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八章 做客刘家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四十八章 做客刘家村

????“几位同志,那水摸不得!”说话的人是一个年青的汉子,身上裹着件大棉袄,腿上是臃肿的棉裤,脚下是双棉鞋,一看就是村里人的打扮。

????“同志,你怎么称呼啊?”郭天明从兜里掏出烟来,递给了他一根。被他喝止了之后,方明远他们又上了公路,开车从前面的小桥上绕了过来。

????汉子摆了摆手道:“俺不会,俺不会。俺叫马大力。”看着郭天明身后的吉普车,马大力的脸上露出一丝畏惧的神色。在九四年的时候,吉普车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像一些贫困县,县里的领导有时候也只能坐着吉普车下乡。当时喝止方明远他们的时候,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开车来的。

????陈忠看出来他的心思,拍拍他的肩膀道:“马兄弟,我们不是县里的领导,我们是从西北来的。”

????他这样一说,马大力明显地放开了不少,目光中的畏惧也少了许多。

????“你们是老板?”马大力又问道。

????“老板?哈哈,算是吧!”陈忠点了点头道。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俺们这里除了个锌厂外,就没啥子可看的了。”马大力道。

????“我们就是顺着公路随便开到这里的,出来玩的,没什么目标,乱转转。哎,对了,马兄弟,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们碰那水?”陈忠从车里翻了翻了,翻出个面包塞到了马大力的手里。

????“那水不好,有股怪味道,从锌厂里流出来的,俺们村里的人,有人摸了那水,就浑身都起疙瘩,还头痛,骨头痛。村里的老人们都说,这水不好,里面有毒!俺们村里的人都不吃这水,宁肯打深水井。”这一回马大力没有拒绝,如获至宝般地将面包塞进了棉袄里。

????“那水总是这样吗?”方明远插口道。

????“也不是,就是冬天里厉害,你们没有发现,它冬天里都不结冰吗?”马大力答道。

????方明远明白了,春夏秋,这里有降水,河道里的水流大的时候,就将这些从锌厂流出的污水稀释了,自然危害也就不那么明显了。而现在,由于是冬季,河道里的河水原本就少,这污水排入下来,得不到足够的稀释,自然危害性就更大了。

????“你这是要去哪?我们顺路送你一程!”方明远笑道。

????“真的?”马大力立时露出了兴奋的模样道,“俺长这么大,可还没有坐过这车呢。”

????方明远一笑,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马大力立即就爬了上去。大家又上了车,郭天明坐到了后车上去。

????“那边,顺着路往那边一直走,再有个三里路,就能够看到俺们村了!”马大力坐在座位上还不老实,左摸摸右看看的,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三里路并不远,车子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村子前,看到车来,村门口的人立即就站了起来。

????当马大力从副驾驶座上依依不舍地蹭下来时,村口的这七八号人都看直了眼了。“大力,你怎么在车上?”有个年青人脱口而出道。

????“俺怎么就不能在车上,告诉你,以后俺也是坐过汽车的人了!”马大力自豪地道,“日后少拿你坐卡车的事来说俺,俺这车可比你那卡车高级!”

????方明远他们也下了车,林蓉一出现,更是吸引了这些人的目光,只是她的目光所及之处,大部的人都是身不由己地避开了她的目光。

????“我说马兄弟,你们村子里有没有能歇脚的地啊?”陈忠问道。时间已经到了临近中午,颠了这一路了,早上吃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光了,陈忠就打算找个地吃口饭。当然了,他们是不会吃这里的东西的,别说大米了,恐怕其他的粮食作物也都受到污染,就是这里的动物,一直吃受污染的草或饲料,恐怕肉也都有污染。

????所以从县城里出来的时候,陈忠从商场里采购了一大堆食品,装在了车里。

????“你们来俺家吧,俺家就俺和俺爹,地方大。”马大力道。

????“行,上来吧,指指路,哪一家是你家啊!”陈忠一摆手道。于是马大力就在众人羡慕的目光里又上了车。

????马大力的家在村子里的最里头,一个石头垒的院墙,里面是四间房,看起来倒不是很旧。

????车一停到了门口,马大力就跳了下去,三步并做两步进了屋,不一会,他扶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走了出来。对陈忠他们道:“这是俺爹,马爱国!爹,这是我在路上认识的几位同志,他们开车把俺给捎回来的。”

????马爱国这才看到门口的吉普,连忙道:“大力,你还不赶紧把领导们请进屋里去,这外面冷,快快快,家里也没有热水了,你到隔壁侯大妈那里要点。领导,俺这里条件差的狠,您可别嫌弃。”

????陈忠笑笑道:“老伯,我们不是什么领导,我们只是来这里玩玩的。刚好在路上遇到了马兄弟,顺路就给他带回来的。就别忙活了,我们就借您这地,歇息会,吃口东西。”

????“吃口东西?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好东西,大力,大力,你去翻翻,看看那一袋从鲁家镇买来的米还有多少?”马爱国伸手推马大力道,“你这小子,怎么还不去!”

????“爹,俺得扶着您坐下才成啊!”马大力一脸委屈地道,“你这么站着,可不行!”

????“站个一会,没有事的!”马爱国急声道,“赶紧去!”虽然陈忠说自己不是领导,但是县里能够坐吉普车的,不是领导,那也是领导眼中的红人啊。得罪了人家,自己这农户人家,可担不起啊。

????陈忠伸手扶住了马爱国,看了看左右,在不远处有个石桌,还有几石墩,扶着他坐了下来。

????“领导,这怎么行!”马爱国惶恐不安地道。

????“坐吧坐吧,我真不是什么领导。”陈忠笑道,“马兄弟,你哪也不用去,老老实实地陪着你爹,我们什么东西都有,也不用做。”说着郭天明两人已经从车上抱下来了一大堆吃的,放到了桌子上。看得马爱国父子是眼花缭乱。

????陈忠又从车上翻出一瓶白酒来,“马兄弟,你家有杯子吧,我和你爹喝两杯,哎,老伯,喝酒没问题吧?”他看出来了,这马爱国似乎有什么病。

????“没事,没事,领导,五粮液,这可是好酒啊!俺可没有那个口福啊。”马爱国连连摇头道。五粮液,他可是在商场里看到过,一瓶就得几十元呢。

????“能喝就行,你和马兄弟只管吃,我请客!”陈忠给他倒了些,又给自己倒上,看了眼郭天明,郭天明会意地道:“我们两人开车,就不喝酒了。”

????陈忠又要给马大力倒,马爱国连连摆手道:“领导,领导,大力就不要给了,他福薄,可驾不起您给倒这样的好酒!”

????陈忠哈哈一笑道:“好,我也不难为你,反正这酒今天余下多少全是你家的,回头让他尝尝!”说着,从桌上拿了瓶可口可乐,丢给了他。

????马大力接过来更是高兴“这东西,俺还没尝过什么味呢。”说着拧开了瓶盖就喝了一口,这脸上立时变了模样,只是又舍不得吐,就在嘴里面打转。

????正撕***包装的方明远笑道:“别吐别吐,多喝几口,习惯了那味道就好喝了!”

????马大力又在嘴里转了几圈,这才勉强地咽了下去,喘了口气道:“这东西怎么那股怪味道?为什么县城里的人,还喜欢喝它?简直像喝药一样!”

????“多喝喝,喝喝就习惯了!”方明远顺手递给他根肠道,“自已想吃什么,就在桌上拿,我们车上还有,绝对够吃的。”

????马大力接到手里,又看了看马爱国,马爱国点了点头道:“领导给你的,你就吃吧。”马大力这才欢天喜地吃了起来。

????“老马,老马,县里的领导在哪儿呢?”从院门外传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门外跑了进来。

????“老支书,您也来了!”马爱国按着石桌,站起身来。

????老人看了看方明远等人,连忙上前道:“俺是刘家村的支书,刘海,您几位是……县里哪个部门的领导?”

????“刘支书,你好你好。请坐!”陈忠笑道,“哎呀,我们这从见了马大力就一直在解释,我们不是什么领导,我们是从秦西省来的。去北边路过你们这里,休息一天,到这边来玩玩的。刚好路上遇上马大力,顺便送了他一程,这不到中午了,在这里歇歇脚,吃口东西。刘支书,你也坐下来吃点?”

????“真的?”刘海诧异地道。

????“这有什么好骗你的!”陈忠对郭天明打了个手势,郭天明又拿出了工作证,放到了刘海的手里。

????“秦西省,长虹商贸集团公司,副经理,郭天明!”刘海眯着眼睛读了两遍,这才将工作证还给了郭天明。脸上的神色也显得轻松了不少。

????“你们是秦西省的人啊,怪不得听你们说话,不像东北人。”刘海长出了一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