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章 内务部的维亚切斯拉夫中校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三十章 内务部的维亚切斯拉夫中校

????弗拉基米尔恼火地抬起头来,这马克西姆餐厅也太不给力了,自己不过是在这里请人吃顿饭,怎么接二连三地没完没了地生事!

????“咣当!”包厢的大门被人一脚给踹了开来,接着,原本在包厢外的几名弗拉基米尔和麻生香月的保镖踉跄着退了进来,七八名莫斯科内务部的虎背熊腰,身着迷彩服,内衬防弹衣,除了警棍、手枪外,有两个还背着冲锋枪的警察一拥而入,为首的是一名中校级警官。在他们的后面,还跟着如同猪头一般的叶菲姆等人。方明远一下子就明白了,这肯定是刚才挨了打的叶菲姆心中不服,又招了警察来了。坐在另一桌上的陈忠等人立即站了起来,拦在了方明远和他们之间。

????中校趾高气扬的目光扫了众人一遍,尤其是在扎哈罗夫、弗拉基米尔和几女的脸上多停留了片刻,然后道:“我是莫斯科内务部雅科夫列夫?维亚切斯拉夫中校,我们接到报警,有人在马克西姆餐厅当众恶意殴打俄罗斯人,就是你们吗?把证件统统都给我拿出来!”

????方明远不由得叹了口气,俄罗斯警察队伍人事臃肿、作风官僚、**横行等问题由来已久,前世里他就早有耳闻。很多警察都是以查证件为由,把外国人,尤其是亚洲裔的护照拿到手,就算签证等资料齐全,警察都不会把护照归还,故意刁难,然后以明示或显示方式,向外国人要钱。甚至于还暴出了莫斯科警察局内一名上校和两名少校参与了绑架案件的丑闻。

????据说,俄罗斯的黑社会势力很大,让人不寒而栗。但有趣的是,住在莫斯科的老百姓和外国人怕的不是黑社会,而是警察。因为,黑社会已经不干小偷小摸的事情了,一般不会干扰普通百姓的生活,而警察则是抓住机会就对百姓敲诈勒索。

????“维亚切斯拉夫中校,我是莫斯科大学教授助教斯捷潘扎哈罗夫,我要警告你们,你们这样的行为是在给莫斯科内务部抹黑!”扎哈罗夫拍案而起道。叶菲姆这个蠢货,居然把莫斯科内务部的警察都给招了过来!麻生香月那是什么人,又岂是一个所谓的中校能够镇的住的?他不禁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应当悄悄地将麻生香月的身份告诉他的。

????“莫斯科大学助教扎哈罗夫先生,我们这是在履行国家法律赋予我们的职责!”维亚切斯拉夫中校的声音立时低了八度。在俄罗斯,人们对于大学里的职员们,还是比较尊重的。尤其是像莫斯科大学这样的知名大学,上帝才知道,那些教授们会与哪一位政府的权贵们相熟。到时候,当面告自己一状,那可就不值当了。当然了,这一位要是知道扎哈罗夫的父亲是莫斯科的副市长的话,这态度会更加的恭谨。

????“扎哈罗夫!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他们居然敢当众殴打于我,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你要敢从中阻碍,我告诉你,你妹子就是长得像赫本一样漂亮,老子也不要!”叶菲姆嚣张地大叫道。跟着他前来的那些俄罗斯青年们一个个猖狂地大笑起来。

????“叶菲姆,你太过份了!”柳德米拉小脸涨得通红,眼睛里已经带上了水气。这样的话,让她在众人的面前情以何堪。要知道,她也不是俄罗斯平民家庭出身,父母都是前苏联政府中人,后来又成为了俄罗斯政府中的官员,虽然说比不上马克西姆家,但是她自认也相差不大,如今被叶菲姆这样当众羞辱,这心里就别提多难受了。

????扎哈罗夫也是气得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双拳握得紧紧的,却没有说半个字。他觉得自己要是再说下去,就会忍不住上去揍叶菲姆。

????“维亚切斯拉夫中校,你是哪个部门的?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这样肆无忌惮做事的?不问事情的缘由,偏袒一方?我会向莫斯科内务部的谢尔盖部长投诉你的这一行径!现在,你们给我出去!”弗拉基米尔拍着桌子叫道,他才不怕维亚切斯拉夫中校呢,方才自始至终他也没有出手,麻生香月那可是能和俄罗斯内务部部长说上话的人,一个小小的中校,居然想爬到人家的头上,真是不知道死是怎么写了?所以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立场,光明正大地站在了麻生香月的一方。

????“谢尔盖部长?”维亚切斯拉夫中校吓了一跳,这位谢尔盖副部长正是内务部里主管纪律的长官,听弗拉基米尔这样一说,他这心里也不由得打起了鼓。尤其是看弗拉基米尔的气质,肯定是莫斯科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而且也不像是普通的平民百姓,这心里就更多了忌惮。不由得侧脸看了看叶菲姆,这意思是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叶菲姆又哪里会将莫斯科内务部的一位副部长放在心上,一挥手道:“维亚切斯拉夫中校,你们这是禀公办事,说到哪里也不怕!”

????维亚切斯拉夫中校却没有他那么好的信心,这上峰打架,属下遭殃的事情,在俄罗斯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他虽然如今也算是莫斯科内务部的高级警官了,但是真的要得罪了哪一位大佬,脱警服滚蛋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他来之前也听叶菲姆说了,动手的人是一个黄皮肤女性的属下。看到麻生香月和林蓉那镇静自若,仿佛根本没有把他们的到来当回事的模样,维亚切斯拉夫中校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这一趟也许是来错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就在他迟疑不决的时候,从包厢的门外又传来了一个中年人不满的声音,接着一名中尉匆匆忙忙地从门外进来,将手中的证件递给了维亚切斯拉夫中校道:“长官,这位同志他要进来!”

????维亚切斯拉夫中校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这个蠢货,这种事情也要向自己报告,内务部办事,什么在乎过下面人的感受。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到手中的证件上时,眼睛立时就瞪大了,上面写得很清楚,来人是俄罗斯阿尔罗萨公司副总裁尼古拉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