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三章 上门抢人(中秋快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五十三章 上门抢人(中秋快乐)

????“方少,我们工作不力,甘受处罚!”柳正和李明满面愧疚地站在了方明远的面前。这一次采购大米,给公司带来了诸多的麻烦,甚至于惊动了方明远,令两人一直是担惊受怕。虽然说也算是家乐福超市的老员工了,但是出了这么大的篓子,两人肯定要承担责任。如果说能够与月龙粮油公司达成共识,收回货款的话,还好一些,这上百万元的货款要是收不回来,两人的责任就太大了,大到了他们根本无法承受。

????方明远摆了摆手道:“不要气馁,事情还没有到最后。”这件事情上两人固然有错,但是却不能全怪他们。既然两人没有在采购过程中动什么手脚,那么他也不想过于责备两人。毕竟这件事里,他们也是受害者。

????“月龙粮油公司,查出来他们的所有人和后台是什么人吗?”方明远扭头看向了郭天明。从秦西省出发的时候,他就已经让郭天明通过警察系统,请辽省的警察厅代查月龙粮油公司的背景。

????“公司的幕后所有人叫付明月,是武叶县警察局局长的儿子。可能还有一个合伙人,叫朱德龙。是武叶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的儿子,他的姑夫是辽省交通厅的副厅长。具体的情况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中。”郭天明的脸色有些怪异,他也是从下三台乡回来之后,和辽省警察厅联系才得知的这个结果。

????“朱德龙?”方明远也有些诧异,这世事真是无常,谁又能想得到,方才在路上偶遇的那个人,居然就是这一次要找的月龙粮油公司的所有人。交通厅副厅长的侄子,在武叶县里确实也算是个大人物了。

????“嗯,月龙粮油公司,付明月,朱德龙!”方明远点了点头,看样子辽省警察厅所提供的情报应当是真实的。

????“林助理,和奉京的家乐福超市经理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让他们把这事解决了。”方明远扭头对林蓉道。既然是官场上的人,那么方明远也不想费心费力地和他们打什么官司。林蓉应了一声,到里屋打电话去了。柳正和李明心里的大石这才算是放了下来。

????“梆梆梆!”房门上传来了有节奏的重重地三声敲击。将屋里的人吓了一跳,方明远皱了皱眉道:“看看是谁?”

????距离门最近的柳正立即过去打开了门,门刚刚打开,就被人粗暴地推了开来,几个人涌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青人,长得倒是算是不错,只是这面相看起来,却总是令人感到有些不协调。仔细看去,才会发现,他的两张眼睛,似乎有些斗鸡眼。一般的酒气,喝得满脸通红的。跟在他后面的是,是三个一脸凶相的汉子,虽然穿着羽绒服,但是可以看到他们的手腕子,或者脖颈上,有着刺青的痕迹。

????陈忠和郭天明立即站起身来,拦在了他们和方明远之间道:“你们干什么?”

????为首的年青人,眯缝着眼在屋子里看了一圈,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林蓉也听到了外间的吵闹,从里屋走了出来。

????年青人看到林蓉,立时就是眼睛一亮,指着林蓉道:“就是她,她欠了我的钱!”

????站在他身后的一名汉子就向林蓉走去,一旁的李明立即拦在了中间,还没说话,那汉子就是狠狠的一记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打得李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耳朵里是嗡嗡做响。郭天明勃然大怒,一个箭步就蹿了过来,一脚就踹在那汉子的膝盖上,那汉子立足不稳,扑通半跪在地,郭天明接着就又是一脚,踢在了他的背心上,那汉子立即趴在了地上,郭天明上前一脚踩住了他的后心,再也爬不起身来。这一连串的动作可谓是动如脱兔,在场的这些人只觉得眼前一晃,那汉子就已经是五体投地被郭天明踩在了脚底。

????“三哥!”站在年青人身后的其他两名汉子直到人被郭天明踩在了脚下,这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从身后拔出了一把匕首,冲着郭天明就狠狠地扎了过去。

????郭天明的身后就是不知所措的林蓉,根本就没有躲闪的余地!

????郭天明那毕竟是省厅里出来的老警官,否则也不可能被杨均义点将派来保卫方明远。他临危不乱,脚下一挑一踢,脚下的那汉子就被他一脚踢了出去,两人撞在了一起,滚成了一团。等到拿着匕首的那汉子再爬起身来,再想向郭天明扑来时,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已经指向了他的脑门。

????那汉子当时腿脚就软了三分,要知道在严厉禁枪的华夏,能够持有手枪的,要不是警察、武警或军人,就是心黑手狠的大犯,普通人别说手枪了,就是猎枪也别想有。

????“狗子,你他妈的愣什么的,捅死那个狗娘养的!”昏头昏脑的三哥这才爬起身来,怒不可遏地道。在武叶县里,从来都是他把人踩在脚底下,什么时候被人踩在脚下过。尤其是当着兄弟和孙少的面,令他感到丢了大脸!

????“你们都站好了,双手举起来!要是敢乱动,我手里的枪可是不认人的!”郭天明厉声地道。这房间里地方狭小,这三个汉子要是亡命之徒的话,他还真没有把握能够将林蓉、方明远、还有李明和柳正都护住了,要是有人出个闪失差错,那事情可就大发了。所以他果断地出枪,控制住了局面。

????“老郭,不用那么紧张!”陈忠一手捏着为首的年青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收了回来,余下的那个汉子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你你……你们……要干什么?我爸爸可是孙得福,武叶县的县长!”年轻人颤声地道。

????屋门再一次打开了,于得生走了进来,照着三哥和狗子的后膝盖就是几脚,两人摔了个狗啃屎,却谁也不敢多动,生怕稍有动作,就会挨枪子。

????“郭哥,门口的三个人都被我们控制了!不过我看到有两个服务员跑下楼去了!”于得生道。

????“方少?”郭天明看了看方明远。

????“不用管他们,先把这些人都捆了起来!”方明远这胸中也是火冒三丈,虽然说已经对武叶县的治安环境有所心理准备,但是这县长的公子带人上门抢人,一言不合就出匕首的事情,还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由此可见,这些杂种们在武叶县里,已经猖狂到了什么地步!

????“坏了!坏了!出大事了!赶紧报警!”两个服务员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了一楼的前台。

????“出什么事了?”前台服务员急忙问道。

????“孙少出事了,我们看到跟着他的那几个人都被人打倒了!”

????“啊?妈呀!”前台服务员吓得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能够在县招待所里当个服务员,这已经是武叶县女性少有的好工作了,为了拿到这个岗位,她们哪一个不是又送钱,又搭人的。孙少孙瑞智那可是县长的儿子,要是在县招待所出了事,她们这些人也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她竭力地想站起身来,可是两条腿发软,说什么也站不起来。

????看着那两个服务员还呆呆地看着她,她不由地大叫道:“你们两人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警察局打电话啊!”

????此时,方明远的房间里,三哥、狗子几个人都已经被捆了起来。郭天明他们出来,虽然是带着枪,但是却没带手铐,只能因陋就简,将房间里床单什么的撕了当绳子用。

????“朋友,朋友,这是一场……一场误会!”孙瑞智摸着卡得生痛的喉咙低声下气地道。他今天听说县招待所里来了一批外地人,其中有一个姑娘,漂亮得不像话,武叶县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就没有人比得上。晚上他喝了些酒,色心大起,就带着三哥他们来县招待所里抢人。类似这样的事情他这些年没少做,反正有孙大县长,没人能把他怎么样。

????谁承想,姑娘倒是真的名不虚传,漂亮得狠,这些人却不是软柿子,不但三下五除二,他带的这些人就全都被打倒了,居然对方手里还有枪!

????这一下子可把他的酒给吓醒了!在华夏能有枪的,要不就是有来头的,要不就是大犯、亡命之徒,可是不管是哪一种,他现在都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的份。如今最关键的是,光棍不吃眼前亏,一定要想法子脱身,虽然说郭天明已经将枪收了起来,但是孙瑞智这后背已然湿透了。

????“误会?”看着花容失色的林蓉,方明远这心里也是一阵后怕,若不是郭天明身手好,刚才那一刀,不是伤了郭天明,就要伤到林蓉。这些人,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误会,误会!实在是个误会!我晚上酒喝多了,走错门了!”孙瑞智一连声地道。现在只要能脱身,其他的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