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一章 顺手为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二十一章 顺手为之

????柳德米拉学过一些中文,她认为家族的现状就是应了中文里的那句话——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虽然说,父亲如今是莫斯科的副市长,母亲也是俄罗斯铁路上的高级管理人员,但是这一切,并不能够保证他们家族能够在莫斯科安安稳稳地生活下去。尤其是她自己,柳德米拉已经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些风声,俄罗斯空军的一位中将的孙子,俄罗斯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看中了自己,有意与自家家族联姻。父母对此事虽然并没有表态,但是柳德米拉知道,他们暗地里应当是赞同的。

????在如今混乱的俄罗斯社会中,能够与军方拉上关系,那当然是一大不可忽视的助力。至少可以让那些对自家蠢蠢欲动的人,动心思之前,要好好地考虑一下后果。

????但是对于这一桩婚事,柳德米拉却是极其地不满,因为据说那个人个人品行不好,在航空航天大学读书的三年里,已经换了七个女朋友,至于还有没有不为人知的女性伙伴,那都不提了。为了家族,为了家人,吃苦头受磨难那都算不得什么,但是她不能容忍拿自己的爱情去当维稳的筹码。

????在柳德米拉看来,哥哥的才华、相貌和能力,在同龄人中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麻生香月的性格、品德和容貌也绝对配得上哥哥,如果说能够将两人撮合到了一起,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而且这样一来,有了麻生香月这个重量级的嫂子,自己的联姻也就可有可无了。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所以,柳德米拉就更积极地推动哥哥和麻生香月之间的交往,只是她做得相当地隐蔽,无论是扎哈罗夫还是麻生香月,都没有明显地觉察到。

????这两天哥哥扎哈罗夫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柳德米拉还是看了出来,哥哥的情绪不高,再联想到那一天下午哥哥好像提到过要去麻生香月的庄园,柳德米拉断定哥哥也许是在麻生香月这里受了什么挫折,只是扎哈罗夫不说,她也不好多问。今天居然能够在古姆这里遇上麻生香月,在她看来,这就是上帝赐下的机会啊。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居然引来了麻生香月那么大的反应,竟然从来没有说过的狠话都说了出来,吃惊之余,柳德米拉对于方明远的好奇心就更强了。

????“方,哈哈,看来你的魅力不小啊,扎哈罗夫的大妹妹,美丽的柳德米拉,对你很感兴趣的,这都已经看了你几眼了?”弗拉基米尔嬉皮笑脸地冲方明远挤了挤眼道,“多美丽的小白桦啊,我敢肯定,她在学校里一定有校花的称号。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她今年应当是十八,与你可是很适合的。”

????方明远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恰好柳德米拉的目光也望过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织在了一起。这意外的对视令柳德米拉怔了一下,下意识地给了方明远一个绽放的笑容。

????“看看吧,我没有说错吧!”弗拉基米尔抓着方明远的肩膀,一脸激动地低声道,“怎么样?漂亮吧。我们俄罗斯的姑娘那可是不仅美丽脱俗,而且吃苦耐劳,娶回家去,进得了厨房,带得出殿堂,是你最好的人生伴侣。看看她那两条修长的腿,我敢说,她一定练过体操或者说芭蕾。”

????俄罗斯人对儿童的教育可是高度重视,女孩子教育更是从幼儿时就开始了。粉嘟嘟的黄毛丫头们很小就在父母的引领下,选择自己喜欢的艺术形式,或练体操,或跳芭蕾,或演奏乐器,或学绘画。这些孩子绝大部分都不会成为明星,但是绝大多数会成为剧院里合格的观众,或赛场边“专业的”拉拉队员。这就是为什么在俄罗斯最艰难的时候,吃不饱饭的俄罗斯人仍会盛装去看芭蕾、听音乐会的原因。 在他们看来,女孩子的万方仪态和高雅气质是需要文化艺术的熏陶和培养的。

????“而且我们这里,女孩子过了十四岁就可以结婚,而我听说,你们华夏则是女孩子要到二十岁才能结婚,啧啧,你们可是错过了女孩子最美丽的一段时光啊。想一想,看着一个漂亮的小妻子,慢慢为你绽放出她人生中最美丽的光彩,那是一种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弗拉基米尔在方明远的耳边喋喋不休地道。

????“然后呢,然后就看着她变成那个模样?”方明远压低了声音,指了指不远处,弗拉基米尔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不由地卡了壳。

????在不远处的一家专卖店前,一位看起来也许是四十岁左右的俄罗斯中年妇女,正在专注地看着橱窗里的模特,仔细地看去,她的体态虽然臃肿却仍然带着几分风雅。脸上略施粉黛,淡扫娥眉,抹着得体的浓浓的口红,胳膊挎着一只优雅的小包,有着一种老去的从容,又有着一种优雅的美丽。 不过这种成熟的美丽,对于中年人来说,更能欣赏。

????“我就不信了,你们华夏人的少女到了中年不发福!”弗拉基米尔咬牙切齿地道。这是所有俄罗斯男人的痛——自己漂亮的小妻子,结婚生子之后,这原本堪称魔鬼身材的身条,就会迅速地发福,直到自己再也承受不了观音坐莲。

????“再说了,也不是所有的俄罗斯女性都会这样,那只是你没有看到。我们的几位女王陛下,哪怕是到了年过半百,依然是风姿无限。”弗拉基米尔又恨恨地道。

????看着他的这一副模样,方明远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弗拉基米尔,看起来倒是很有趣。

????“弗拉基米尔,你们家代理的计算机品牌如今在俄罗斯的销售怎么样?”方明远随口问道。

????“还行吧,俄罗斯的计算机市场正在兴旺发展,但其中竞争依然很激烈。由于根据我国的海关规定,进口计算机散件与进口整机,关税完全相同,所以很多国外的厂商都不愿意在我国境内设厂组装。这对于我们这些代理商来说,倒是个好消息。而且我国的消费者购买计算机更看重性能与价格比,因此一个公司是否兴旺,更主要的是看它的产品的价格而不是公司形象。许多计算机厂商仍然只被当作一个购买计算机的地方,而不是一种品牌产品的制造者。”弗拉基米尔答道。

????方明远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在俄罗斯进口计算机散机和进口整机居然是同样的关税。不过弗拉基米尔后面所说的那样情况,倒是与华夏的情况也大致相同。说到底,还是因为计算机对于这个时候的绝大多数华夏人和俄罗斯人来说,还是属于奢侈品。

????“我在华夏也有一家计算机组装公司,目前在华夏也算是小有名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代理一下?”方明远微笑道,“价格吗,我觉得要比西方那些国家组装的整机便宜。而且,我同意你们可以用贵国的自然资源来物物交易!”

????弗拉基米尔的眼睛立时就亮了起来,俄罗斯和前苏联一样,外汇储备一向吃紧,而向西方国家购买计算机整机也罢,散件也罢,手头的外汇不足,是个要命的问题。而方明远答应可以以货易货,这无疑可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而且更重要的是,弗拉基米尔相信从华夏进口电脑,应当比从西方国家进口电脑便宜。因为两者之间的人工费用相差的简直是天与地!

????“方,你说的可是真的?”弗拉基米尔收起了笑容,郑重其事地问道。

????方明远从林蓉那里要过来纸笔,写下了几个字,塞给了弗拉基米尔,笑道:“你可以找贵国驻华大使馆人员,让他们帮助调查一下这家公司的实力。当然了,我在其中的持股与我的实际影响力并不那么协调,你只要相信我有能力推动对俄罗斯的出口就可以!”虽然说,如今的俄罗斯市场还不大,俄罗斯海关对计算机用品征收高税,但是方明远知道,在未来,随着国际原油、天然气的价格不断上涨,俄罗斯的国民生产总值在两千年前后就超过了苏联解体时的国民生产总值,俄罗斯人均产值也超过了一万美元,这里也势必会成为了一个相当规模的大市场,毕竟俄罗斯有着上亿的人口!与其到了那个时候,再来与世界各国的计算机生产商争夺市场,不如从现在就开始。反正成功了自然很好,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纯粹是一次海外市场的试水而已,根本动摇不了公司的根本。

????弗拉基米尔如获至宝地将纸条看了又看,然后收到了自己的钱包里去。如果说方明远说得不假的话,那么这就是他今天最大的收获!

????“方,我听说贵国的政府对于外汇也是极其的重视,你们这样做,贵国政府能够轻易允许吗?”弗拉基米尔好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