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章 兄妹齐心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二十章 兄妹齐心

????***:感谢书友无限天空里的那个红、琴剑寒、天下路、穿越150亿年、亦木非文、媚娃的***。感谢书友花家糖少和liangyin83、中华劳尔的打赏。

????那一年的夏天,对于莫斯科人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莫斯科可以说是森林之城,从飞机上向下俯瞰,看到的是茂密的森林中座落着稀稀落落的建筑,这和俯瞰华夏的城市的感觉恰恰相反。据说,莫斯科的森林覆盖率是百分之八十,这有多少可信度,方明远并不知道,但是方明远来这几次莫斯科,所看到的莫斯科,确实是到处都有林地。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一场百年不遇的高温,居然将森林点燃了,由于俄罗斯消防力量的严重不足,使得火势失去控制,未能及时扑灭山火,终于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也造成了笼罩莫斯科全城的浓烟雾。方明远还记得当时华夏的新闻联播对此事还进行了详细地报导,山火造成的浓烟笼罩在莫斯科的上空,三天三夜未见消散,走到街上,很多人都不得不带着口罩,抬头望天,原本蓝色的天空一片昏白,太阳也变成红彤彤或者完全失去踪影,能见度最多100米。到处都浓重的烟味,很多敏感的人甚至在夜里被烟雾呛醒。

????那一年,甚至于对俄罗斯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弗拉基米尔听完后,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方明远当然是隐去了时间,只是当做一种可能出现的猜想来说,但是所描绘出的那一幅幅人间地狱般的景像,仍然是令弗拉基米尔倍感震惊。他有心想说方明远是故作危言,但是隐隐约约的,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对方明远所说的那一幕幕可能发生的情景,又深表赞同。如果说真的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出现一百多年都没有过的高温,莫斯科真的可能会出现他所描绘的那一幕幕。

????“方兄弟,你所说的这样的情景真的可能发生吗?”弗拉基米尔擦擦额头上的冷汗道。

????“谁知道呢,随着世界温室效应越来越明显,极端天气出现的概率会越来越高,说不准谁就是下一个倒霉孩子呢。”方明远耸耸肩道。

????弗拉基米尔点了点头,其实他的心里已经觉得方明远说得有理,毕竟这几年来,世界各地一直都不太平,洪水、台风、旱灾、极寒的天气时有发生,像印度前两年就经历过了一次酷暑,最高温度超过了四十度,据说那一年里,因为酷暑而死亡的印度人超过了五百人。四十度的高温,对于莫斯科来说,简直是无法想像了。

????此时,弗拉基米尔才真正地正视方明远,虽然说他一开始也被方明远的年纪所迷惑,只不过他所表现的比起扎哈罗夫要好很多。

????“方兄弟,请问你今年十几了?”弗拉基米尔低声地问道。这个华夏少年小小的年纪,这见识可是远超同龄人啊。

????“算十七吧。”方明远道,想想也真不容易,过了这么多年,自己总算又算是个成年人了。

????“十七?我还以为你十三四呢!”弗拉基米尔故作吃惊地道。

????“弗拉基米尔,请问你今年有三十五六了吗?”方明远给了他一个白眼故意将他的岁数往大了说道。

????弗拉基米尔的脸立时就变成了苦瓜相,“我有那么老吗?今年我才二十六!”

????站在一旁的扎哈罗夫此时心中暗暗地庆幸,幸好今天他带着妹子们出来了,要不是方才妹子们突然出现,从中缓和了一下,这事要如何收场,恐怕都是问题。不过当他看到了弗拉基米尔和方明远在一旁说说笑笑的模样,这心里却又更加地不舒服了。也许是因为他总觉得,麻生香月和方明远之间似乎并不像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简单单。虽然说方明远的年纪看起来还小,但是扎哈罗夫却从来也没有见到过麻生香月和哪一个男性表现地如此的亲密。扎哈罗夫的目光不由得又扫过了一旁的林蓉,这个丽色不亚于麻生香月的黄种女孩子,和这个方,又是什么关系?

????跟随着他那几个妹妹过来的其余年青男女,则是站在了外围,看着扎哈罗夫和麻生香月他们,一个个地窃窃私语。弗拉基米尔,对于他们来说也并不陌生。当然了,他们也知道,扎哈罗夫和弗拉基米尔是一对竞争对手,他和麻生香月都在这里,难怪扎哈罗夫会这样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

????“香月姐姐,你今天怎么有空到古姆来购物了?也不通知我们一声!要不是哥哥他眼睛尖,就和姐姐错过了。”说话的是扎哈罗夫的大妹妹柳德米拉,今年十八岁的她,已经是一个完全成熟的俄罗斯族大姑娘,到腰的金发,妩媚的碧眼,俏丽的面庞,还有那修长的、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令第一眼看到她的男子,都不禁眼前一亮。虽然说,她们在结婚生子之后,很多人都会像吹气的气球一样迅速地膨胀起来,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在之后,她们的身材却又是那么的美妙,堪称***。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她,比麻生香月要高出小半个头来,但是现在却如同一只乖巧的猫眯一样扯着麻生香月的胳膊。

????“就是就是!”在另一边亲热挽着麻生香月胳膊的看着比柳德米拉小一点的女孩子笑道。她与柳德米拉长得十分相像,只是却没有柳德米拉那样白净,皮肤略显古铜色,也不知道是因为喜好运动,还是故意在太阳底下晒的。她叫狄安娜,是扎哈罗夫的二妹,今年十六岁。

????最小的女孩子却是搂着麻生香月的腰,将脸埋在了麻生香月的胸脯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这是扎哈罗夫的三妹伊丽娜,今年才十三岁。

????麻生香月一脸无可奈何地拍了拍身前的伊丽娜道:“放手了,我都快要被你给勒死了!”

????“不放不放就不放,除非姐姐答应今天和我们一起逛街。”伊丽娜闷声闷气地道。

????“我今天可不是来逛街的,我是陪贵客来古姆百货商场考察的!带着你们这几个小丫头,那像什么样子!”麻生香月哭笑不得地道,“我这是工作,你们三个丫头别给我捣乱!”

????柳德米拉的目光流转,落到了方明远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几眼,又转回到了麻生香月的身上,撇撇嘴道:“就他吗?那么小的年纪,也称得上是什么贵客?”

????“柳达!你说什么呢!”麻生香月的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她绝对不能容忍其他人对方明远的轻蔑,即便是这三个与她处得不错的年轻女孩子。而与此同时,她的胳膊也要从柳德米拉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柳德米拉也不由脸色微变,她没有想到,一向对她们相当宠溺的麻生香月,居然为了这一句话,而明显动了怒。

????“香月姐姐,香月姐姐,算人家说错了吗,别生气了,别生气了!”柳德米拉心中大吃了一惊,连忙扯着麻生香月的胳膊小声地哀求道。

????一旁的狄安娜见状也在一旁求情道:“香月姐姐,别生气了,柳达姐姐她也不是有意的吗?”

????麻生香月沉着脸道:“柳达,狄安娜,伊丽娜,方是我最尊贵的客人,如果说你们再有半句对他不礼貌的言论,那么我们连朋友也没得做!”麻生香月说到这里,冷冷地看了扎哈罗夫一眼,她很怀疑,柳德米拉她们对方明远之所以有这样的态度,是不是因为扎哈罗夫从中做祟。

????柳德米拉心里不由得一颤,麻生香月可是从来没有和她们说过这样重的话,看来这个华夏少年,在麻生香月的心目中十分地重要。哥哥要是想抱得美人归,恐怕首先得讨好那个少年。想到这里,她不禁又看了方明远一眼,这才注意到一旁正说得手舞足蹈的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那可是哥哥的竞争对手啊!柳德米拉对自持身份,不愿意和方明远这个“小屁孩”多有来往的扎哈罗夫打了个眼色。

????柳德米拉那是真心地希望哥哥能够和麻生香月终成眷属,不仅仅是因为她们三姐妹都喜欢麻生香月,也是因为麻生香月所代表的那个有着雄厚资本的财团。那可是一个在俄罗斯境内掌握着数百亿美元合法资产的财团,就是再苛责的政府,对于这些资产的获得也说不出半个不是来。虽然说麻生香月只是这个不知名财团的代理人,但是谁又能够否认,能够成为这样庞大资产代理人的麻生香月本身的能力。

????俄罗斯自从从苏联中独立出来之后,这些年以来,不但政局并不是很稳定,社会也是动荡不安,虽然说她的父母贵为俄罗斯政府的高官,但是这也并不代表着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像前俄罗斯内务部副部长瓦尔德泽夫,不就是转眼间就成为了监狱中的囚犯了吗?他的妻儿老小,大多也被一起投入狱中,侥幸没有入狱的,也只能靠着国家的救济粮,过着与他们原本生活天壤之别的日子。

????已经十八岁并且考上了莫斯科大学的她,比起她那两个妹妹来,对于家族的现状有着更清楚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