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四章 车站遇上个人贩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四章 车站遇上个人贩子

????方明远并不知晓昨夜里曾经有两人因他而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喜欢懒觉的他却不得不第二天一早就起床,和方彬一起去长途车站接人。

????今天是周末,在得知方明远要跑到奉元去,赵雅和冯倩两人也吵吵着要到奉元来玩,冯爱国和赵建国拿两人没辙,也就只能答应了,刘勇从赵雅那里得知了消息后,也随之跟了过来,海庄镇那里,冯爱国将三人送上车,方明远他们在这边接车,这样倒是省了再有人陪同了。

????“哈欠”,还未入夏的奉元,早上还是比较清凉的。方明远坐在车站的长椅上,不住地打着哈欠。他是典型的夜猫子,越到晚上越精神,这早上自然就是萎靡不振了。

????“明远,咱们来得有些早了,那车估计得再有半个小时才会抵达。如果说路上再有别的事耽搁,恐怕会更晚。”去找工作人员打听车次的方彬塞给他几个包子道。

????“嗯,那也没办法,咱们就只能在这里等着了。”方明远小心翼翼地咬开了包子,先吸了一口,将包子里鲜美的汤汁吞了下去,这才开始吃包子。这样口味正宗的灌汤包子,在前世里他已经多年没有吃到过了。疯狂追求产量的结果,就是什么都想办法催长,蔬菜如此,肉类也是如此。原本一年才能出栏的肥猪,硬生生地催长到了半年出栏,这肉味还能纯正,那才是见亡灵了!

????方彬点了一支烟,坐在方明远身旁吞云吐雾起来。“明远,你说苏爱军他会同意你的提议吗?”

????昨天方明远和刘岚的那一番谈话,方彬在一旁听得是清清楚楚,对于苏爱军的参股,方彬倒是举双手欢迎,他能够投进来多少钱那是小事,但是有了苏爱军这尊佛坐镇,那些宵小之辈再想对方家运什么歪门邪道,就得三思而后行了。分出去一部分收入,却能换来平平安安,在方彬看来,也值了!况且,对于苏爱军,方彬还是颇有好感的,堂堂铁道部副部长的儿子,正经的**,却没有一点盛气凌人的架子,安安生生地呆在大学里当老师,反倒是那些劳什子镇长、乡长的儿子,一个个飞扬跋扈地,牛气的不得了。

????“有七八成的可能吧!”方明远专心地吃着包子,这灌汤包子好吃是好吃,但是稍有不慎,就可能落得一个满脸满身是油的下场。对于让刘岚说服苏爱军的入股,方明远也是昨天灵机一动的产物。希望借助着可能到来的涨价风潮和刘岚怀孕的这两股东风,一举说服苏爱军。只有将苏家绑到自己家的战车上,日后关于铁路上的一些设想,才有可能将其变为现实。既然上天让自己重活一次,那么方明远就一定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已存在过的印记。

????“那就行!”方彬长出了一口气。经过这几年,对于方明远的信心,方家里除了方老爷子夫妇外,恐怕就是方彬最强了,既然他说有七八成的把握,方彬也就放心了。

????“小叔,你在这里坐着,我去洗把手!”方明远将包包子的纸揉成了一团,丢向了垃圾筒道。

????“行,去吧!”方彬摆了摆手道。

????八八年的奉元长途汽车站还是相当地简陋,厕所并不在候车厅里,方明远一路打听着到了站外才找到,而且卫生条件也不尽如人意。

????方明远甩着手上的水渍,向候车大厅里走的时候,注意到了在自己的前面不远处,一个穿着相当朴素的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呼呼大睡的小女孩。小女孩看起来也就四五岁,长得倒是粉雕玉琢般地十分可爱。穿着一身小红袄,趴在那妇女的肩膀上。

????“这小丫头再长大些肯定又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美人胚子!”方明远心中笑道。

????可就是在方明远与其擦肩而过的时候,方明远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的味道,他有些诧异地侧头看了一眼,那中年妇女对他笑了笑,长相十分地普通,可以说塞到人群里一点都不起眼。

????方明远并没有停下脚步,但是他的目光下移,注意到小丫头小红袄下还有一件丝绸制的衣服。

????方明远心中更是觉得有些奇怪,一直走回到了方彬的跟前,仍然在打量着看似母女的那一对。中年妇女抱着小孩子坐到了候车室的另一边。

????“吱……”候车大厅里的喇叭突然发出了刺耳的嗡鸣声,就在大厅里的人们捂着耳朵骂声一片的时候,喇叭里传来了洪亮的声音“前往潍南的乘客请注意,前往潍南的乘客请注意,请到四号入口处排队上车!请到四号入口处排队上车!”

????“他娘的!差点震坏了我的耳朵!”方彬揉着自己的耳朵骂道,“这帮混帐开喇叭怎么这样不小心!”

????“小叔,你去拦住那两个人,就是那个抱着小女孩的中年妇女!”方明远突然道。

????“嗯?拦人家做甚?”方彬一头雾水的道。

????方明远看着那中年妇女已经抱着小女孩站起身来,向四号入口走去,用手一推方彬,急道:“让你拦你就拦,现在没时间给你详细解释!”

????“好好好,我拦!”方彬举起双手道,小侄儿显然是有些急了,这个时候还是乖乖听话的好,不然这小子日后在工作上不配合,倒霉的还是自己。

????“小叔你小心些,可能不是正道上的人,小心有同伙。我去找警察!”方明远急匆匆地说完,就直奔站外而去,刚才上厕所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车站派出所。

????“你是说人贩子?”方彬立时醒悟了过来。

????方彬站起身来,三步并做两步地来到了那中年妇女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故意放大了声音道:“我说嫂子啊,你可是让我好找!”

????那中年妇女吃了一惊,连忙挣了开来道:“你是谁啊?谁是你的嫂子?你认错人了!”

????方彬一拍脑袋一脸懊恼地道:“我说嫂子,你也用不着如此绝情吧?我哥是对不住你,可是我自始至终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吧?你也不能一棍子把我们家的人全打翻吧?小雨她终究还是我的侄女吧?怎么能说不认识我呢。”

????“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什么小雨!你让开,别误了我的车!”那中年妇女抱着女孩儿警惕地看着方彬。

????至此方彬已经信了**成,以他这嗓门,别说睡着的孩子了,就是猪,也得醒。可是趴在这中年妇女肩膀上的小女孩儿,却仍然呼呼大睡。这显然不正常!

????“嫂子,你就别闹了,你离家出走三天,家里都已经翻了天了!咱爸气得将我哥好一顿打,让我们哥几个四处寻找。好不容易在这里碰上了,你赶紧和我回家吧,这有什么事不能商量的?”方彬一脸“诚恳”地道,“小雨才四岁,你能让她从今往后就没有爹了吗?”

????候车室里的其他人已经围成了一个圈子,将方彬和那中年妇女围在了中间。

????“我说妹子啊,你小叔子说得不错,这做夫妻的还不是床头打架床尾合吗?有什么事是不能商量的。这孩子真可爱,你就忍心让她从小没了爹吗?还是听大姐的劝,回去吧!离家出走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有那热心的观众还帮着方彬劝道。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这孩子也不叫什么小雨!更不是你的什么嫂子!”那中年妇女看四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脸上不由得有些慌张,尖声大叫道。

????方彬有意地做出一副痛心疾首地模样道:“嫂子,血浓于水,无论如何,您也改变不了我是小雨小叔的事实。就算您和我哥分手、离婚,那小雨也是我家的孩子,怎么就这样被您带走呢?您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跟我回去呢?小雨?小雨?醒醒啊,小叔来了。”

????叫了两声,那孩子仍然在呼呼大睡,方彬不由得变了脸色道:“嫂子,小雨是不是病了?怎么叫不醒啊?”

????那中年妇女也不禁变了颜色,用手搂着孩子道:“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嫂子,这孩子也不叫小雨,你再纠缠不清,我就报警了!告你调戏妇女!”

????方彬的脸上露出了惧色,双掌合什道:“嫂子啊,您也不能胡乱栽赃陷害我吧,好好好,你是不是我嫂子这都无关紧要,但是……”

????说到这里,他突然双手一伸,硬是从那女人的怀里将女孩子给抢了过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那中年妇女促不及防,楞是让他给得手了。她随即如同疯子般地扑了上来,一边想抢回孩子,一边大声地尖叫道:“抢人啊,这里有人抢孩子啊!”

????“叫什么叫!大庭广众之下,人家还能硬把孩子抱走?”从人群外传来了声音,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两名警察和一名少年站在人群外。

????那中年妇女如同被点了穴一般,呆愣在了当场。“你们两个,带着孩子跟我们到所里把事情说清楚!不要在这里扰乱社会治安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