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五章 怪病、祸害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四十五章 怪病、祸害

????三人回头望去,正看到饭馆门口坐着的那个中年人站起身来,向这边走来。

????陈忠笑呵呵地上前一步道:“老哥,我们顺便走到这里,看到了医院,就想看看你们武叶县最好的医院是什么模样?”

????“最好的医院?找医院做什么?”中年人警惕地上下打量了半晌三人,陈忠和郭天明还好,方明远和他们站在一起,就显得有些年轻了。

????“我陈哥家里有人是药厂的,所以他已经养成习惯了,每到一地,要是有条件的话,都会到当地的医院去看看。看看这里的条件环境怎么样,值不值得专门来开拓一下市场。”郭天明笑道,“老哥,您是这医院的人?”

????中年人的脸皮立时缓和了不少,九四年的时候,虽然医药市场还不像后来这样乱七八糟的,但是医药代表跑医院找销路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我是一院的看门的,你们这大晚上来的,医院里也没几个人,看个什么劲的。”中年人奇怪地道,“医院里的大夫都下班了,就两个急诊的大夫在。”

????“我们晚上刚到的县城里,吃完饭出来遛遛食,这不刚好走到了你们医院这里,他就非想看看,你们武叶县最好的医院什么样。”郭天明一脸无奈地道。

????陈忠递上了根烟,中年人看了看,这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喜色道:“红塔山,好烟啊!看来这位大兄弟还是个有钱人。”

????“什么有钱人没钱人的,在外面跑,时常得给人敬个烟什么的,太次的烟实在是拿不出人。”陈忠扯着中年人回到了小饭馆前,招呼老板道,“给来几瓶啤酒,再来点下酒菜。”没几分钟,饭馆老板就端上来了六瓶当地的啤酒,又送来了盘花生米,和两盘猪头肉,还炒了三个菜。

????“老哥怎么称呼?”陈忠一边倒酒,一边问道。

????“姓吴,吴大有。老弟太客气了!”吴大有点着了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一脸迷醉的道,“好烟啊!果然是好烟啊。”

????陈忠随手将兜里的烟丢到了桌上道:“吴老哥,想抽就自己拿!”

????“那怎么行,这烟可是老贵老贵的。”吴大有连忙推辞道,只是说归说,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陈忠和郭天明看似随意地和吴大有聊着天,方明远却是坐在一旁,要了一瓶可乐,就着花生,听他们聊天。说着说着,这话题就转到了武叶县的经济状况上了。

????“不瞒两位大兄弟,武叶县穷啊!一年的财政收入连给政府自己人发工资都不够,不仅仅教师的工资发不下来,就连政府人员一年也只能拿到十个月的工资。你们看看这第一人民医院,我跟你们说,这还是五十年代的老楼了,近二十年里,就没怎么动过。医院里一没有新设备,二没有好医生,武叶县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农民,也没有钱去医院里看病,县政府还拖欠医院的钱就有一大笔,你们想到这里挣钱,很难的!”两瓶酒下肚,吴大有道直言不讳地道。

????“吴大叔,你这样在街面上说,不怕医院领导们不高兴吗?”方明远一脸好奇地道。

????“嘿,这有什么的,这点破事,县里的人谁不知道,你们随便扯一个人问问都能打听出来。”吴大有不以为然地道,“武叶县穷啊,别看我们这里是产粮的大县,也有畜禽生产加工基地,但是一年的那个什么的屁……”

????“gdp!”方明远接口道。

????“对对对,就是那个贼的屁,这名字起的真是古怪,谁的屁不行,非得贼的屁,在全省里那是倒数的。每年,县里的领导们都为了让这个贼的屁涨涨费老了劲!”吴大有的话立时引得方明远三人哑然失笑。

????“县里也不是不想扶持工业,只是县里穷啊,也没人愿意前来投资,几家县有的企业现在也是半死不活的,就个锌厂现在还像个模样。”吴大有深有感慨地道。

????“锌厂?在哪里?”方明远立时心中一动,资料里可是提到过,镉这种东西,有时候会有锌伴生,所以提炼锌的时候,也会有镉。

????“在县里的下三台乡里,如今算得上是武叶县财政的顶梁柱了!”吴大有随口答道。

????“哎,对了,吴大叔,你们武叶县既然是种粮的大县,那么有没有好米?”方明远接着问道,“我们那边的米都不好吃,听说东北的米好,这一次我们顺便捎点回去。”

????“米?这你可是来对了地方了,武叶县别看穷,但是我们可是全省乃至全国的产粮大县,而且我们这里的米好啊,保证你好吃。让我想想,安平堡乡、鲁家镇、双井子乡、八面城乡的米,那都是顶呱呱的好米。京城里每年都要从我们这里采购大量的米呢。”吴大有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道,“不过你们可记住了,下三台乡、下二台乡、下台乡的米绝对不要买!”

????“这是为什么呢?”方明远也压低了声音道。吴大有迟疑着却不张口。

????方明远看了一眼陈忠,陈忠会意地从兜里掏出了一叠十元钱看起来足有上百元塞到了吴大有的面前的盘子下。东北的饭馆一向菜量大,所用的碗碟也比较大,压在下面还真是不怎么起眼。“吴老哥,我这兄弟向来好奇心强,你要是不告诉他,回头他肯定让我们晚上都睡不安生地给他打听去,你就多说几句,给他解个惑。而且我也很好奇啊,为什么这三个地的米不能买呢?”

????陈忠的声音也很低,郭天明还扯了把椅子,向吴大有又靠拢了一下,为他挡住了身后饭馆里人。

????吴大有眼睛都直了,虽然说他也是县城里的人,又在医院里工作,虽然每个月的钱不多,但是在县里也算是过得去的了,他可是没有想到,这几位为了听个信就花这么多的钱。那可是一百多块钱呢,差不多抵他一个月的纯收入了。再看人家的穿着打扮,虽然看不出来衣服的好坏,但是干干净净的,款式也像电视剧里那些大城市里人穿的。再看看桌上任他抽的红塔山,显然是富贵人家啊。

????“吴老哥,你有什么可担心的。”郭天明顺手在桌上丢了个工作证道,“我们连东北人都不是,俺们是老秦人。”这当然不是他的真正工作证,而是出来的时候,为了行事方便,办的一个假证。说是假证,省警察厅出面,假的也是真的。

????吴大有伸手翻开了桌上的工作证,看了几眼,又看了看郭天明,长出了一口气。秦西省的人,距离武叶县好几千里地呢。

????吴大有看了看左右,以极低的声音道:“我和你们说啊,最近这几年里,来第一医院看病的这三个乡的人很多都患了一种怪病,就是骨头痛,轻的呢,还能走走路,但是走个百八十米的,腿脚就酸痛难忍。厉害的甚至于下不了床,整天喊痛。可是在医院里却根本查不出什么原因来,最多也就是开些药缓解一下疼痛。”

????方明远和陈忠、郭天明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正是镉中毒的一种症状。

????“后来大家就都说,他们那里的水质不好,造成他们种的粮食作物里有毒!所以啊,这三个乡的米,除了他们自己吃之外,全部都向外卖,县里不收他们的大米,也没有人买他们的大米!这话到底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是事实上大家都这么认为。”吴大有不动声色地将盘子下的钱都抽了出来,塞进了衣服里。

????方明远三人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听吴老哥这一席话,还真是长见识了!要不然,跑这么远,辛辛苦苦带回去一堆害人米,再害了家人和亲戚,那就是跳楼的心都有了!”陈忠深有感慨地道。

????“不过那几个乡,你们放心,绝对是好米!”吴大有嘿嘿地笑道。

????几个人又随意地聊了一会,陈忠他们就要结账告辞。

????吴大有伸手压住了陈忠的手,压低了声音道:“大兄弟,咱们今天这顿酒喝的痛快,我也看得出来,你们是有钱人,不过这武叶县里虽然穷,但是也乱,你们在县里,不管做什么,都得注意,别招惹了县里的几个祸害!这些人下手狠!甚至于能够和人玩命!所以要是遇上什么事情,破财也要免灾,可别逞一时的痛快,害了你们自己!”

????“祸害?”陈忠吃惊地道,“县里不太平?”

????吴大有又看了看周围,小心翼翼地道:“老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县里穷啊,但是却祸害却不少!我和你说……”

????吴大有低声地说着,方明远三人越听越是吃惊,最后是满脸的惊诧和怒火。

????“这帮人简直就是杂种!”郭天明恨得咬牙切齿地道。他在秦西省里干警察这一行也不少年了,但是像武叶县里这样的,也是极其罕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