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零八章 时间紧迫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零八章 时间紧迫

????方明远是真的对秦西压延设备厂一点都不感兴趣了吗?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从现实来说,确实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厂区、设备、生产工艺,都已经落后了,不要说和国际水平相比了,就是和国内的同类型厂家相比起来,它也是明显地落后了。真正有价值的,其实也就余下那些干了十几年、几十年的老工人们了。但是在如今的华夏,人又是最不值钱的,大量的国企工人面临着下岗再就业问题,而秦西省又是一个工业大省,也是一个军工企业的大省,这熟练工人,说难听了,是一抓一大把,方明远若是想要招工的话,根本就不用在普通工人这一块费什么心思。

????但是秦西压延设备厂对于方明远来说,却有着完全不同地意义。方家的一、二代人里,除了二叔之外,其余的人都可以说是从秦西压延设备厂走出来的,在厂子里,有着他们的前同事、朋友和诸多的回忆。虽然父母和爷爷都没有怎么提到过,但是方明远知道,对于秦西压延设备厂,他们有着深深的感情。

????收购秦西压延设备厂,一方面可以满足爷爷和父母他们的感情,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踏入华夏的钢铁产业,这就是方明远最初的目地。至于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厂区、设备、生产工艺先不先进,那都不重要。但是这话却只能藏匿在心里,而不能对外来说,华夏官场上的很多人,嘿嘿,送他们“天高三尺”的匾是一点点都不过份的。

????方明远要是敢承认自己对秦西压延设备厂很有兴趣的话,一个濒临破产的厂子,他们也敢要你出个几亿元当冤大头来。当然了,方明远要是像那些官二代、官三代一样贪婪,也可以一分钱不花地得到秦西压延设备厂。当然了,这样做日后隐患不小,也是方明远不屑那样做的。

????李东星和吕梁从中说了几句,方明远也应顺台阶表示听听省机械工业厅的意见。

????省机械工业厅的意思很长,又很短,很长是指他们居然出了一份转让股份的协议草稿,足有七八篇。很短是指,其核心意思就是省机械工业厅打算出让秦西压延设备厂最多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而这些股份,省机械工业厅的开价,是一亿一千万元人民币!

????说实话,当时方明远差点给气乐了!这也不知道是省机械工业厅哪一位领导的授意,还真拿秦西压延设备厂当一块香饽饽了,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就值一亿一千万元人民币的话,那岂不是说,在他们的眼中,秦西压延设备厂至少要值二亿元人民币?两亿元人民币,秦西压延设备厂如今砸锅卖铁值不值这钱的十分之一,都不好说!

????李东星和吕梁当时也傻了,他们也没有想到,省机械工业厅居然会拿出这样操蛋的合作草案来。虽然说,两位对于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详细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毕竟那是省属的企业,但是对于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大概情况,两人在平川工作多年,这也是多少知道一些的。秦西压延设备厂的经济效益一直不好,从八十年代末期就一直亏损,虽然说近几年里,略略有些起色,但是那也不是因为秦西压延设备厂自身的因素,而是由于平川县大环境的改善。这样的一家企业的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居然敢张口要一亿一千万元人民币,他们只能说,机械工业厅的那帮子领导脑袋被驴亲了!

????方家有钱不假,但是为了这样的一个厂子,花一亿元人民币拿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这算什么?拿方家当冤大头吗?早知道是省机械工业厅的合作草案是这个样子,他们才不管呢。

????吴强旭看出来李东星和吕梁这脸色有些不正,他也觉得以秦西压延设备厂目前的情况,别说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卖一亿元人民币了,就是把整个厂子都卖了,要是能拿回一亿元人民币,那都要谢天谢地了。可是这是省机械工业厅党委***梅原泽的意思,方家租赁奉潼铁路的使用权,每年上缴给奉元铁路局一亿多元的使用费,这在秦西省高层里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奉潼铁路在奉元铁路局近十年里的,就没有赚过一分钱,总是得由铁路局给予补贴。

????所以,梅原泽就认为,既然方家一直都在试图收购秦西压延设备厂,那么就将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股份让给他们一些也没有什么,改革开放政策实施了这么多年了,私营企业并购国有企业在东南沿海地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既然秦西压延设备厂是烂泥扶不上墙,眼看着资不抵债,那么转让给方家,收回一笔资金,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看在方家给奉元铁路局那样优厚的条件上,梅原泽认为,既然方家对这秦西压延设备厂如此有兴趣,那么不妨开个高价,这样的话,也是一笔拿得出手的政绩。而且考虑到方家名下产业少有不挣钱的,梅原泽觉得全盘转让秦西压延设备厂给方家,也不妥当,万一日后秦西压延设备厂凤凰涅盘起死回生了,自己岂不是就再没好处可拿了?这样左删右改的,最后就成了如今的这个结果。

????“吴处长,我有几个问题,希望吴处长能够如实地回答。”方明远放下了手中的草案,正色道,“秦西压延设备厂如今资产多少,估且不提了,但是它的负债是多少?如果说我买了这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这债务我还需要承担吗?”

????吴强旭迟疑了一下道:“具体的债务数额,我也并不清楚,但是方家如果成为了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股东,厂子的债务自然也是要按比例分担的。”其实他心里很清楚,秦西压延设备厂据说上一年的债务就已经高达四千万元,今年肯定是只会涨不会跌的。

????“那么入股之后,厂子的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这些职位如何分配?厂子原党委的成员怎么办?”方明远接着追问道。秦西压延设备厂之所以沦落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厂子的原党委成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不但频频插手秦西压延设备厂的经营活动,而且大肆扩大党委成员。秦西压延设备厂光党委部门的员工就足有二百三十余个占到总职工人数的百分之七八,如果说再算上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厂内科室职工,这个数字就达到了总职工人数的近百分之十七八,也就是说,有将近五分之一的职工都是非一线职工,纯坐办公室的。

????“方少,厂党委成员当然是要保留的,你不要忘记了,这还是国有企业,党委的领导是必不可少的!”吴强旭皱着眉头道,“厂里的副厂长可以由你方推荐一人担任。”

????方明远这一回是真气得都懒得再说什么了,省机械工业厅真当方家是冤大头啊,跑这里狮子大开口来了。出资一亿一千万买一座可能已经是资不抵债的工厂,还只能拿到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还要负担厂子的债务,还要保留厂子的干部,就算派出一名副厂长,在党委***和厂长都不是自己人的情况下,在厂子里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既然是这样,吴处长、李***、吕县长,这件事我方家需要时间考虑考虑,如果说我们感兴趣的话,日后自然会再找省机械工业厅详谈。”方明远话声未落,在场的这些人就都明白了,方家这已经是婉转地拒绝了省机械工业厅的提议。

????吴强旭还想要再说什么,方明远已经完全不再给他机会,立即将话题转向了如何救济在这一次事故中伤亡的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职工家属上。

????送走了李东星一行人之后,方明远回到自己的书房,继续翻看着关于霍尔多科夫斯基的资料。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够在尤科斯基石油公司转让中获取最大的利益。

????如今的俄罗斯政府,可以说是负债累累,财政赤字不断地攀升,叶利钦和盖达尔领导下的俄罗斯政府,为了改变这一困境,将会实施经济私有化。也就是由国家以石油和冶金企业的国有股份作抵押,向俄罗斯的私有银行贷款。这无疑为俄新兴财阀的原始资本积累提供了天赐良机。因为在在股权转让中,国有股份以远远低于实际价值卖出。

????比如说,像霍尔多科夫斯基控制的梅纳捷普银行,就以三亿多美元的低价购买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近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而到了二年后,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市值骤升到近百亿美元,霍尔多科夫斯基一夜暴富。

????与他情况类似的还有在俄私有化中,通过非法手段侵吞国有资产的少数暴发户,他们后来形成垄断俄经济命脉的八大财阀。他们基本上控制了国家的油气、动力、冶金企业和金融业。成为世界新兴的富豪。

????“今年是九三年,如果说我没有记错的话,霍尔多科夫斯基的被捕应当是在二零零四年或零五年,也就是说,差不多十年的时间。”方明远一边在纸上写写划划,一边心中盘算着。

????当时俄罗斯政府是以“欺诈侵害财产权;恶意违背法庭命令;个人逃税;以及同谋偷窃国家财产”等罪名判决霍尔多科夫斯基入狱八年,而到了二零一零年,也就是方明远过世前,俄罗斯又传来了消息,说是俄罗斯法院打算以“偷窃原油和犯罪渠道洗钱”为名,追加霍尔多科夫斯基刑期八年,这也就是说霍尔多科夫斯基顺利出狱也要到他近六十岁的时候。而普京在那个时候,不但连任了总统,还当了至少一任总理了。

????其实,这些罪名只不过是给世人看的。霍尔多科夫斯基入狱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在于他在挑战普京的权威。他没有意识到,普京与叶利钦的执政是完全不同的。

????据说在克里姆林宫的一次茶会上。新上任的总统普京召集了俄罗斯一干寡头开会,在叶利钦时代,这些寡头实际上操纵国家大权,普京决定结束这一切。交易很简单,普京告诉他们,不要干预政治,政府就不会追究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私有化进程中中饱私囊。而霍尔多科夫斯基他们却根本没有搭理普京。普京为此而大感愤怒。

????后来,霍尔多科夫斯基又打算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转让给美国石油财团,通过交易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拥有的油井和基础设施等不动产变现,从境外获得巨额资金,从而成为在西方坐拥上亿现金的真正亿万富翁。

????这一行为更是激怒了普京,在普京看来,霍尔多科夫斯基的这一行为,卖掉的不是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股份,而是在卖掉俄罗斯。因为当时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产油量已经接近俄罗斯总产油量的三分之一,而俄罗斯政府当时之所以财政情况好转,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际原油价格的上涨,石油出口和石油工业的税收占到了俄罗斯政府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而很多专家都认为,在如今的年代里,能够支配达到百分之十的国家财政,那么它的影响力就足以幅射全国。

????所以在普京看来,卖掉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就意味着将国家的财政支配权转交到了外国公司手中,这样的话,掌握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美国财团就可以对俄政府施加压力的最强有力的杠杆。这不仅关系到普京改革的成败和普京政权的存亡,也关系到俄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所以倒霉的霍尔多科夫斯基同志,就只有锒铛入狱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后来也被分拆。

????方明远不认为自己可以逆天地改变普京日后执政俄罗斯,那么就只有在普京执政前尽最大可能抢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