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章 半路拦车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五十章 半路拦车

????对于辽源铁矿和武叶煤田,方明远是势在必得!

????前世里的华夏钢铁业,也许对于普通的国民来说,是一种自豪,毕竟在经过了上百年之后,华夏再一次地站在了世界钢铁生产的颠峰,但是对于那些知情人来说,这个荣耀里却是饱含着苦涩。

????八年抗日战争,虽然说最终将日本人赶出了华夏的领土,但是恐怕当年的先烈们,谁也没有想到,仅仅过了几十年,日本人就又卷土重来。只不过这一次,由侵略领土,变成了经济侵略。华夏的市场成为了日本商品的倾销地,大量的日本商品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但是与这个相比起来,隐性的侵略却是更加令人感到触目惊心。

????以钢铁业来说,国内很多大型钢厂,都是引进的日本技术,对于铁矿石的要求比较高,国内的铁矿石由于杂质含量较高,而并不适用于这些钢厂。而与此同时,日本***举入股世界各大铁矿石供应商,即便不能控股这些企业,也要成为这些企业的重要股东。

????随着华夏经济的发展,钢铁业迅速增长,对于铁矿石的需要量越来越大,这些铁矿石供应商却是借机涨价,而每一次铁矿石涨价,由于华夏的钢铁企业掌握不了话语权,而不得不接受这些铁矿石供应商的要价。仅仅在铁矿石定价权上,华夏每年的损失就超过了数千亿元人民币。而这些钱,是华夏政府每年在国民教育上的财政拨款的数倍!

????既然要做,那么就要做成最好的!这是方明远重生之后,给自己订得一条标准。拥有着重生的这个大杀器,如果说还不能做出一番像样的事业来,方明远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失败到了极点!所以,这个后世里钢铁业的宝地,他是一定要拿到手的。只有在华夏的钢铁业中真正地占有一席之地,日后在铁矿石的进口谈判中才有发言的权利!

????只是决心好下,真正做起来,却是困难重重。

????辽源市如今是什么模样,方明远不知道,但是乌烟瘴气的武叶县,却肯定达不到他心中的标准。方明远可不希望自己费尽心血建设起来的现代化钢厂,成为了当地官僚们升官发财的工具。

????车子向北开了一个小时,方明远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发现,于是众人又折了回来,往县城方向驶去。途中倒是路过了一家工厂,规模倒也不大,估计就是马大力所说的那家锌厂。

????陈忠和郭天明轮流开车,一路颠簸着前行。远远地看到在路旁停着一辆大切诺基,两个年青人站在公路上伸手拦车。

????大切诺基是美国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在一九九三年正式推出的车型,虽然说这个时候京城吉普已经引进了切诺基,但是大切诺基还生产不了,只能是从国外进口。“大切诺基”秉承了“切诺基”优良的越野性能,在公路行驶方面更为出色。像武叶县这样公路建设欠发达的县里,开这样的车,可是比轿车更自由,又比吉普更舒适。只是与日本车相比起来,大切诺基就像个吞油的怪兽一样。

????在有名的穷困县武叶县里,出现这样的一辆车,实在是有些惹人眼目。

????“方少,车牌是奉京的。”郭天明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方明远,将车停了下来。只见那两个年青人一脸喜色,一个立即跑了过来,另一个却是打开了大切诺基的车门,从里面又下来了一男一女。

????跑过来的年青人到了车前,伸手就拉开了车门,大声地道:“下来!下来!这车我们征用了!”说着就伸手去拉郭天明。

????郭天明的脸色立时就阴沉了下来,一伸手,将车门又拉上了,脚下一踩油门,吉普车四轮一转就要启动。

????打开越野车门,正跟着那一男一女向这边走的那个年青人见势不妙,立即也蹿了过来,双手大张地挡在了吉普车前。

????幸好郭天明反应灵敏,立时又是一脚刹车,吉普车向前挪了挪又停了下来。

????刚才拉门的年青人又一把拉开了车门,气势汹汹地道:“你他妈的没长耳朵吗?这车我们征用了!赶紧乖乖的下来!不然老子就让你知道,为什么花儿这样红!”

????郭天明这火气立时就跟浇了油似的蹿了起来,他好歹在秦西省警察厅里也算是个中层干部,这出去了,一般人谁不得让个几分,近些年来什么时候听过有人这样和他说话。不过他还是控制了自己的脾气,这一次出来,他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方明远,只要方明远不出事,那回去就是大功一件。况且有方明远和陈忠在这里,做决定的人也不是他。

????陈忠眉头一皱,从车上跳了下来道:“你们是什么人?”

????“少他妈的费话,老子说征用就征用了!”拦车的年青人骂骂咧咧地道,“再他妈的多嘴,老子抽死你!都他妈的给我滚下来!”

????“陈哥!”方明远提高了声音道。这两人的嘴也太臭了,张口闭口地他妈的,听得实在是令人恼火。他来得虽然低调,但是也不是任人欺辱的。

????陈忠立时就明白了,伸手就给了眼前的那个年青人一个大耳光子!打得那人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两眼直冒金星,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

????陈忠这一动手,郭天明自然也不客气,一脚就踹在了身旁的年青人肚子上,将他踹了个屁墩,这还是郭天明脚下留情,要是真用劲踹,就是伤了他的内腑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居然敢打我!他妈的不想活了吧!”被陈忠抽了一嘴巴的年青人,伸手就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来。

????“知不知道爷爷是谁,老老实实地跪下来给爷爷磕十个响头,也许爷爷一高兴能放过你!”年青人用刀指着陈忠道,“不然老子就捅了你!”

????陈忠又岂能将他一个混混放在眼里,一脸地轻薄地随意勾勾手道:“有种你就过来!”

????“二楞子!”后来从车里下来的青年男子一声断喝,喝止了已经被陈忠气得火冒三丈的年青人。

????方明远早就注意到了这名青年男子,无论是气质还是穿着打扮,看起来都不像是一般人,再看看那辆大切诺基,自然是非富即贵之辈。他身旁的女性,虽然说看得不是太清楚,但是那一身裘皮大衣也是价值不菲。

????方明远打开了车门,和林蓉从车里跳了出来,后面车上的于得生,也是秦西省警察厅的警官,也冲了过来。

????“你们两个回来!”青年男子的声音不高,但是那两个年青人却如同见了猫的老鼠一般,立即一声不吭地跑了回去。

????这青年男子姓朱,名德龙,武叶县里有名的人物,他的父亲是武叶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母亲是教育局局长 ,更重要的是他那一向疼爱他的姑夫是辽省的交通厅副厅长,手中掌握着辽省各地道路建设审批大权,省内各县市的头头脑脑,谁见了他不得客客气气地。有了这样的背景,朱德龙在武叶县里自然是呼风唤雨,无人能够管制。

????而且朱德龙心思缜密,行事虽然嚣张,但是却不高调,坏事虽然也没少做,但是大部分都被他以种种的手段隐匿起来不为人知,可以说在武叶县里的这些衙内中,是最低调的一个。下三台乡的锌厂,大部分的股份就是在他的手上。今天他去视察锌厂的生产情况,谁知道回县城的途中,大切诺基莫明其妙地就出了毛病。

????随车的两名属下去拦车,看到车上秦西省的车牌,他也没有当回事,但是陈忠和郭天明的出手,却是令他一惊,他可不是一般的县里衙内,有个副厅级姑夫的他,在奉京也呆过些时日,这眼界自然是非寻常人所能够相比的。

????两辆吉普车虽然普通,远远比不上他的大切诺基,但是陈忠和郭天明的那一份镇静自若,却是非寻常人所能有的。朱德龙相信,只要稍有点头脑的人,看到自己的大切诺基,再看看二楞子他们的嚣张模样,就应当能够意识到,自己在这武叶县里肯定是大有身份,但是即便是这样,对方也根本就没有当回事,虽然没有说什么狠话,但是看那模样,却是根本就没有将自己这一方放在眼里。

????事出反常即为妖,没有几分真底气,对方也绝对不会这样的镇定。

????朱德龙虽然眼高于顶,但是也明白,这世上一山自有一山高,自己有姑夫罩着,在这辽省的一亩三分地上,也可以算是个人物,但是就算这样,辽省里也有自己惹不起的人物,要是放眼全国,自己惹不起的就更是大有人在,所以不搞清楚对方的底细前,他可是不想为了这点事就和他人结下梁子来。

????“啪”

????“啪”朱德龙伸手给两人两记响亮的耳光,怒斥道,“谁让你们这样无礼了,让你拦车,是要请人家搭咱们一程,明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