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九十七章 刘峙的小算盘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九十七章 刘峙的小算盘

????关仁平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像他们这样在体制里混了一辈子的人,对于政治方面的变化那是十分地敏感。刘峙在这个时候的出现,明眼人一看就都知道,这是来跟着升官拿政绩来了。

????虽然说关仁平他们可以完全不给刘峙面子,都已经退休的人了,又不是一个系统,刘峙他家的长辈手伸得再长,目前在铁道部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苏浣东的天下,所以就是想整他们几个老家伙,那些人也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但是关仁平却不得不考虑这样不留情面的处理,会不会为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引来刘峙的不满。

????毕竟关仁平他们看得很清楚,日后这平川县的县委书记或县长一职,总有一个要落到刘峙的手里,而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和方家毕竟是发家于平川县,要是和地方的领导搞不好关系,虽然以方家如今的势力,倒也不用怕刘峙,但是对方要是搞些不入流的小动作什么的,终究是个麻烦事。这有的时候,恶心人比动手还要令人讨厌。所以,关仁平才会来就这么一件小事询问方明远的意思——只有明白方明远对待刘峙的态度,他们才好把握自己的分寸。毕竟他们是来帮方明远的,而不是给他生事的!

????方明远却是心里有些别扭,这刘峙来的时间不长,手伸得可是不短,这还有多少自己没有关注的地方,是不是也有他塞进来的人?瞧瞧他这些人的素质,一个开店的却挂着国人不得入内的牌子,另一个居然还偷东西!实是令人感到丢脸!

????“方明远回来了?”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的刘峙一边看着文件,一边随口地问道。今年才二十七岁的他,显得有些文质彬彬,若不是知道内情的人,谁也想不到,他的爷爷居然曾经是军中的重要领导。而且,目前刘家还有四人在共和国的军中服役。

????“回来了!”魏伯达微躬着身子,毕恭毕敬地道。他原本只是平汉市政府里的一名普通科员,虽然是在奉元读了大学,但是大学毕业分配回平汉市的时候,由于没有背景,没有强力的后台,所以也只是个有着副科待遇的普通科员。正是因为刘峙对他的赏识,才让他在平汉市里获得了升迁的机会,能够在同事和家人面前扬眉吐气。“昨天,他陪同奉元市教育局局长苏爱军坐火车抵达的平川,然后前往的平川古城。今天上午又招集了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高层,现在应当是在开会!”

????刘峙的目光在文件上稍稍停顿了片刻,方明远,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父母和爷爷都是高官的他,自然比起同龄人来,有着更多的消息来源。这个方明远,可以说,是近几年来,小辈中最受高层关注的一个。不仅仅是因为他向国家贡献了一座储量惊人的金矿,也因为他在商业上的天赋相当地惊人。

????短短的不到十年的时光,原本只不过是秦西压延设备厂普通工人家庭的方家,如今已经是秦西省里有名的私营企业主,家产数以亿计。而且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方家的崛起过程中,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违法违规的事情发生,更没有偷税漏税的情况发生。反倒是在缴税之余大力地支撑当地政府工作,解决了不少警属和烈属的就业难题。这令他们在民众中的口碑甚好。而且方家名下的产业,与香港和日本的资本往来密切,据说,在方明远的名下,还有日本公司的股份,这更是令不少政府高层对他青眼有加。居然在前年,还允许他在沿海地区建设了一座大规模的炼油厂,打破了华夏华石油、华石化和华海油三分天下的格局。虽然说,炼油厂的原料供给以及成品销售都不在国内,但是这仍然是令人眼红之极。

????而他的发家之地——平川,更是在方家崛起的过程中,得到极大的好处。一举成为了秦西省境内,经济发展最为迅猛的县。方家的产业,如今已经成为了平川县财政所得的支柱,每年约有三分之一强的财政收入都是来源于方家名下产业的税收。如果说再算上那些与方家关系密切的几家私营企业的税收,总税款已经接近平川县财政收入的二分之一!

????这样的数字,可以证明方家在平川县里的影响力是绝对不容忽视的。而且直到今天,仍然有很多平川县的居民们念念不忘当年全国商品大涨价的时候,家乐福超市为了平息平川县的物价飚升所做出的努力。平川县里的大部分居民,正是托家乐福超市的福,才没有在那一场风潮中财产大幅度地缩水。与其他地方的那些财产缩水超过一半的人相比起来,他们可是不折不扣的幸运儿。

????刘峙这一次前来平川,也正如很多人猜出的那样,就是借着平川县要划归奉元市的机会,一来借势提拔,二来给自己的履历增光。如今华夏的高层们,越来越重视有发展经济能力的干部,刘峙要是能够在平川县呆个三两年,再当一任主官,对于他日后的仕途发展,有着难以估量的推动作用。当然了,如果说能够和方家成为近密的盟友,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如今在京城里,与方家有着合作关系的几家,这几年来都是赚得盆满钵满,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财富的来源正当,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不像倒卖批文、倒腾土地、或者说官商勾结地拿政府定单之类的行为,虽然大家都不说什么,但是暗地里,得到高层的评价却是不高。

????“听说你的朋友在古城里开的店被人摘牌了?”刘峙淡淡地道。

????魏伯达立时打了一个激零,连忙道:“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事情虽然对方做得有些过激,但是他也有不对的地方,所以我已经批评过他了,要他日后不得再挂类似内容的牌子。”昨晚上他就打电话打听过了,费了不少的功夫,才从古城那边得知,下令摘牌子的人并不是古城的管理层,而是方明远的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