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一十三章 美酒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一十三章 美酒

????这人与人的眼光,只能说是相差很大。一样的方明远,在霍尔多科夫斯基眼中和扎哈罗夫的眼中,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形象。

????虽然说,在俄罗斯人的眼中,方明远即便是穿得老成,也是显小,但是在霍尔多科夫斯基眼中,方明远的年龄、外表皆不是问题的关键,而在于方明远的谈吐和在交谈中所表现出来的身份地位。而在扎哈罗夫的眼中,他只看到了方明远的年龄特征。

????扎哈罗夫觉得麻生香月这是在敷衍他,即便是东方人显得年轻,方明远也不过是十四五岁罢了,十四五岁那还是未成年人,能有多么高贵的身份?最多是麻生香月的亲戚和小辈罢了。

????方明远虽然没有听懂他与麻生香月之间的交谈,但是却看出来,麻生香月对这个俄罗斯人的出现并不高兴。所以也只是伸手和他握了握道:“方明远!华夏人。”华夏人?扎哈罗夫这心里有些奇怪,麻生香月是日本人,这是他知道的。

????“哈哈,欢迎您来莫斯科,莫斯科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相信你一定能够在这里渡过一个美好的假期。可惜啊,您这个时候来,时间有些紧啊,我记得你们华夏的学校应当是在九月开学,这样短的时间里,您是无法充分领略到莫斯科的美丽的。哈哈,如果说您打算到莫斯科大学游玩的话,我可以充当一下您的临时导游。”扎哈罗夫打了个哈哈道。

????“谢谢!”方明远的回答平平淡淡简明扼要,令扎哈罗夫根本无法继续接口下去。

????扎哈罗夫目光一转,此时才注意到站在方明远身后不远的林蓉,脸上不禁露出了惊艳的模样。不过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真是讨厌!”看着扎哈罗夫远去的车影,林蓉轻声地道。

????“嗯,像只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还不能拍死他!”麻生香月深有同感地道。

????“什么身份?”方明远若有所思地道,一个莫斯科大学的助教,方明远可不相信他能够在麻生香月的面前这样的有底气。

????“按你们华夏的话说,半个***,他的父亲是莫斯科的副市长,他的母亲是俄罗斯铁路的高官,家里在莫斯科有不少的产业。”

????“官二代啊!”方明远立时就明白了。莫斯科的副市长,那就相当于京城的副市长,那确实算得上是俄罗斯的高官了。而且方家在俄罗斯购买的那么矿产资源,还有企业出口的商品,都得通过俄罗斯的西伯利亚铁路运往太平洋方向,确实是有些投鼠忌器。

????“香月姐,我看这个人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林蓉在麻生香月的耳边轻声地道。林莲与麻生香月的关系不错,林蓉是她的妹子,所以麻生香月一直以来,对林蓉也是关爱有加。

????麻生香月的俏脸微红地低声道:“他有意思关我什么事?你这丫头,眼睛倒是很尖。”

????“香月姐,你这些年来就没有想过找一个?”林蓉搂着她的肩膀,笑嘻嘻地道,“事业、家庭哪一个也不能少的。”麻生香月的年纪在林蓉看来也不小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和姐姐一样,两人从来都没有传出过和谁谈恋爱的消息。宇田光璃那倒是可以理解一些,毕竟林蓉在见识过香港和日本的那些疯狂的影迷和狗仔队后,自然明白,这影星不管是恋爱还是结婚都得慎重一些好。

????麻生香月偷偷看了方明远一眼,苦笑道:“我要真结了婚,按照我们日本的传统,就得回家相夫教子,这一摊子事谁来接手?”

????林蓉立时没了词,如今麻生香月可是方家在日本和俄罗斯产业的主要负责人,虽然说手头的现金比起以前来可是少了很多,都已经转到了林莲的手中,但是这些产业的价值却是极其可观的,也是方明远筹划中的重要原料产地,麻生香月要是退了下去,一时间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来接手。说到底还是方家崛起的速度太快,快到了根本来不及培养出足够的人才。

????“而且你觉得,适合我的男人就那么好找啊?所以啊,你就不用为***这份心了!”麻生香月低笑道,“倒是你有没有心上人啊,什么时候让姐姐给你看看,配不配得上我们的林家小公主!”

????林蓉的小脸立时就红晕满面,跺脚道:“香月姐,你怎么和我姐一样啊,动不动就把话题扯到我的身上来。”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的傍晚,霍尔多科夫斯基和丘达卡尔如约而至,在庄园的门口却看到了阿尔罗萨公司的尼古拉斯基。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霍尔多科夫斯基诧异地问道,昨天他和尼古拉斯基打电话的时候,尼古拉斯基还在雅库特共和国呢。

????“今天下午飞回来的,来给几位当个陪客。”尼古拉斯基笑呵呵地道,“顺便做点生意。”

????“是来做个生意,顺便当个陪客吧?”霍尔多科夫斯基笑道。

????尼古拉斯基耸耸肩道:“随便你怎么想了,反正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他这几年来在阿尔罗萨公司混得不错,虽然苏联政府倒了,但是这一场风波却对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这几年钻石市场虽然有些好转,但是仍然还是处于低迷,若不是他当初将阿尔罗萨公司的那些存货全部卖给了方明远,阿尔罗萨公司资金早就周转不过来了。加上这几年,方明远多多少少地还在购买钻石原胚,所以他的地位,如今在阿尔罗萨公司是稳如泰山。

????一方面是有恩,一方面是他也看到了,麻生香月如今在俄罗斯混得也是风声水起,有这样的一个外援,对于尼古拉斯基来说,当然是有利而无害,所以方明远一招呼,他就从雅库特共和国飞了回来。

????说话间,方明远和麻生香月已经迎了出来。

????“亲爱的方!欢迎你来到莫斯科!”尼古拉斯基大笑着走上前去,与方明远拥抱道。只是原本就个头高大,如今更是心阔体胖的他就如同一头熊一般,两人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协调。

????尼古拉斯基转身又从车里拿出了两束鲜花,双手递给了麻生香月和林蓉道:“祝愿两位女士永远地年轻漂亮!”

????霍尔多科夫斯基和丘达卡尔也拿出了各自的礼物,他们带来了三瓶上等的伏特加,给麻生香月她们的,也是鲜花。

????管家米哈罗维奇此时已经在庄园的草地上摆好了餐桌,方明远招呼着众人入席。

????“今天,我请三位尝尝正宗的华夏鲁菜!”方明远微笑道。俄罗斯不是没有中餐馆,但是那些中餐馆大多规模较小,厨师的手艺自然也不可能是顶级的,而且在俄罗斯,想要有完备的各种食材,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一次方明远来俄罗斯,可是专门带上了三位厨师,还有充足的各种食材。

????很快,一道道凉菜、热菜就送了上来,管家米哈罗维奇端来了三瓶茅台酒,这可是三十年的陈酿老酒,在国内都不多见。

????酒一斟上,那浓郁的酒香,立即就吸引了霍尔多科夫斯基三人。俄罗斯男人好酒,这可是举世皆知的事情。三人倒不是没有喝过茅台,但是闻着这酒香,三人就不禁舌底生津。

????“让我们为华夏与俄罗斯的友谊干上一杯!”尼古拉斯基立时端起酒来道。俄罗斯人喝酒有这么一个习惯,每一杯酒都得有点祝酒词。哪怕是大而空的东西,也得说那么两句。

????“哎哎哎,两位漂亮的女士喝红酒我们没有意见,方先生……”丘达卡尔指着方明远面前空着的杯子道,“稍稍来一点点,怎么样?”

????方明远一笑,米哈罗维奇立即给他倒上了也就是一二两的白酒。方明远前世里就不怎么喝酒,这一世里,更是以年纪尚小为由,很少喝酒。不过给霍尔多科夫斯基他们一个面子,稍稍地喝几口,还是没有问题。

????一杯酒下去,霍尔多科夫斯基三人这眼睛立时就亮了起来。

????“好酒,果然是好酒!”丘达卡尔连连赞叹不已地道,“方先生,这酒我们也曾经喝过,但是却没有你这酒这样令人感到回味无穷啊。”

????“这是窖藏了三十年的茅台,在华夏也不容易买到的!”麻生香月娇笑道。

????“窖藏了三十年!”听她这样一说,霍尔多科夫斯基三人这眼睛就更亮了。

????“让我们为方先生万事如意干上一杯!”丘达卡尔立即道。三人一仰脖,又是一杯酒下肚!

????方明远不由得暗暗咋舌,这俄罗斯人对于酒的喜好果然是非同一般,这就一瓶茅台快见底了!与华夏人相比起来,他们喝酒简直就像牛饮一样啊。难道有报道说,俄罗斯每年有百分之七十的犯罪是由于醉酒造成的。并且,俄罗斯每年因酒精中毒死亡就有三四万人。在俄罗斯酗酒是危害社会制安、造成经济损失的重要原因。

????好在这三位还记得,方明远邀请他们来,不仅仅是为了吃顿饭而已,恐怕饭后还有事要谈,所以接下来酒宴,还算是比较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