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六章 出乎意料的强硬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五十六章 出乎意料的强硬

????“什么?”孙得福和付名生立时就跳了起来,冲出了屋子。马英壮微微地摇了摇头,也吃力地跟了过去。

????果然如那个警察所说的那样,方明远带着林蓉、陈忠、郭天明、于得生四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随即屋门又关上了。方明远几人对于楼道里站着的那些武叶县警察,一个个视而不见,直奔着楼梯而来。而这些警察们也只能是一个个面露尴尬地站在那里,无一人上前阻拦。

????“郭处长,欢迎光临武叶县,我是武叶县县委***马英壮,这一位是县长孙得福和县警察局局长付名生。”刚刚下到一层,马英壮就热情洋溢地迎了上来,握住了郭天明的手道。而与此同时,他的目光已经扫过了其余几人,尤其是在林蓉的身上,目光多停留了几秒。马英壮此时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孙瑞智自寻死路的原因了。

????“你好,马***,孙县长,付局长!”郭天明不冷不淡地,也绝对称不上热情地回应道。

????“郭处长,这边请!”马英壮连忙将一行人引入了县招待所一层的小会议室里。自有那有眼力的招待所服务员为众人奉上茶水。

????“郭处长,不知道大驾光临我武叶县,是有何贵干?”马英壮客气了几句之后,就开门见山地问道。这省委秘书长在屁股后头催着,他也不敢再和对方云山雾罩地磨蹭时间。

????“谈不上什么贵干,不过是受我秦西省警察厅杨厅长的命令,来贵地出一趟公差。原本这事情也根本用不着惊动几位领导……”说到这里,郭天明有意地停顿了一下道,“只是贵县的治安条件实在是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了,居然在县招待所,都会有持刀歹徒入室绑架,若不是我的身手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撂下,恐怕几位现在就要到县医院里去见我了。”

????马英壮三人此时汗流浃背,郭天明这话里有话啊,没等马英壮他们开口说情,这就已经给孙瑞智他们定性了——入室绑架的持刀歹徒!而且对武叶县的指责也是十分地犀利。

????孙得福这心里就别提多别扭了,当然了,更多还是恐惧。孙瑞智这一次可是真的惹了祸了。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孙得福自然是心知肚明的。而跟在他身边的那么人,又是什么祸色,孙得福也是清清楚楚的。一言不合,那些家伙是真敢动刀。只不过,以往他们动刀的对像都是县里的那些平头百姓,即便是出了什么人命官司,孙得福也压制地住。但是向一名实职的处级干部动刀,孙得福就是厅级干部,也不一定能够压得下来,更不要说,郭天明那也是出自强力的厅局——秦西省警察厅的!

????“郭处长,郭处长,不知道,动刀的歹徒的来历,你们是不是已经审讯了出来?”付名生也是一头的冷汗,做为武叶县治安的直接负责人,郭天明的指责他是要负直接责任的。

????“我们大致地问了问,哼哼,都是一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地痞!”郭天明冷笑道,“动辄就拔刀相向,简直比香港和台湾的黑社会还要猖狂!”

????孙得福几人这心里更是冷得都要结冰了,要知道严打这才过去几年,当时要是被判定是涉黑,那可就意味着要入狱吃花生米了!而且在他们的辖区内,出现这样恶性的事件,对于他们的仕途来言,也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当然了,这是马英壮和付名生的想法,至于孙得福,此时已经顾不得去考虑日后的仕途了,当务之急,是怎么样把孙瑞智从这件事情中摘了出来。

????“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其中一人还自称是孙县长的儿子!”郭天明一脸难以置信地道,“我实在是无法相信,贵县的治安已经恶化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这些地痞流氓居然敢冒充干部子女,在县里招摇撞骗,为害一方!难道说,这样的人,马***、孙县长和付局长平日里就一无所知吗?”

????孙得福的老脸涨得通红,尤其是看着马英壮和付名生那带着几分“委屈”的目光,这心里就别提多难受了,这可是当面打脸啊!

????“咳咳咳……”马英壮干咳了几声道,“郭处长,那人是不是叫孙瑞智?”

????“啊?马***你知道此人?”郭天明一脸“惊诧”地道。

????“那确实是孙得福孙县长的儿子,并非冒充。”马英壮一脸“苦涩”地道,要不是孙瑞智,他们这几个人又怎么可能这样快地集中到了这里。不过他表面上虽然表现地痛心疾首,心里却是暗笑。

????“这怎么可能?”郭天明一脸地难以置信地道,“孙县长,做为一县之长,又是党员干部,你的儿子怎么可能和这些地痞流氓混在一起?”

????孙得福觉得自己的脸简直都在发烧,不用看他都知道,自己肯定已经是满脸通红。儿子的所作所为,他当然是不可能不知道,但是被人这样当面地指责出来,那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但是再怎么惭愧,如今孙得福也只有硬着头皮来讨人情,否则的话,不但孙瑞智要有牢狱之灾,他这个县长,也必然会因此而大受影响。“郭处长,孙某教子无方啊!这混帐小子,乘我无暇管他,在县里胡作非为,这一次酒后冒犯了郭处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一次,我一定会狠狠地处罚于他!”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方明远不由得心中暗暗地冷笑。孙得福话说得虽然好听,但是实质上,却是将国法变为了家法。他再狠狠地处罚儿子,也绝不可能将他送入牢狱!

????孙瑞智的出现,实际上来说,大出方明远的意料之外。但是,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孙大公子的出现,也让方明远在琢磨着,如何将这一事件利用起来,为自己博取利益的最大化!

????要打造未来的华夏钢铁业的必争之地,有一个好的投资环境当然是必须的,这一点,相信所有人都不会有所置疑的。对于像方家这样根本没有打算通过什么歪门邪道赢利的私营企业来说,更是如此。武叶县的现状,虽然没有经过详细地调查,但是方明远心里已然认定,这里的官员们,恐怕都已经烂到了根子里。

????而自已一旦“发现”了煤田和铁矿,再进行投资,武叶的这些官员们,就是坐在那里,屁事不做,也会有天大的政绩落到他们的脑袋上来。只要他们稍稍聪明一点,日后的飞黄腾达,就是指日可待。这样的话,日后他们祸害的就不仅仅是武叶一地了!所以,方明远决定,借着孙瑞智前来生事的这个机会,好好地折腾折腾。于是一个个电话打了出去,不仅仅是方家在辽省在京城的关系,就连秦西省警察厅的关系也一并动用了起来。

????所以,才会有辽省纪委***和警察厅厅长的武叶一行!不过看目前的这个情况,似乎武叶县的这些位还都不知道。

????郭天明的目光扫过方明远,方明远微微地摇了摇头,郭天明就已经明白了。

????“孙县长,孙瑞智虽然喝了酒,但是法律却没有规定喝了酒后犯事就可以不负责任!他带人闯入我们的住所,当面企图绑架我的随行人员,被我们制止之后,这些人就立即拿出凶器来企图以暴力来实施他们的行为,如果说换个普通人,当时就有被杀的危险。这样的行为,孙县长一句狠狠的处罚就想轻轻揭过,是不是拿我郭天明的小命是不是也太不当回事了?”郭天明的脸色阴沉似水。

????孙得福连忙陪笑道:“郭处长,小儿虽然顽劣,但是让他亲手伤人,那是绝对不会的,肯定是那些……”

????“孙县长,那些人都是孙瑞智带去的,而且是听他的命令行事的!”郭天明冷冷地道,“我在秦西省警察厅工作至今已经有十五年,你觉得我分不清主犯从犯吗?”

????孙得福被郭天明咄咄逼人的言语逼得是哑口无言,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马英壮和付名生。

????马英壮此时又岂会为他得罪郭天明——省纪委书纪和省警察厅厅长绝对不会是为了保孙得福而匆匆忙忙地赶来武叶县的!虽然说,马英壮也不明白,为什么郭天明,一个秦西省警察厅的处长,会得到这两位大佬如此地重视。

????付名生轻咳了两声道:“郭处长,关于事情的整个经过,可不可以请贵方再详细地叙述一次。而且,就算是孙瑞智他们是犯罪嫌疑人,此事发生在我县招待所里,这些人也应当交由我县警方关押,并且进行进一步的处理。郭处长,在我县警方已经接警的情况下,贵方仍然将他们扣留在房间里,似乎不大妥当吧?”郭天明的态度有些出乎意料的强硬,但是只要将人先要过来,至于口供,那还不是任由他们编写,届时只要众口一词,将孙瑞智摘出去,郭天明他也得讲“道理”吧。

????郭天明看了看手表,微微笑道:“对不起,付局长,考虑到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我认为贵县的警方有避嫌的必要!而且,相应接手的贵省人员,我想马上就要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