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九章 打得就是你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二十九章 打得就是你

????此时女厕里的柳德米拉已是有些惊慌失措,也有几分愤怒。虽然说方才她已经听到了叶菲姆的声音,知道他也在这个餐厅里,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如此地凑巧,居然让他看到了自己,而且居然还说什么让自己去陪他们喝几杯,他拿自己当什么人了?只是已经被他看到了,再躲避也没有什么意义,她也就推门走了出来。

????被叶菲姆称之为安德烈的俄罗斯大汉,是马克西姆餐厅的一个主管,负责维持餐厅里的正常秩序,而他之所以称叶菲姆为少爷,则是因为这马克西姆餐厅就是马克西姆家族的产业,所以当他知道叶菲姆来餐厅了,他就一直在餐厅的这一带转悠,图得就是一旦发生什么事,自己好在第一时间里出现,想不到今天还真是上帝开眼,这里居然还真的出事了!所以他带着下属,三步并做两步,就赶了过来。

????恰好,这一摊事正好也是归他管,所以安德烈毫不迟疑地对麻生香月一方道:“你们请让开,这里是餐厅的公共场所,请不要妨碍其他客人的用餐!”

????“妨碍他一个大男人进女厕所用餐吗?原来他们还有这样与众不同的独特胃口,这可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麻生香月一脸鄙夷地道,“你是什么人?”

????麻生香月这一方的人自然是放声大笑,叶菲姆一方自然是骂声连天,有骂麻生香月的,不过更多的人还是骂安德烈。安德烈也自知说错了话,不由得恼羞成怒地道:“我是马克西姆餐厅的主管!你们到底让不让开?”能够在这里吃饭的人,都多多少少地有些地位,但是安德烈却顾忌不到这个了,只要能够讨好叶菲姆,那么得罪其他人又算得了什么。

????“马克西姆餐厅的主管?你就是这样为餐厅的顾客服务的?不问事情的缘由?”说话的人是扎哈罗夫,看到了这边冲突的麻生香月的随行人员们,自然通知了仍然在包厢里的其他人。扎哈罗夫关心自己的妹子,第一个连跑带颠地冲了过来。

????“扎哈罗夫,哈哈,你也在这里,太好了,叫你的妹子过来,大家一起喝几杯!”叶菲姆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吐着浓浓的酒气道,“咱们将来可是一家人,刚好把你们介绍给我的朋友们。”

????扎哈罗夫这才看到了叶菲姆,心中不由得就泛起一阵厌恶之心。但是他还是强忍了下来,与柳德米拉相比起来,对马克西姆家族与自家之间联姻的打算,他知道地更多。自家虽然得了莫斯科副市长的地位,也有母亲在铁路上的高位,但是这些都并不稳固,不过是动荡不安的时代里,暂且被推到前台的半傀儡罢了。所以才有自己想与麻生香月结成姻好,柳德米拉被预定给叶匪姆的事情,虽然扎哈罗夫自认为,对麻生香月确实有情,但是说到底,都是为了借助外力,稳固自家在政坛上地位。

????叶菲姆的爷爷,在俄罗斯军中精锐特种部队中,有着不小的影响力,能够与叶菲姆联姻,也就能够得到部分来自军方的支持,这对于家族来说,无疑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他即便是心中厌恶,仍然不能表露出来。“叶菲姆,我看你是喝多了,大中午的,怎么喝这么多的酒?”

????“谁喝多了!我没有醉!”这喝多酒的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喝多了,叶菲姆自然也不例外,他用手拍着扎哈罗夫的肩膀道,“不喝酒的话,就不算是男儿,都是娘娘腔!哈,狄安娜她们两个也来了啊,太好了,叫过来大家一起喝酒吗。”看到了狄安娜和伊丽娜的叶菲姆眼睛一亮道。

????“扎哈罗夫,这人是你朋友?”麻生香月带着几分厌恶之色问道。身为女性,对于那种轻浮之人自然是不会有好感了。

????“这位是马克西姆将军的孙子!”扎哈罗夫低声地解释道,“柳达正和他交往中。”他自然是看得出来,麻生香月对于叶菲姆没有半点的好感,恐怕连带着自己也一并算入了其中。可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要如何来向麻生香月解释。

????“呸!谁和他在交往!”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柳德米拉立即反驳道,“哥哥,你觉得把一个要闯女洗手间的轻浮流氓推给妹子当男朋友,咱们很有面子吗?”

????“扎哈罗夫,这两位美女也是你的朋友吧,一块请来陪我们大家喝酒吧,哈哈,算上你的三个妹子,这样就有五个美女了!”叶菲姆得意地笑道。

????叶菲姆这话刚一出口,扎哈罗夫就知道不好,麻生香月那是什么人,手底下掌控着数百亿美元的资产,是俄罗斯经济界中的知名人物,叶菲姆居然敢说让她去陪酒,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果然不出扎哈罗夫所料,麻生香月立即道:“赏他十个耳光,让他醒醒酒!”

????一旁的保镖立时张开了手掌,一把揪住了叶菲姆的衣领子,在扎哈罗夫还来不及阻止前,就噼里啪啦地连扇了叶菲姆十个耳光,打得他是面目红肿,一张脸立即如同发面一般,“胖”了起来。

????“住手!你们为什么打人?”安德烈是叶菲姆这一边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一边大叫着一边扑了上去,那保镖刚好也抽完了十个耳光,顺手就将叶菲姆推给了安德烈。立时是惊呼声一片。

????“扎哈罗夫,那个人你认识吗?”麻生香月阴沉着脸,指着最初那个叫她和林蓉“фa3ah”的俄罗斯青年道。

????“我不认识。”扎哈罗夫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个叶菲姆,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太没有眼力了,难怪妹子柳德米拉不喜欢他。

????“那是暴风雪动力机械公司总裁老狄里米奥的儿子小狄里米奥。现在还在上大学,好像是莫斯科大学吧?”弗拉基米尔此时也走了过来,轻声地道,“怎么了?他招惹你了?”

????“暴风雪动力机械公司?哼,我知道了!他父亲在我面前,也绝对不敢说什么‘фa3ah’。”麻生香月冷冷地道,“唐纳德,回头通知公司里,对暴风雪动力机械公司的采购合同从下个月起停止,启用备用公司产品。”

????“фa3ah?”弗拉基米尔不禁看了看仍然有些醉眼迷离的小狄里米奥,不由地暗暗地叹了口气。华夏人说祸从口出,果然还是有着道理的。对于费尽心机维系暴风雪动力机械公司的老狄里米奥这简直是飞来横祸啊。

????“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叶菲姆这时已经完全醒了酒,摸着已经完全肿了起来的面颊,含糊不清地叫道,“安德烈,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此时的安德烈又哪里敢上前,方才那个保镖的十个耳光,也将他打醒了——出手的速度之快,远超出了他的想像。看看周围这六个彪形大汉,再看看他也认识的扎哈罗夫和弗拉基米尔对待麻生香月的态度,就是再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再上前对麻生香月指手划脚了。只好拉着连蹦带跳的叶菲姆,低声下气地劝说着。

????“打得就是你,再敢胡言乱语,就不是十个耳光让你醒醒酒的问题了!”麻生香月冷笑道。她扭头看了看柳德米拉,微微皱了皱眉,却没有再说什么。

????一行人回到自己的包厢,扎哈罗夫叹了口气,也跟着一齐回来。方明远却是一直没有凑过去,只是在自已的包厢前,关注着那一边。

????“怎么回事?”方明远轻声地用汉语问道。

????“喝酒喝多了,又仗着家里的势力,有意生事!”麻生香月无奈地用汉语答道。俄罗斯男性酗酒,这是世人皆知的,所以这种事情在俄罗斯并不罕见,但是一般情况下,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在麻生香月的面前这般。

????方明远点了点头,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麻生香月在俄罗斯这么久,这些场面上的分寸,拿捏得应当比自己更准。“啊,刚才接到了尼古拉斯基的电话,一会他就过来,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搞不好下午的行程又要变。”

????弗拉基米尔在一旁却是心里笑个不停,这一天太值得了,不但从方明远这里得到了未来切实的好处,还能够亲眼看到叶菲姆这样的红三代挨揍,实在是不虚此行啊。这一顿饭请得值啊!

????扎哈罗夫和柳德米拉却是阴沉着脸,心情各异。扎哈罗夫是觉得自己被夹在了叶菲姆和麻生香月之间难做人,偏向于任何一方,都会得罪另一方,这令他很难取舍。柳德米拉却是因为扎哈罗夫当时的拆台,居然对麻生香月说,自己和叶菲姆谈朋友,令她大丢面子。

????这桌上的气氛不免就有些沉重了,好在弗拉基米尔比较活跃,倒也没有彻底地冷场。

????就在最后一道菜上桌的时候,包厢外突然又传来了嘈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