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五章 事态扩大化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五十五章 事态扩大化

????武叶县县长孙得福只比叶彪晚到了五分钟,警察局在得到报警之后,自然是不敢怠慢,一边立即派出队伍前去解救,一边立即通知了这位还在酒桌上的县长大人。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孙得福刚一下车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孙瑞智虽然不是他独一无二的孩子,却是他的幼子,也是最得宠爱的一个。所以得知了消息之后,孙得福立即二话没说,就赶来了县招待所。好在武叶县城不大,所以来得也不算晚。

????“孙县长,我们的人正在和对方进行谈判。”随叶彪后赶到的警察局长付名生陪着笑脸道,“据县招待所的服务员们说,她们听到那些人提到了枪什么的,所以叶彪他不敢莽撞。”

????孙得福倒吸了一口凉气,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前两年哄动全国的东北持枪杀***案,如今敢带枪的,那绝对都是亡命之徒!自己的儿子到底是招惹了哪一路的人物?如今闹到了这个地步,万一这些亡命之徒垂死挣扎,让儿子当了殉葬品,那可如何是好!

????“县招待所的工作做的也太不仔细了,持枪的人怎么也能入住了!”孙得福愤愤然地道。付名生点头哈腰,心里却是明白,孙得福这是急昏了头了,县招待所工作做得再仔细,也不能将每一个入住的客人都从头到脚地搜身一遍吧?而且你儿子是自己来的县招待所,又不是县招待所请他来的,这能怪到什么县招待所什么?

????两人说话间,就看到叶彪风风火火地从楼上蹿了下来。

????“叶队长?你怎么下来了?犯人拿下了?孙公子人呢?有没有受到伤害?”付名生喜形于色地道。这可是个好消息,给自己在县长面前长脸啊。刚屁股沾着椅子的孙得福也立即站了起来,紧张地盯着叶彪,生恐从他的口中听到半点噩耗。

????“付局长,呃……孙县长,您也赶过来了,这不是什么持枪匪徒,纯粹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叶彪将手里的证件放到了桌上了,一脸无奈地道,“人家说了,要领导上去谈,我们的级别不对等!不理我们这些虾兵蟹将!”虽然说被称为虾兵蟹将,令人听着很不舒服,不过人家是秦西省省警察厅出来的实职处长,他一个县级警察局的刑警队长,这级别是差着不少呢。

????“啊?”孙得福和付名生两人连忙拿起了桌上的证件一看,这脸色立时就松了下来。怪不得叶彪说大水冲了龙王庙呢,原来是体制中人。

????不过,随即两人不由得又倒吸了一口凉气,秦西省省警察厅出来的实职处长,从级别上来说,那就是和武叶县县委***和县长平级的人物,孙瑞智被人家给扣了下来,想要摆平这事,那可不是件容易事。

????“孙县长,贵公子来这县招待所做什么?怎么招惹的人家?咱们还都不知道啊?”付名生挠头道,“叶彪,你来得早,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叶彪面无表情地道:“据县招待所的服务员说,孙少来的时候喝了酒,而且是直奔对方的房间而去,说对方有人欠了他的钱!”他其实已经猜到了结果,孙瑞智好色如命,秦西省的这些人里,据说有一个极其漂亮的姑娘,孙瑞智此行,九成九又是来抢女人了。只是当着孙得福的面,他又怎么好说,他又怎么能说?

????“欠了他的钱?”孙得福和付名生两人诧异地道。这是什么理由?秦西省的人,又是警察厅的实职处长,级别和县长、县委***一样高的人,又是刚刚到武叶一天,怎么会欠他孙瑞智的钱?

????“嗯~!‘叶彪也不多言。反正他也只知道这些。

????孙得福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他这个当老爹的能不知道吗?这些年来,他为孙瑞智擦屁股的事做得还少吗?他心中已经九成九地肯定,孙瑞智肯定是看中了人家什么,找借口上门生事去的,却一脚踢在了铁板上!秦西省警察厅实职处长,虽然说不知道来武叶县做什么,虽然说这里是辽省,但是那也不是他孙瑞智能够随随便便招惹的!

????“付局长,咱们……”孙得福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楼道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招待所里服务员们接二连三地声音——“***好!”“马***好!”接着,屋门被人猛地推了开来,五十三岁,大腹便便的武叶县县委***马英壮就出现在了门前。

????“马***!”孙得福和付名生吃惊地站了起来。

????马英壮也是被电话从酒桌上扯出来的,不过不是武叶县警察局,孙瑞智被人扣了一事,底下人当然是不敢隐瞒他,但是马英壮也没当回事。孙得福与他作为县里的头两把手,之间自然也是有合作,有冲突。孙瑞智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马英壮都是乐见其成。孙得福要是在此事上处理乱了手脚,犯个什么错误,那自然就是更好了。

????但是他却是不得不来,原因很简单,辽省党委办公室刚刚打来电话,询问事情的始末缘由,一问三不知的他,可是着实被省委秘书长狠狠地骂了一阵,最后才勒令他立即赶到现场,因为辽省的纪委***,以及辽省警察厅厅长都已经从奉京出发了,会以最快地速度赶往武叶县。马英壮当时就吓傻了,连省委秘书长什么时候挂得电话都不知道。

????还是后来其他人看他拿着电话,一动不动地好半晌,这才叫了他一声,马英壮这才清醒了过来,立即夺门而出,直奔县招待所而来。这一路上,除了求爷爷告奶奶地祈求省委秘书长不要在此期间再来电话,就是在琢磨省纪委***和警察厅长为什么要来武叶县,这县招待所里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

????马英壮擦着额头的汗水,虽然说是冬天,虽然说从车里到这里也只有几十米的路,但是对于身高不过一米七,体重却足有近一百八十斤的他来说,这也是个不小的负担。“名生同志,得福同志,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孙得福在这一瞬间,对自己这个几年来的对手兼上司,生出了感激之心,他还以为马英壮这样风风火火地赶到县招待所来,是为了他儿子的安危着急呢。只不过,转瞬之间,他的这一点感激之情就灰飞烟灭了。

????“省委秘书长密切关注着此事,你们赶紧给我汇报一下具体的情况,我好向省委秘书长汇报!”马英壮喘了几口气,接着道。

????省委秘书长!那可是省常委之一,算得上是正经八百的省委领导了!他怎么会知道武叶县招待所发生的事情?付名生和孙得福震惊之余,立时意识到这其中的不对劲——孙瑞智被扣一事发生到现在这才多久的时间,就连县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怎么会省委秘书长就知道了,谁这么多嘴?

????马英壮看着两人那震惊的模样,心里暗自冷笑,他们要是知道省纪委***和省警察厅厅长都已经在赶往武叶县的路上,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马英壮这一路上虽然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省纪委***和省警察厅厅长都已经出动,但是却基本上可以肯定几点。

????第一,县招待所里的这些人惹不得,省里之所以这么快有反应,八成是人家的手眼通了天。看看省里的反应,也就可以想到,这些人的来头恐怕非同小可。一个秦西省警察厅的实职处长,恐怕还引不来这么多的大人物。肯定这些人里还有什么大人物没有冒出头来。

????第二,这件事八成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孙得福八成却要倒霉了,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的儿子,居然就敢招惹能够惊动省委常委的人物,那不是老鼠给猫当三陪——找死吗。

????第三,在省纪委***和省警察厅厅长来到武叶县之前,自己还是最好多看少说,别把原本算是局外人的自己也拖了下水,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付名生简明扼要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马英壮说了一遍,马英壮又赶紧出去找地给省委秘书长汇报了一遍。

????“现在怎么办?”马英壮一边擦着汗,一边问两人道。其实这是一句废话,就这样坐着,等省纪委***和省警察厅厅长的大驾光临,那显然是不行的。就算付名生和孙得福并不知道两位大佬正向这里赶来,也明白,这要是过个半小时一小时,省委秘书长再询问最新情况,自己要是没什么新东西汇报,到时候也肯定没好果果吃。

????孙得福和付名生互相看了看,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做为当事人的父亲,和武叶县的警察局局长,无论如何,他们也只能亲自上去走一趟了。

????三人刚刚站起身来,就听楼梯那边一连串的脚步声,接着一名武叶县的警察冲了进来,急声地道:“他们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