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五章 乌龙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三十五章 乌龙

????秦西压延设备厂如今确实是不行了,连年的亏损使得它根本无力购置新的机器,研发新的产品,无限度地接近资不抵债。但是方明远心里却很清楚,这一切都只是表面上的现象。做为一家从五六十年代从东北迁来的老厂,它的无形资产如厂里的那数以千计的熟练工人,对于经营者其实更为重要。

????五百万元,再加上四千多万元的债务,就将一座拥有着数千名熟练工人,其中有着大量技工和工程师,以及有着数百亩土地的大面积厂区的国企卖掉了,这条件与当初给方家所开的条件相比起来,优厚地简直是天壤之别!

????不过这一点在梅原泽看来,却是完全不成问题。对待外国友人,要像春风里的暖风一样,不但要让外国友人们切身地体会到华夏人的好客,还要让外国友人们能够满意而归。当然了,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外国友人要是在与领导们会见的时候,说一句对他的接待工作“十分满意”的话,那可是一句顶国人一万句!所以,面对厅里和省里的质疑,梅原泽是坚持“原则”。

????“我们又何尝愿意将秦西压延设备厂卖掉,但是秦西压延设备厂如今的现状,在坐的诸位也不是不知道,这样大的一个厂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衰败了下去,只能靠银行贷款来维持运转,厅里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从前几任的厅长开始,大家就在竭尽全力地想要让它重回正轨,为此,大家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秦西压延设备厂却仍然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厅里的资源也不是凭空掉下来的,而且省里还有着那么多的嗷嗷待脯的国有企业,厅里不能够始终将这些资源都投向秦西压延设备厂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梅原泽慷慨激昂地道。

????“但是,秦西压延设备厂我们也不能不管,还有着数千名工人,他们的生活还都要倚靠着厂子。所以,我们积极地寻找着合适的厂家,来接手并购秦西压延设备厂,从而将这一资产盘活,让工人们能够拿到足额的工资,但是这么久下来,我们也接触了很多的企业,却没有一家合适的企业愿意接手。这是残酷的现实,我们不得不去面对他!”梅原泽语重心长地道。

????“如今,有俄罗斯友人愿意并购秦西压延设备厂,并且也愿意留用这些个工人们,愿意承担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债务,这就是很难得的了,如果说我们再索要高价的转让费,那样地话,也许就可能吓倒了俄罗斯友人们。也许有的同志说了,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设备是老旧了一些,工艺也是陈旧了一些,但是那也是国有资产,这样子是不是贱卖了?”梅原泽声音又变得高昂了起来道,“那我明确地告诉你们,这绝不是贱卖了!不仅仅不是贱卖了,而且还为国家节省了财富!大家想一想,如今说再任由秦西压延设备厂这样衰败下去,到时候,不单单厂子会面临着破产的命运,银行的债务收不回来,工人们失去了工作,我们连这五百万都没有了!”

????在座的机械工业厅官员们中不乏有人暗地里撇嘴——这才是官字两张口,怎么说都有理。当初方家愿意接手的时候,同样是接收所有的工人,承担债务,梅原泽可不是这样说的,他可是高调地一再强调,要保证国有资产不能流失,所以最终机械工业厅给方家开出了一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价格。一亿一千万元换取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和五百万换取百分之百的股权,这秦西压延设备厂的价值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贬值贬得惊人啊!

????“梅***,如果说***子们是以这样低廉的价格来收购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话,我觉得那还不如联系方家,由他们收购掉秦西压延设备厂。众所周知,方家那是从秦西压延设备厂走出来的,至今方家的第二代里老大,也就是方明远的父母,方胜夫妻,还在秦西压延设备厂里工作,我相信,对于秦西压延设备厂的感情,他们比***子要浓厚的多,而且对于秦西压延设备厂的现状,他们也肯定比***子更为了解,也更适应华夏的国情,我相信,以方家的能力,会比***子更快地让秦西压延设备厂涅盘重生!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发言的是机械工业厅的副厅长汪国正,当初梅原泽对方家提出那样苛刻的条件时,厅里他就是最大的反对者,最后被梅原泽强行压制了下去。

????“汪副厅长说得也有道理,如果说这样低的收购价,那么与其转让给外国人,还不如转让给方家!”立时就有人附和道,“不管怎么说,这肥水不流外人田,也省得日后大家被人杵脊梁骨,说咱们是卖家……嘿!”虽然说他话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人,谁又听不出来?

????梅原泽的脸色铁青,他现在最听不得就是方家二字,不就是自己要了个高价了吗?他方家懂不懂得什么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懂不懂得要进行公关?懂不懂得对领导的尊重?在他看来,方家后来的所做所为,纯粹是对他的报复,想看他的笑话,削他的脸面,与他梅原泽为敌!如今他梅原泽在省里都已经成为了众人的笑话!

????“罗得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坐在另一侧的副***党同一拍桌子道,“这可是引进外资的项目!”

????“引进外资,二亿元的资产就卖四千五百万?这样的引进外资也能拿得出手?”罗得利是汪国正的人,和党同不是一路,自然毫不犹豫地反驳道,“这不是贱***家资产是什么?国家引进外资是为盘活国家经济,但不是让咱们将国家的财产拱手让出给外国人。***子到咱们华夏来转一圈,不用枪不用炮,不用恐吓不用欺骗,咱们还好吃好喝好招待,转手就是三倍的纯利润,有这样的美事,顶着上满清时代了吧?这还是外国友人呢。要是外国恶人来了,那是不是咱还得往里面倒贴个四五千万元,人家才肯收下秦西压延设备厂啊?”

????在场的众人脸色不禁都变了变,目光一致地指向了梅原泽,梅原泽气得脸色发青,握着茶杯的手都在哆嗦,汪国正一拍桌子道:“罗得利同志!对待工作有意见有想法,也不用说得这么尖刻吗!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同志,都是为了党和国家的事业而奋斗,要互相帮助,互相友爱才是!”

????“是,汪副厅长,我下次一定注意!”罗得利立即点头道,“党副***,对不住,我这人有时候说话,就是不注意语气,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也别在意。”两人这一唱一和,憋得梅原泽和党同干看着他和汪国正,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散会!”梅原泽将手里的茶杯重重地在桌案上一放,嘶哑着声音道。他怕自己再坐下去,会忍不住将手里的茶杯狠狠地砸在汪国正和罗得利的脸上!

????“靠!”回到离山区不久的方明远就接到了这个消息,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这就是保秘太严格的后果,结果就是乌龙!

????暴风雪动力机械公司,虽然说名义上是俄资企业,但是实质上,它已经是方家产业中并不是那么起眼的一个。只不过通过中间的几道手续,让外人很难看清楚它的真正所有人。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方家产业中位于顶层的那么几个人。

????汪国正虽然说是秦西省机械工业厅的副厅长,在厅里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但是与梅原泽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所以即便是有意见、有分歧,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说得这样尖锐,让梅原泽下不来台。而之所以会出现会上的那一幕,这其中自然还是有着奥妙的。

????马永福如今也是奉元市的常委兼市委秘书长,杨均义更是高升一步,秦西省政法委***兼警察厅厅长,实打实的实权人物,虽然说,一般方明远也从来不借用他们的影响力,但是两人却是时刻关注着方家的动向。

????梅原泽这半年来的一举一动,其实都没有脱离开两人的关注,只不过是那件事过后,方明远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报复梅原泽的意图,两人自然也不好借劳。这一次,俄罗斯的暴风雪动力机械公司有意兼并秦西压延设备厂一事,在机械工业厅闹得是沸沸扬扬,自然也不会逃脱两人的耳目。

????一方面是觉得暴风雪动力机械公司就这样拿下秦西压延设备厂,确实是太便宜***子了,有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另一方面,也是想为方明远出口气,收拾一把梅原泽,所以,在两人的支持下,原本和梅原泽就不对付的汪国正,在机械工业厅的会议上,向梅原泽开了第一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