不过四个月,充其量也就是刚刚立稳脚根,要想有这样的买卖,又岂是那么容易。

????更何况,如今的平川县,是李东星的天下,他在党委、政府里的威信已经无人能够动摇。就连比刘峙早来了三年多的吕梁,都动摇不了。刘峙又哪能那么容易地从李东星的手中夺食!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魏伯达明白,刘峙这一次调到平川县来,就是为了蹭取胜利成果。经过奉元市这几年的软硬兼施,省里基本上已经同意了,将平川县由潍南市的辖下,改为奉元市的辖下。

????从一个地级市下的县,变成省城的一个县,甚至于是一个区,那对于平川县的这些领导们来说,无异于在仕途上迈了一大步!而且一旦平川县并入奉元,像李东星和吕梁,在一年内,基本上都会再高升一步,届时,平川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这两个职位,至少有一个会落到刘峙的手里,这无疑又是刘峙仕途上的一次胜利。所以在这个时候,刘峙也绝对不会允许平川县里出现什么大的动荡。

????至于为什么将这些天汉市的商人邀请来,那不过是刘峙希望在招商引资上显现出几分成果,从而加重自己在县里的话语权而已。

????“那么米老板的意思是?”魏伯达笑道,“看上了平川县的哪一行哪一业了?”

????米胖子哈哈一笑道:“魏秘书,我知道,刘县长和你刚到平川,不希望和本地的势力产生大的摩擦。所以我们也不难为领导,提什么过份的要求。我们这几天在平川县转了个遍,我们觉得目前有一个行当,倒是可以做一做。而且和平川的本地人也没有什么冲突。他们自己不做,难不成还不准别人做吗?是不是这个理。”

????“嗯?有这样的行当吗?”魏伯达好奇地道。

????“有!出租车业!”米胖子一笑道。

????“出租车业?”魏伯达沉吟了片刻,确实来平川县这么久了,街道上确实是没有看到正规的出租车!

????“魏秘书,我们都调查过了,平川县城原本不大,也就是近几年里才迅速扩张。而原先县里经济落后,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难成气候,所以县里的居民们也没有什么迫切的打车需求。到了九三年,随着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涌入,加上县城也明显扩大,这街上才多了一些三轮车和拉人的面包车。根本没有正规的出租车业。”另一个瘦高挑的中年人笑道。

????“要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试试!”魏伯达不由得有些心动,既然平川县原本没有正规的出租车业,那么刘峙打着引入外资,规范平川的出租车行业的旗号,倒不是不能做。

????“不过,你们觉得如今的平川县人,负担得起打车的费用吗?”魏伯达问道。

????“平川县人付不起,但是在这里的那些外地商人们可是付得起!”米胖子大笑道,“而且我们也会把握住投资规模,一开始不会铺太大的摊子。与这个相比起来,我觉得打击那些黑车才是关键,而这一块就需要魏秘书你的帮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