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二章 谋求政治献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三十二章 谋求政治献金

????“很高兴认识你,来自华夏的天才少年商人,我是总统的助手,斯维尔德洛夫乌拉尔基别列夫斯基。”老人摘掉了帽子,露出了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笑着伸出了手道。

????方明远吃了一惊,虽然说方才尼古拉斯基提到了这个老人的身份很重要,但是他说什么?总统的助手?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助手?这身份果然是很重要。不过,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助手,找自己做什么?

????不过吃惊归吃惊,方明远仍然是笑着伸手与别列夫斯基老人握了握手道:“尼古拉斯基,你还真是给予我了一份惊喜!别列夫斯基先生,很荣幸认识你。”

????“哈哈,我们早就听说了方先生的大名,当初小小的年纪就创办出了家乐福超市,还得到了美国沃而玛集团的重视,并与你们达成了合作。而且方先生还有石油期货生意上颇有见的,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期间,方先生在世界原油市场上,可谓是收获丰厚,还与科威特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王室成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别烈夫斯基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方明远的神色,“在苏联解体前的一年里,方先生又大举进入我国市场,从银行贷得巨款,收购了我国一大批企业矿山,后来由于我国货币的大幅度贬值,同样是收获极其丰厚。”

????方明远暗自心惊,虽然说,他也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个人的力量终究是难以和政府相比较,尤其是这几个世界大国,只要他们想要调查的东西,那么想要瞒住他们,可以说是难于登天。但是当别列夫斯基就这样坐在他的面前,将他生平得意的几件事情这样一一说来,这心里又怎么能不有所触动?而且,这个俄罗斯人,初次见面就提到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别烈夫斯基一边说,一边也是暗暗惊诧方明远的不动声色,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太罕有了,难怪小小年纪就可以取得这样令人瞩目的成绩来。

????“别列夫斯基先生,看来你们对我的情况调查的很详细,不过我不明白,你谈这些到底是想说明什么?”方明远坦然地道,“如果说别列夫斯基先生是想通过这些事情,来告诉我,看!你的一切资料我们都清清楚楚的话,那么你成功了。不过,你觉得这又有什么用处呢?”

????别列夫斯基被方明远的反问,给噎了一下。是啊,这东西又有什么用处呢?就是宣扬开来,也只会是让世界人知道,原来还有着这样一位少年的富豪存在,从而树立起一个新的标尺来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新的作用。

????也许会给方家在华夏添些堵,据说华夏的官员和民众,是最看不得人富的。但是这样对于俄罗斯政府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只不过是得罪了一位,在商业上有着世间少有天赋的强人!别列夫斯基也在这个世界上活了数十个年头了,像方明远这样,在小小年纪里就通过正当手段获取这样多的财富的人不是没有,但是那大多都是遗产继承而来,像方明远凭着本事和眼光在国际市场上拼搏而来,实在是太罕有了。

????要说方明远这在俄罗斯挣钱不当得利,恐怕俄罗斯人自己也张不开这口。你自己货币贬值,造成自己的经济损失,难不成还要人家来赔?当初人家收购你家的企业矿山,那可是都给的是足额的卢布,既没有有意地压价,也没有从中捣鬼,比起西方发达国家的那些吸血鬼来,可是文明地不能再文明了。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人家能够操纵俄罗斯政府决定货币贬值吧?如果说这样合法地从俄罗斯挣钱都要受到俄罗斯政府的不满,那么势必会引起国外投资商们的不满和恐慌,这对于急需外资投入的俄罗斯来说,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方先生说笑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出于好奇,想看看能够创造出这样奇迹的少年人究竟是什么模样。”别列夫斯基哈哈笑道,只是这眼睛却是殊无半点笑意。原本他是想借此来打压一下方明远的气势,让他明白,这里是俄罗斯,不是华夏!他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俄罗斯政府的控制之下的!但是方明远直截了当地反问,却是捅开了那层窗户纸——我知道你们都知道,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自认为没有什么把柄落到俄罗斯政府手中的方明远,自然是无所畏惧。

????别列夫斯基脸上虽然在笑,心中却是有些苦涩。他这一次通过尼古拉斯基前来求见方明远,可是带有重大任务的,要是真的和方明远闹翻了,那自己可是没有地方哭去。

????此时的俄罗斯,不仅仅是经济上陷入了困境,经济水平不断地下滑,在政治上,俄罗斯总统和议会也是斗得难解难分,虽然说目前来说,俄罗斯总统仍然略占上风。 但是在俄罗斯第八次人代会上,总统再次与议会交锋。经过一场恶战,大会否决了总统就宪法修正案进行全民公决的要求,收回了第五次人代会赋予总统的特别权力,重新确定了宪法中限制总统权力的条款。面对强大的攻势和指责,总统曾两次愤然离开会场。

????而经过了一个半月时间的断断续续讨论,俄罗斯制宪会议进行地却不尽人意,只通过了一部兼顾各方意见的新宪法草案。该草案虽在原则上肯定了两院制议会,但毕竟只是‘半成品‘,总统所想要的总统制宪法依旧是遥遥无期。为了彻底地打倒政敌,让自己成为真正大权在握的总统,总统需要资金,需要新的盟友!

????别列夫斯基,就是这个为总统筹集资金的幕后之人。

????之所以找上方明远,也是因为他们琢磨来琢磨去,与那些西方发达国家的投资人,以及国内的这些经济寡头们相比起来,这个华夏少年所可能提出来的政治性要求最小!

????在他们看来,方明远的背景相对简单,至少他不是华夏国有资本的代理人,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条件。总统不怕一时性的经济损失,但是这种附带性的政治的要求,一般处理起来都十分地麻烦,而且日后也可能是个隐患。而且华夏近些年来一直是在关注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对外扩张性不强,嘿嘿,说得难听一些,就是连自己的家底都照顾不好,更没有精力去琢磨别人的家底。所以也令人更放心。

????而且,与西方发达国家的那些资金相比起来,方明远显然是一个新生力量,新生力量意味着冲劲十足,同时也意味着不成熟,这样的话,自己一方占得便宜的可能性更大。而不像在面对那些如同老狐狸一般的西方发达国家资本的代理人那样,费尽了口舌,也只能拿到付出与获得完全不相符的成果。虽然说,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对方大出血的心理准备,但是能少出一点,是没有人会拒绝的。

????“别列夫斯基先生,你来找我,恐怕不是仅仅为了看我几眼吧?有什么事情,不妨开门见山地直说了吧。”方明远笑笑道,“你的时间宝贵,我的时间也不是一卢布都不值。如果说谈得来就谈,谈不来别列夫斯基先生还可以另寻他人,不必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好,方先生果然是个痛快人!”别列夫斯基赞叹道。只是他这番赞叹,在座的人,谁也没有当真。“这一次我前来,是打算向方先生‘借’款来的……”

????别列夫斯基说得很婉转,但是方明远还是很快就听明白了,这一位说白了就是索要政治献金来了!

????政治献金,说白了就是指政党组织或候选人个人从本国公民及团体那里接受的政治捐款。在世界各国中,可以说政治献金是民主政治中常态化的现象。因为与华夏、朝鲜、前苏联这样***制国家不同,凡是***制国家,定期举行的竞选以及政党和候选人的日常政治活动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单靠政党或候选人本身拥有的资产很难满足,国家更不会提供,所以必须通过各种方式向社会募集。

????但是,政治献金也为有经济实力的个人或集团用金钱影响政治运作提供了可乘之机,由此衍生了为人所诟病的“金权政治”。在世界各国中,因为政治献金丑闻陷入信任危机,甚至于不得不而下台的政治人物,那也是大有人在。方明远有印象的就有德国前首相的科尔,英国首相布朗和美国的布什政府,都曾经面临过类似的事件。

????方明远突然想了起来,似乎就在今年,这位俄罗斯现总统为了铲除掉自己政治道路上的障碍,甚至不惜流血、动武,尽管这样冒极大的风险包括他的政治声誉!悍然指挥军队炮轰“白宫”——俄罗斯的议会大厦,从而彻底地解决了总统与议会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