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一章 朱德龙的心思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五十一章 朱德龙的心思

????二楞子两人被这两记耳光打得是晕头转向,不明白为什么朱德龙会这样勃然大怒,以往类似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少做,虽然说并不完全都是当着朱德龙的面,但是事后也没有哪次朱德龙会这样啊?

????“还不快去向人家赔礼道歉!”朱德龙的声音冷若冰霜,二楞子两人虽然被打了个晕头昏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仍然是心中一颤,立即点头哈腰地跑到了陈忠和郭天明的面前,低声下气地赔不是。

????陈忠和郭天明厌恶地摆了摆手,对于这种混蛋,即便是表面上向你赔礼道歉,没准心里骂你个狗血淋头,回头再遇上,没准还是一副趾高气扬、飞扬跋扈的德行!听他们说话,不但没有半分解气,反而令人心里更郁闷——还不如大家痛痛快快地打一架,更让两人心里舒坦。可是伸手难打笑脸人,两人口口声声地赔礼道歉,两人也不好再出手。

????朱德龙此时已经走到了近前,目光从陈忠、郭天明、于得生、方明远、林蓉脸上一一看过来,看到林蓉的时候,眼睛里立时闪过一丝惊艳的神色。“几位朋友,我的这两个属下,一向性情粗鲁,行事不走脑子,我只是让他们拦车,请对方顺路搭我们一程,这两个笨蛋却领会错了,对几位多有得罪,回头我一定对他们严加惩处!”

????方明远暗暗地撇撇嘴,话说得虽然好听,但是却是言不由衷。如果说平日里,能够对自己的属下严格要求,又怎么可能会如此的嚣张跋扈?

????陈忠笑了笑道:“同志怎么称呼?你们是警察局的?还是国安局的?还是军方的?”

????朱德龙笑道:“我姓朱,朱德龙,是这武叶县德龙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由于县里人都给面子,也算是小有身家。”

????“朱总,好好管教管教你的这两个属下吧,张口闭口就要征用我们的车,我还以为是遇上了披着官服的土匪呢。”陈忠冷冷笑道。

????朱德龙脸色微微地一变,陈忠这话说得可是相当地不客气。他不相信对方听不出来自己的潜台词,但是听出来,仍然敢这样说,那就更说明了,人家有底气,不怕事!

????“朋友,怎么称呼?”朱德龙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自认为,对于方才的事情,他已经够给面子的了,陈忠要是识趣的话,就应当借坡下驴,他朱德龙在武叶县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虽然不想为这点小事与人结怨,但是也不能就此低三下四。

????“姓陈,名忠!小人物一个,不劳朱总挂念了。”陈忠笑呵呵地道。跟着方明远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大人物他没有见过,一个县里的人物,又怎么可能让他动容。

????“陈忠?”朱德龙自然是不会听说过这个名字了,虽然心里有些恼火,但是现在他是有求于人,也只能继续陪笑脸了。要知道这里距离武叶县城还有两个来小时的路程,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路上的车辆会越来越少,要是步行回去的话,得走十几里路才能够有村镇。虽然说如今的辽省,也已经出现了手机,但是像武叶县这样的穷县,自然是不可能有信号覆盖了。

????“陈先生,你们这是要回县城的吧,能不能给个方便?到了县城,朱某必有重谢。”朱德龙道。

????“你们的车怎么了?”陈忠看了看不远处的切诺基道,“我们这破车可是比不上朱总的车,坐起来很不舒服的。”虽然说于得生的车上还有得是地,但是既然方明远一直都没有表示,那么显然是没想让这朱德龙他们上车。

????朱德龙这心里自然是心知肚明,对于陈忠这些人的忌惮又多了几分,不错,坐驾的档次确实是代表着人的身份,但是这东西也不能一概而论。桑塔纳是肯定比不上大奔了,但是坐大奔的商人要是遇上坐普桑的官员,谁强谁弱那也不一定呢。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明其妙地就不能开了!”朱德龙道,“要不几位帮着看看?”

????陈忠回头看一眼于得生,于得生会意地走了过去。没一会就回来了,看他的模样,似乎是在忍着笑意。

????“怎么回事?”陈忠问道。

????“没油了!自然是开不了了。”于得生声音里的笑意,谁都听得出来。

????“没油了?”朱德龙瞪了一眼二楞子,二楞子立时跑了回去,没两分钟又一脸沮丧地走了回来。

????“得生,借朱总点汽油!”在于得生的车上,还丢了两桶汽油,就是担心这野外万一找不到加油站。

????虽然说,陈忠对这个朱德龙没什么好感,但是为了这事就和武叶县的地头蛇结怨,也犯不上。一桶汽油,也算不得什么。

????于得生从车上提下来一桶汽油,二楞子赶紧屁颠屁颠地接了过来。

????陈忠对朱德龙笑了笑道:“这一桶油,虽然不多吧,但是差不多也够朱总找到加油的地方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朱德龙自然是再三地感谢,又问陈忠他们落脚的地方,说是要摆席表示感谢。

????“吃饭什么的就算了!一桶油而已。”陈忠摆了摆手道。

????看着远去的车影,站在朱德龙身后的一直一言不发地那个女人这才不屑地道:“狂什么狂,德龙,这些外乡人也太……”朱德龙方才的眼光,不时地瞟向林蓉,她可是完全看在眼里了。只是她也明白,自己不过是朱大少的一个玩物,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的。

????“闭嘴!”朱德龙面沉似水地道。这个女人他得到手才一个星期,原本也觉得是少有的美女,如今和林蓉相比起来,就是庸脂俗粉!

????“朱少……”二楞子畏畏缩缩地凑了过来,大切诺基的司机一直是他,今天他居然在出城的时候,忘记将油箱加满油了,才造成了大切诺基在回程的时候半路抛锚。

????“啪!”朱德龙回手狠狠地一记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他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半边脸上五个手指印份外的明显,就连槽牙都有点松动了。

????“罗二楞,要是再有下次!哼哼……”朱德龙甩了甩有些生痛的手,冷若冰霜地道。

????“朱少,不会有下次的,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的!”二楞子赶紧跪到了地上,哭丧着脸道。

????朱德龙回到县城时,天色已经擦黑,车子停到了他的小楼前,朱德龙下车后,挥手让女人先进去,这才对二楞子道:“查查那两辆车,看看那些人住在哪!”

????“是!我马上就去办!”二楞子毕恭毕敬地道,心里却是兴奋地要叫出来了。跟了朱德龙这么久,自然明白,朱德龙显然是看上了刚才那一行人中的那个漂亮妞了。武叶县里,谁不知道,朱大少好色,换女人就像换衣服一样。最好,那些人再不识相点,双方打起来才好!陈忠的那一巴掌,他就有机会报复回来了!

????朱德龙刚在沙发上坐下,那女人捧了一盘子水果放到了他的面前,外面就风风火火地冲进来一个大胖子,一屁股坐到了朱德龙的侧面。

????“付明月,我说你就不能减减肥,什么样的沙发也禁不起你这体重。”朱德龙皱了皱眉道。

????付明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伸手从盘里拿起一串葡萄,一个个地丢进了嘴里,也不吐皮,就那么直接地咽了下去。

????女人识趣地回到了楼上,付明月的目光就如同看到了肉的苍蝇一般,一直到看着她的背景消失在了楼梯扭角,这才收了回来。嘿嘿地笑了两声,一脸淫猥地道:“朱大少,这女人床上的功夫怎么样?”

????“你想要啊?想要今晚就带走!”朱德龙无所谓地道。

????“啊?”付明月吃了一惊,这女人朱德龙才到手一个星期,这么快就玩腻了?他还以为,自己怎么也得再过个十天半月呢。

????“真的?你可别后悔!”付明月又追问道。

????“一个女人,有什么可后悔的!”朱德龙不屑地道,“说吧,什么事情?你现在跑过来,总不会是为了找我蹭饭的吧?”对于这个肥胖如猪的付明月,自认是风流倜傥英俊小生的朱德龙是打心里看不上。但是付明月的老爹是武叶县的警察局长,看在他的官帽子上,朱德龙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没有警察局的配合,他在武叶县里做事情就要束手束脚了。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付明月眉开眼笑地道,“我来是告诉你,那个什么家乐福超市来人了,上一次咱们卖给他们的那些米,被查了出来!”

????“啊?”朱德龙吃了一惊,连忙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天下午,那两个笨蛋带着三个人来找我,被我手下的小胡拦住了。说我们卖给他的大米是不合格的,非要我们赔偿。”付明月满不在乎地道,目光仍然不断地向楼上飘,显然有些迫不及待。

????朱德龙敲了敲桌子,有些不满地道:“明月,既然答应给你了,一会你就可以带走。先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