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六章 心中的大计划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二十六章 心中的大计划

????马克西姆餐厅,位于阿尔巴特大街上,是一家莫斯科有名的俄式餐厅。阿尔巴特街是莫斯科最富盛名的商业街,这是一条步行街,它对俄罗斯人的意义相当于北京人的“西单”和“王府井”。

????不过这里最着名的所在还是俄罗斯着名诗人普希金的故居,他出生在这里,并在这里渡过了十二个春秋,并且后来在这里与当时的“俄国第一美人”娜塔丽娅冈察洛娃结婚。虽然这幸福的时光只有短短的三个月,而且据说在普希金在这里,一行诗都没有写出来。但是已经足以令全世界的普希金崇拜者将这里视为了文学圣地。现在,这里成了着名的普希金故居博物馆,并恢复了100多年前诗人居住时的原貌。

????当然了,这些东西都是弗拉基米尔这个还算是称职的导游所说的,至于方明远自己,除了知道有这么一位在决斗中死亡的俄罗斯大诗人叫普希金之外,对于他的诗,也许知道,但是也绝对和普希金这个作者挂不上号。

????与普希金故居相比起来,阿尔巴特街上的那些古色古香的建筑,还有那些商品种类极其繁多的小店铺,更吸引他的目光。那些极具俄罗斯风情的护耳皮帽、耳环、坠子,各种古怪的护身符,别致的小包……令方明远觉得此行回去的礼物倒是不用发愁了。

????众人很快就进入了马克西姆餐厅,弗拉基米尔已经派人提前来为他们订好了包厢,接着一道道俄罗斯大餐就送了上来。

????由于地方亚欧大陆的最北端,俄罗斯终年的气温都不高,冬季更是冰天雪地,人们需要补充较多的热量,所以促成了俄罗斯美食的两个特点:肉多,油厚。俄罗斯大餐中,牛肉、鸡肉、鱼类出现的频率很高,少的反而是蔬菜,最多是各种各样的沙拉;很多菜在做出来之后,都会额外地加上一层黄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摄入更多的热量,以此抵御漫漫无边的寒冷。祛除寒冷另外一个方法就是饮酒,所以有了伏特加这种味如烈火的酒水。而俄罗斯人善饮也是出了名的,不论男女老少,所以就连普通的饮品,也会有酒精含量,那就是格瓦斯。

????当然了,考虑到了方明远他们的口味,弗拉基米尔还是颇费了一番心思。首先他要的菜量远超了正常需要,这样的话,若是有某些菜不符合方明远他们的口味,也不至于无处下刀叉;其次,对于菜上的油腻,他特意叮嘱了厨师们少放一些。而且考虑到方明远下午看起来还有计划,他也并没有要酒,而是要了一些饮料。

????不过即便是这样,口味浓厚,而且酸、甜、咸、辣俱全,多大蒜、葱头的俄式饭菜,仍然令林蓉感到有些不适应。倒是各种俄式冷菜,如鱼仔酱、酸黄瓜、冷酸鱼之类,吃起来倒来有些味道。

????“这里的鱼仔酱味道不错,你要是喜欢的话,回头给你带上一些。”麻生香月给林蓉舀了几勺黑鱼子酱道,“这可是俄罗斯人自认的顶级美食,按他们的说法,其尊贵程度甚至要超越中餐里的鲍鱼。这鱼子酱一般分为红鱼子酱和黑鱼子酱两种,黑色的产于鲟鱼,红色的产于鲑鱼。而更珍贵的是黑鱼子酱。有些美食家说,如果说鲍鱼是美食中的黄金的话,那么鱼子酱则是美食中的玉。”

????“香月姐,够了够了!”林蓉低声地道。

????“不知道方少吃完饭还有什么计划?”弗拉基米尔是打定了主意,只要方明远不说打道回府,就是厚着脸皮也要跟在左右。这短短的一个上午时间,他可是收获甚丰啊。不但和方明远拉近了关系,还得了两笔买卖。虽然说都不是近期内就能明显看到好处的,但是弗拉基米尔认为,日后肯定会给自己和家族带来丰厚的收益。

????“啊,随便转转,打算去莫斯科的地铁看看。”方明远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停下了手中的刀叉道,“弗拉基米尔,我听香月说,你家里有人在莫斯科的地铁公司工作?”

????弗拉基米尔笑道:“我的叔叔维克多,是莫斯科地铁公司的副总经理。我的姑妈伊斯克拉,她所在的公司,就专门负责打通地铁隧道的。只是近些年来,由于经济不景气,俄罗斯的城市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兴建新地铁了。”方明远点了点头,却没有继续说话。

????“方少以前没有去过莫斯科的地铁吗?”弗拉基米尔一脸好奇地道。

????“只是闻名,从来没有去过。听说莫斯科地铁一直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地铁,所以这一次来,打算下去亲眼看看。”

????弗拉基米尔一脸骄傲地道:“莫斯科地铁那是我们俄罗斯人的骄傲,这话一点都不假!不但每一座地铁站的建筑造型各异而且华丽典雅!每年都有大量的外国游人前去游览。去看看,绝对不会让你觉得浪费时间的。”

????方明远前世里就知道,莫斯科地铁每个车站都由当时苏联国内最着名建筑师设计,因此各有其独特风格,车站的建筑格局也各不相同,而且这些车站装饰多用五颜六色的大理石,花岗岩,陶瓷和五彩玻璃镶嵌,在灯光下显得流光异彩,就好像富丽堂皇的宫殿一般,十分美丽。而且在车站里还有大量的各种浮雕、雕刻和壁画装饰,所以又享有“地下的艺术殿堂”之美称。

????与莫斯科地铁相比起来,人口远多于莫斯科的京城,所修建设的地铁站,却明显显得有些狭小,不够大气。站台狭窄不说,很多通向地面的通道口居然只能同时容两到三人上下台阶,每到了上下班的高峰期,地铁里就挤得如同沙丁鱼罐头一般。尤其是那些不同地铁线路之间的换乘通道,方明远前世里每次走到这些地方,总有着一种危机四伏,忍不住想大骂设计者的冲动。如果说在上下班的高峰期里,以地铁里巨大的客流量,一旦站台上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引起了人群的骚动,践踏事件就在所难免。也不知道那些地铁的设计者们,当初设计的时候,考虑地就不能更周全一些吗?

????而且,方明远一直以来,心中都有着一个大计划,却从来都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过。

????要想在华夏立住脚,那么就必须要获得官场上人的支持,方明远这些年来一边在内地发展着方家的产业,一边也在不断地向国外扩展着方家产业,其中很大的因素就是方明远不敢将所有的资金都放在国内,以免被政府日后一网打尽。国人一向有“打土豪,分财富”的传统,这一点从历史上的历次农民起义就可以看得出来。而建国之后,更是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方明远承认,地主阶级也罢,民族资产阶级也罢,的确是剥削阶级,但是这个社会即便是到了**,剥削的现象也不会消失,只不过是变得更隐蔽了。像那些动不动年招待费就数万数十万,甚至于上百万的官员们,算算他们一年里的职务花销,吃穿用住玩,国家一条龙包揽了,再算算他们的薪水,他们所做的工作就真的值那么多钱吗?

????只要正正当当地挣钱,不偷税漏税,不走歪门邪道,挣多少钱那是个人的能力。人们只看到了那些富人们花天酒地,豪宅跑车的一面,但是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却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也许一个决策的失误,生活就会变得天上地下。史玉柱那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如果说不是后来他又站了起来,那庞大到了可怕的债务,所带来的压力,又岂是普通人所能够想像的。

????要获得官场上人的支持,方明远又不愿意加入到送贿的大军中去,那就只有给这些官员们送政绩。在奉元和平川他是这样做的,在京城他同样也想这样做一把。

????而这一次,他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城铁和房地产上。方明远打算在合适的时候,拉上郭家,最好再能拉拢一到两家香港的富豪,向京城政府提出,以土地换地铁计划!

????简而言之,就是方明远他们免费为京城修建一条地铁也罢,城铁也罢,换取地铁或城铁沿线未开发的土地的使用权。他的目标就是未来的京济城铁。济县地处京城长安街延长线最东端,是京城的东大门,也是古代漕运的终点,这里邻近京城日后的cbd商业区,随着日后撤县设区,成为了京城经济发展的重要地区。

????前世里,方明远曾经在济州区住过一段时日,对于当时城铁沿线林立的新兴小区有着极其深刻的印象。如果说能够说服京城市政府的领导,答应以城铁沿线左右的土地为代价,换取免费建设济州通向城区的城铁,对这些因为财政压力而无力建设新项目的领导们来说,这可是一个莫大的政绩!

????而方家他们也肯定不会亏本,因为没有人会想到,进入新世纪后没有几年,京城的房价就会涨成天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