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五章 潜在的敌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九十五章 潜在的敌人

????王雪娇人如其名,不但有着一身欺霜赛雪的肌肤,还有着娇小玲珑却又曲线分明的美妙身材,再加上一张俏丽的瓜子脸,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平川县里的男性为之沉醉。

????在奉元上的大学的她,由于没能满足系领导“单独谈心”的要求,最终没有能够留在奉元,就连潍南市都没能进去,被发回了平川县里就业,在县供销社当一个小干部。然后第二年,就与前县财政局局长的二儿子结了婚。

????结果婚后的第三年,就因为老公有了第三者,气得王雪娇当即和他离了婚,公公为了堵她的嘴,将两人的大部分财产都划到了王雪娇的名下。离婚后的她,在单位里不知道受过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不过碍于这位前公公的面子,倒是也没有人敢光明正大的为难她,当然了嘴头上占点便宜却是难免的。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她离婚后的第二年年底,这位前公公在去市里办事的路上出了车祸,从此半身不遂,自然也就从岗位上退了下来。从此,王雪娇的麻烦就来了。供销社的领导,还有上面的主管领导,以及其他方方面面的男人,一个个都将她视为了一块鲜美的肥肉,谁都想上来咬上一口。

????今天有这位领导请她喝茶,明天有那位领导请她吃饭,后来又有领导找她谈心,一个个接踵而来,各种理由是层出不穷,王雪娇咬着牙一个个都拒绝了。然而麻烦也就跟着而来了。

????先是她被单位调到了无关紧要的岗位上去,接着她的哥哥嫂子,她的父母也被单位刁难,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是苦不堪言。就在王雪娇实在是支撑不下去的时候,魏伯达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且居然还是新调来的刘峙副县长的秘书!

????于是王雪娇在魏伯达的攻势下,根本毫无抵抗地就沦陷了,成为了魏伯达在平川县的情人。有了魏伯达这一块护身符,原先的那些领导们一个个又如同哈巴狗一样上门来献媚讨好了,工作岗位也调整了,她的哥哥嫂子,她的父母也恢复正常待遇了,而且还给了不少的补偿。

????当然了,这样的结果并不是王雪娇感到满意的,但是魏伯达也说了,刘峙初来平川,根基未稳,帮王雪娇摆脱困境不难,但是要真正整治这些领导,却得等刘峙在平川县里站稳了脚跟,魏伯达才能有足够的影响力帮她完成。王雪娇一想也有道理,也就暂且放下了这事。但是经历过了这一番折磨后,王雪娇觉得,自家人要么在官场上,要么在商场上,必须要有点成绩,否则的话,若是魏伯达再有个三心二意,或者说有朝一日他调出平川县的话,日后王家在平川县里仍然是不得安宁。王雪娇对曾经的经历过的日子已经受够了!

????所以当平川古城开始招商的时候,王雪娇就求着魏伯达出面,帮着哥哥王哲租下了这么一块店面,让他雇了两名店员来做生意。反正王哲的单位,如今对他的管理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王哲在单位也是无所事事,经常能抽出时间来去照看店面。

????这几个月下来,由于平川古城的人气见旺,他哥哥店面所在的位置又好,这收入明显地见涨。前两天,她嫂子见面时还唉声叹气,后悔当初没能狠下心来,就是借钱也要再租一个店面。

????王雪娇算了算,如果说按照这几月来的平均收入,那么只需要一年时间,店面的投资就可以全部收回,从明年三四月份起,那挣得可就全是赚的了。王雪娇还很高兴,也琢磨着怎么样和魏伯达说,让他出面帮着再租赁下一个店面来。

????谁也没有想到,刚才王哲突然打来电话,说是自家店面的牌子今天下午被古城的管理人员当众给强行地摘了,而且那些人还蛮不讲理地说了,要是再挂牌子,就要收回店面。王雪娇一听就怒了,立即给魏伯达打电话。

????“嗯?你说的什么牌子?怎么一回事?”魏伯达诧异地道。按道理说,这不应当啊,当初王哲拿下这家店铺,他也是从中出了力的,这一点虽然说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古城的管理层大多都知道。若是王哲经营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犯不上当众这样做吧。这不是扫自己的脸面吗?

????“当然是店面的招牌了!”王哲语焉不详,王雪娇也就想当然地认为了。

????“伯达啊,他们还威胁我哥哥,主是再要挂招牌,就要收回店面。他们也太欺负人了吧,我哥哥租金都交了一年了,他们凭什么撕毁合同,将店铺收回去啊。”王雪娇娇声地道,“你可得为我们老王家主持公道啊!”

????王雪娇的声音原本就又娇又媚,如今刻意为之,听在魏伯达的耳朵里,那就更是娇滴滴的,令他半边身子都为之酥麻了。

????“好好好,这事我会记得的!”若不是在饭店里,魏伯达肯定是要调笑王雪娇几句,但是现在他看着柜台后面的酒楼服务人员,也只能是强自压下心头的欲火,

????挂了电话的魏伯达并没有立即回包厢,而是掏出烟来点着了,在楼道里转了两圈。王哲这件事,可是透着几分蹊跷,古城的管理层,怎么会这点面子都不给自己呢?

????虽然说魏伯达也知道,平川古城的管理层,那都是方家的属下,以方家在秦西省的影响力来说,县级的干部,还真是不够看的。像李东星他们,若不是因为当初方家崛起时大家合作过的关系,今天他们想见到方家的核心人员,恐怕也不是件易事。刘峙的背景虽然强横,但是毕竟是刚来平川县,根基不稳,影响力自然是不能与方家相提并论。

????但是民不与官斗,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这些人至于做得这么绝情吗?更何况,方家难道说看不出来,以刘峙的背景和实力,来平川了,那日后就必然会接手县委书记或县长中的一职,这平川终究是方家起家的地方,他们就不怕日后刘峙给他们下拌子?

????魏伯达迟疑再三,终究还是没有打电话过去。

????就在魏伯达扭身向回走的时候,他看到三个女孩子从洗手间里转了出来,魏伯达不由得就是眼前一亮,年纪最大的少女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一张如清水芙蓉的俏脸,穿了一身职业装,更是显得她胸耸腰细腿长。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女孩子看起来更年轻,还带着几分学生的模样,虽然没有头一个那样令人感到惊艳,不过也都是少有的美人,哪一个都只在王雪娇之上,不在王雪娇之下。

????魏伯达不由暗叹了一声,这秦西省还真是出美女啊。

????魏伯达的目光一直目送着三女的背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那里是方家酒楼最高档的包厢,一旁情况下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真正有影响力的人物,或者说领导来吃饭,才会开启这个包厢。

????在刘峙上任的时候,李东星、吕梁等县领导就在城里的方家酒楼顶级包厢里款待过他,魏伯达虽然没资格上桌,但是也进去看了一眼。那包厢是里外的套间,外面可以摆下两桌,是供那些随行人员吃饭的所在,里面的面积虽然不亚于外间,但是却只会摆一桌,留下了大量的活动空间。

????魏伯达微微地皱了皱眉,看来今天这方家酒楼里还是有大人物在啊,不知道是县里的哪一位领导?不过这三个女人自已在政府和党委都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魏秘书长,您怎么这一出来,就不回去,难不成是生我们哥几个的气了?要是那样的话,我老米这就向您赔礼道歉来了!”米胖子此时也出现在了走廊中,左右看了几眼,发现了魏伯达,立即陪笑着走了过来。根本就无心吃饭的他们,在包厢里是左等魏伯达不回来,右等魏伯达不见影,这六人的心里不禁就嘀咕起来,担心魏伯达是借着电话的机会,甩手而去。

????几人想到这里,就有些慌张。要知道,他们垂涎平川县市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想要进入平川县市场,没有个引路人,想要垄断平川县的某个行业,那纯粹是痴心妄想、痴人说梦!

????虽然说魏伯达这要价狠了一些,但是几人都想知道,他到底是凭什么认为,一年之后,他们就能够大赚特赚了?做为一名商人,得知商机就在眼前,却把握不住,那无疑是最痛苦的了。

????魏伯达微微地一笑道:“米老板这可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不过是打完电话在这里抽根烟而已。”

????米胖子心里暗骂,像魏伯达这样“吃相”如此难看的人要是也能够算是君子的话,那么这世上恐怕也没有多少小人了。自己好歹还是拿着自己的血汗钱去挣钱,而这些官员们,却是吃着政府的用着政府的,还要从政府的身上赚钱。这样的东西,也配称君子!

????不过他心里骂归骂,这脸上却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笑眯眯地拉着魏伯达回到了包厢。

????“魏秘书,这是真的?”米胖子颤抖着声音问道,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模样。

????“当然是真的了,具体的时间表还没有发下来,但是一年以内,却是肯定要完成的。”魏伯达好整以暇地靠在了椅背上,看着米胖子等人道,“不知道诸位觉得,这个消息值不值得那百分之四十的公司股份啊?”

????“值得值的!”米胖子第一个连声地答道,“魏秘书的提议,我无条件地支持!”他的话音还未落,其余的人等已经不甘落后地齐声应着。谁都不是傻子,如果说真的如魏伯达所说的那样,在一年的时间里,平川县就会被划归奉元市直辖,那可是从天而降地送给了他们一块大馅饼了。这也就是说,一年之后,他们就有了在奉元市经营出租车业的资格!

????奉元市经营出租车业的资格,我的娘咧,那可不是天汉市,而是秦西省的核心,秦西省的省城啊!要是真的那样的话,天汉市里的那些同行们,还不得羡慕死自己啊!而有了进入奉元市经营的资格,那就意味着,他们名下的其他产业,也可以逐步进入奉元市的市场,而不会遭受到本地势力的过份打压,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啊!

????魏伯达心里暗暗冷笑,商人重利,果然是如此。刚才听自己要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时,还一个个就像死了老娘似的,如今又换成了这样的一副嘴脸,真是令人鄙夷!

????“这是真的!省里应当已经达成共识,就差找合适的机会宣布了!”苏爱军正色道。

????“潍南市那边怎么办?”方明远问道。奉元想将平川县吞了这事情他自然是早就知道了,但是潍南市那边一直都不乐意——这也很正常,不但辖区面积小了一大块,这gdp上的损失更是无法接受。没有了平川,潍南在整个省里的经济排名就要落下一大块!从原来的领头羊,搞不好就要变成小尾巴,这谁受得了!

????苏爱军嘿嘿地笑了两声道:“很好办,潍南市的市委书记、市长、市人大主席、还有几个关键的领导,省组织部许诺在两年以内会全部都提升了一级,然后省里组织部答应,届时省里不会下派干部,由潍南市目前的干部中选择人选向上递升!这样就没有阻力了!”

????方明远摇了摇头,彻底地无语了。这就是华夏特色的官场,官员们主政一方,不是为了造福一方,而是为了能够在有生之年爬到更高的位置上去。所以,只要能够升官,当地的利益是否会受到损害,那完全不会放在他们的心上。潍南市的那些领导们之前为什么不愿意,不就是担心平川划归奉元之后,潍南市的经济发展势头肯定会受到影响,影响到他们未来的仕途。省委组织部可以说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来个釜底抽薪,这一下子,官场上的阻力就小了很多,至于民众的反对,嘿嘿,那都是不明真相的群众!

????这要是在欧美国家,想要改变城市所属的地区,那就麻烦大了,搞不好还得来一次全民投票。

????不过这事对于潍南市来说,当然不是好事,但是对于平川来说,却并不是坏事。成为了奉元市直辖的县或区之后,平川县所能够获取的政治、经济资源将更加的可观,对于促进平川县的经济进一步地快速发展,无疑是有利的。

????“明远,那个刘峙,你要多留意一些。一旦平川县成为奉元直属的县或区之后,李东星和吕梁他们估计都会相继被调走,而接任他们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刘峙。”苏爱军郑重其事地道,“而刘峙这个人,由于出身的原因,作风一向比较强硬。而且我听说,他的手底下不那么干净!”

????作风比较强硬,不过是固执和相信暴力手段的一种婉转的说法。对于刘峙,方明远其实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一无所知。自从刘峙被从天汉市调过来,方明远就注意到了他。对于他在天汉市工作中的一些事情,也有所耳闻。刘峙在担任天汉市辖下的某个县的副县长时,当时辖区内的一家国有企业,因为半年多都没有发工资,工人们到县政府门前要说法的时候,刘峙是毫不留情地动用警察,强行将工人驱散,还抓捕了带头的七名工人,后来,这七名工人全部都被判以五年到十年的有期徒刑,罪名……好像是什么危害国家安全,扰乱社会治安。

????这不是放狗屁吗?工人们只不过是因为半年多都没有工资,无法生活下去,到县里要个说法,既没有冲击县政府,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这要是能够和危害国家安全、扰乱社会治安扯上边,那么这个国家也太脆弱了,脆弱到了连几十个讨薪的工人都可以危害它的安全。只是华夏这种狗屁案件多了,有些能够为人所知,有些甚至于就成为了法院里满是灰尘的档案。

????而且,苏爱军所不知道的是,这个刘峙,方明远在前世里也有印象,他是秦西省奉元市的常务副市长,在二零零九年的时候,被双规,据说贪污受贿的财产高达数千万元人民币。当然了,华夏人都明白,这数据没有意义,依照华夏的传统,八成至少是打了五折,没准还打一折甚至于更多呢。

????所以,不用苏爱军提醒,方明远也会明白,这个刘峙如果主政平川县的话,那么方家在这里,就不会像李东星主政时那么合作顺利了。如果说李东星只是希望改善自家的生活,给儿女们留一些资本的话,那么刘峙就是一只海中贪得无厌而又胃口出奇地好的大白鲨,对于他,方家必须要有所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