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六章 风雨飘摇中的秦西压延设备厂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零六章 风雨飘摇中的秦西压延设备厂

????对于赵绪安的求助,方明远是早有所料,如今的华夏官场,要么有背景有后台,要么就得有政绩,这位子才能坐得稳,才得升得快。赵绪安如果说还想再上一步,那么与方家紧密合作,无疑是最方便也是最实际的选择。况且,姑夫前两天已经点头答应回平川县任职,这其中亦有赵绪安的功劳。

????不过方明远也没有想到,赵绪安居然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也要高升了,不但要成为了奉元市的副市长,而且还是主管招商引资和工商业发展方面工作,这对于方明远来说,也是个惊喜。

????果然不出赵绪安所料,两人间的谈话并没有过多久,李东星和吕梁就赶了过来。不过好在赵绪安与方明远已经就诸多事宜达成了协议。方家会尽最大努力帮助赵绪安在奉元市里站稳脚跟,而赵绪安也会在方家需要的地方投桃报李,好在双方都知道对方的底细,这样的合作既不损害国家和民众的利益,又对双方有利,自然是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有了赵绪安这个未来的副市长,再加上已经高升为市政府副秘书长的马永福和省纪委***兼警察厅厅长的杨均义,至少在秦西省的高层中的三驾马车已经形成。倒不是说方家这些年来,没能再交好秦西省的其他官员,而是这三人都是比较知根知底,大家互惠互利地合作了多年,而且他们的要求也并没有达到方明远的底线。相信随着日后李东星和吕梁进入奉元市官场,方家对于秦西省的政界,影响力还会进一步地增强。这也算是多年的心血培养,终于到了初见成果的时候。

????赵绪安毕竟事务繁多,能够抽出半天多的时间来平川一趟,就已经是极限了,所以下午三点来钟,就告辞返回离山。李东星、吕梁和方明远一齐将他送出了平川古城,目送着他的小车远去。

????李东星和吕梁也是心情大好,眼看着平川县的归属就要确定,他们也要成为奉元市的干部时,与赵绪安这个奉元市里的区委***谈笑尽欢,这也算是为他们日后在奉元市官场上结交下一个朋友,对于他们日后融入奉元官场,大有好处。

????赵绪安来访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刘峙的耳朵里,刘峙不由得对这方家又多了几分忌惮。刘峙家在秦西省高层也是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在昨天,他才刚刚收到消息,十一前后,赵绪安会高升为奉元市的副市长,赵绪安今天就来拜访方家,这其中的意味,他自然是明白。所以,怎么样与方家结盟,也是他现在最头痛的事情。

????“铃……”铃声响起的并不是他办公桌上的电话,而是他放在抽屉里的大哥大。能够知道这个号码的人,都是刘峙的好友亲属。

????“喂,啊,是我,你们已经到奉元机场了?好好好,怎么着?立即就过来?”刘峙喜笑颜开地道,这是他在京城里的一些朋友,听说他如今也是一县之长了,非要到平川县来看看。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人重重地敲了两声,接着魏伯达出现在了大门外,略有几分惊惶地道:“老板,不好了,秦西压延设备厂炼钢车间里出事了,有职工死亡!”

????刘峙当时脑袋就是“嗡!”的一声,作为县里的常务副县长,这工业生产一块也是他主管的,而秦西压延设备厂又是目前平川县里最大的国有企业,虽然说这几年来一直不景气,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做为一家拥有着数千名在职的工人,以及完整的制造工艺,能够生产大型设备的厂家,秦西压延设备厂在平川县里仍然是当之无愧的国企老大。

????刘峙自从接手平川县副县长一职以来,不是没有对秦西压延设备厂动过念头,如果说能够让秦西压延设备厂从此扭亏增盈,走上发展的道路,其影响可以说丝毫不逊色于方明远重造古城。

????但是刘峙越是了解秦西压延设备厂,就越是发现,想要让秦西压延设备厂扭亏为盈,这难度之大,就是他这个副县长也承担不起啊。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负担实在是太重了,几乎与在职员工数量相当的退休职工,每年所领取的退休费用就是一笔十分惊人的数目。而且厂子里的设备老化,工艺陈旧,工人人浮于事,小偷小摸的事情屡教不改。

????唯一一个还算是不错的车间,结果一打听,却已经被人承包了,还是方明远的父亲!

????虽然说刘峙有些不理解,做为方家第二代的老大,方胜为什么还要混迹在秦西压延设备厂里,按理说,他就是到家乐福超市里当个干拿钱的副总,也没有谁会指手划脚的说什么不对,可是他偏偏就呆在了海庄镇,还在秦西压延设备厂里当工人。

????“啊,你们自己过来吧,我到时候安排人在县政府接你们。我这里出了点事情,要马上处理。啊,啊,回头见。”刘峙不动声色地按下了电话,这才对魏伯达道,“慌什么慌,事情都已经出了,你再慌也改变不了结果!只会搅得人心惶惶。”魏伯达垂着头唯唯诺诺地应着。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伤亡多少人?”刘峙站起身来,向办公室外面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主管领导也得到现场去露个面。

????事情倒是很简单,秦西压延设备厂的炼钢车间,有一炉钢水出炉,但是天车在吊炉子倒钢水的时候,出现了失误,结果一炉钢水倾泄而出,将当时在场的车间工人,当场就烧死了十一人,还有三人由于是在炉子的另一边,又跑得及时,所以只是受了一点轻伤。经济损失情况,还在统计中。

????“十一人?”刘峙嘴角抽了一下,这可算得上是一场大事故了。虽然说,秦西压延设备厂是省属企业,但是毕竟在平川县的这一亩三分地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平川县的这些领导们,多多少少也会受到影响。

????“让相关部门的领导们立即一齐前去秦西压延设备厂现场办公,李***和吕县长知道了吗?”

????“已经通知了,他们应当也会赶赴现场吧?”魏伯达轻声地道。

????刘峙急促的脚步略微缓了缓,说实话,既然李东星和吕梁都去了,自己去不去的又有什么差别,到那里听他们指手划脚吗?但是身为常务副县长的他,如果说不出现在现场,日后又肯定会有人嚼舌头。

????其实赶往海庄镇的人并不仅仅是李南星和吕梁,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他们两人还未离开平川古城,所以方明远也就知道了这一消息,震惊之余,方明远决定与他们一起去海庄镇。

????与李南星和吕梁的桑塔纳相比起来,方明远的奔驰不仅稳,而且速度也快,路上汇合了平川县警察局紧急派出的警车,也不等平川县里的其他人,风驰电掣般地赶往秦西压延设备厂。

????到了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厂大门口,得到了消息的秦西压延设备厂的领导们自然是赶忙迎接了出来,李南星和吕梁下了车,方明远却并没有跟着去,而是等他们都进去了,这才带着陈忠和林蓉来到了热处理车间的办公室。

????紧锁眉头的方胜和白萍看到儿子,自然是有些奇怪,方明远虽然在暑期回到了平川县,但是他却并没怎么回海庄,一般都是晚上方胜夫妻下了班,再回平川县里与他团聚。

????“妈,你这是怎么了?”方明远一进门就注意到白萍的两眼发红。

????“唉,你妈的徒弟,就是你小时候常来咱家的小王阿姨,今天的事故中走了!”方胜长叹了一口气道。

????“啊?”方明远吃了一惊。方胜说的小王阿姨,他多多少少地还有点印象。难怪老妈两眼发红,显然是刚刚哭过。

????经过方胜的描述,方明远才知道,这一场事故的详情。在吊钢水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天车上的挂铁勾的绳索突然断了,这一下子盛满了刚出炉钢水的钢包立时就倾斜了,接着就拍了下来,不但砸烂了底下的车,还将大量钢水流了出来,由于事发突然,底下正准备工作的工人们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被滚烫的钢水淹没了。

????至于这位小王阿姨,就更是倒霉,身为天车工的她,原本并没有什么致命的危险,但是也许是吓坏了,她就想从天车上跳到旁边的平台上,按理说,这并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忙***错的她,忘记了自己违反了操作规程,穿的是高跟鞋上得天车。结果在跳的时候,由于鞋跟挂在了楼梯上,人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摔了下去……

????“你也不要哭了,小王……唉,倒也算是没有受什么罪!”方胜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位小王阿姨,直接就摔在了车间里堆放在一起的耐火砖上,当时就摔晕了过去,接着已经有些冷却的钢水才漫了过来,与其他人相比起来,她的尸骨倒还算是完整,只是整个人已经不成模样了。

????方明远听完后,也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小王阿姨要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今年最多也就三十岁,这一过世,家里人得多么伤心。

????“我就知道,这厂子里早晚得出事!”白萍的眼圈又红了。

????方明远无语地点了点头,这很显然,是一场事故,虽然说现在就下结论并不妥当,但是十有***是对设备的检修不够,日积月累下来,一朝爆发出来,才引出了这样的后果。这个小王阿姨,如果说不是穿得高跟鞋,而是按照工厂要求,穿平底鞋,也不至于从空中摔下来。方明远对炼钢车间里的那个平台还有些印象,别说正常的成年人了,十几岁的孩子从楼梯上蹦过去都没有问题。这显然是因为违反天车的操作规程了。

????“好了,好了!”方胜递过去一块手帕,无奈地道,“哭也解决不了问题,还是想想怎么样帮小王家里一把吧。唉,这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秦西压延设备厂这几年来的效益一直不好,厂职工的工资都不能足额的下发,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对厂子而言,还是对这些遇难的职工们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你说,把小王的爱人调到咱们车间来,怎么样?”白萍道。如今的秦西压延设备厂里,除了那些有油水的部门还有厂领导之外,职工工资拿得最多的车间就非方胜他们车间莫属了。

????“不行!”方胜还没有回答,方明远已经一口否决了。老爸当初承包这里的时候,非说什么不用儿子的钱,是和厂子里的几位老同事大家凑钱交得承包费,虽然说因为方家交得最多,也是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车间的那些活大多都是因为那些厂家看在方家的面子上,才给的,所以才让方胜当了头。虽然说这些年下来,方胜自己名下的财产也早就是以千万计了,但是他却并没有将那些老同事的份子挤出去。而这个例子一开,不管是大家是否会因此而心中不满,还是大家纷纷依葫芦画瓢,对于方胜来说,都不是件好事情。

????“可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家就这样受苦吧?”白萍与心不忍的道。

????“妈,帮助人的方法有千千种,你干吗非要挑最麻烦,也是最容易出事端的一种。”方明远苦笑道。不错,小王阿姨是母亲的徒弟,但是秦西压延设备厂就这么大,父母在这里工作也有二十年了,过世的这些人,七拐八弯地都能拉上关系,到时候还能全部安置不成?而你安置这个,不安置那个,日后就是麻烦。不患寡而患不均吗。

????“那这事就交给你了,你一定得给我办得妥当了!”白萍理直气壮地道,“不管怎么说,当初小王阿姨还替我看过小时候的你呢!”

????“啊?”方明远不由得傻了眼,老妈这也太能抓壮丁了吧,自己不过是否决了她不切实际的想法,怎么这事就推到了自己的头上。

????方胜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道:“明远啊,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妥善解决这件事。”

????方明远彻底地无语了,这两位该不是早就串通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