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六十章 烂摊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百六十章 烂摊子

????邓仲的决定,有了同样在武叶县的钱越和齐岳明的强力支持,加上从省里带来的那些工作人员,所以执行起来,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阻力。武叶县县委县政府的这些人,只要稍有头脑的,都会明白,孙得福父子是大势已去,省里已经出动了两位省委常委加一位警察厅厅长,如果说无“功”而返的话,那更成了一桩丑闻了。

????不过,这些人也就更加感到迷惑不解,这郭天明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秦西省警察厅的一个处长,居然能够在辽省里掀起如此大的风浪来!惊动两位省委常委,加一位警察厅厅长来为他出头!只是这些迷惑不解,并不妨碍着他们对省领导们的意图的理解。

????既然已经是保不住了,那么就只能是弃卒保帅了!

????所以齐岳明并没有用多少时间,就已经对武叶县的现状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因为这些从省警察厅调来的警察们,虽然还没有撬开狗子他们的嘴巴,但是并没有费多少功夫,他们就从武叶县里找到了数以百计对孙得福父子咬牙切齿的苦主,当得知他们是来自省警察厅的警官时,那一个个泣血的控诉,令这些最短也穿了七八年警服的警察们对孙得福和孙瑞智父子俩在武叶县里的倒行逆施有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孙得福在武叶县从工商局的一名副科级干部做起,一步步地成为了武叶县的二号人物,掌握了县政府的大权。而在这一过程中,孙瑞智也在一步步地扩大着他在武叶县里的影响力和造孽能力。如果说仅仅是敛财,那倒是武叶县县民们的幸福了。孙瑞智不但爱财,而且好色,还喜欢暴虐。

????在这些年里,武叶县不知道有多少大姑娘、小媳妇被他以种种的手段玷污,其中不乏使用暴力强施暴行的案例。而这些受害者们,在武叶县里是上诉无门,想要到市里和省里去告孙瑞智,却不是半路就被人拦截了回来,就是到了那里,也无人问津。然后再被武叶县警察强行带回县里,被强加以种种的罪名,关押起来。这样一次次下来,武叶县的县民们,对于上告也彻底地失去了希望。

????这期间,不是没有人想过以暴还暴,但是有着黑道人物和警察双层保护的孙瑞智,想要伤到他,又岂是那么容易,几年里,武叶县里至少有七条不知下落的人命与孙瑞智有着若隐若现的关系……

????孙瑞智还积极地插手县里各项经济活动,虽然说他的名下没有什么公司,但是他的存款和所拥有的财富,初步得到确认的,就已经超过了三百万元人民币。在九四年的时候,一个国家有名的穷困县里,三百万元人民币,已经是一个足以令县里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为之目瞪口呆的数目了。

????而被查封的月龙粮油公司的仓库里,又抄出了大量的毒大米和镉米,足有数百吨之多。这无疑从另一角度,落实了方明远的指控。但是月龙粮油公司的账本却不知去向,账面上的资金已经在昨夜里被全部转移,公司里的那些高层管理人员们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一些最底层的办事人员。

????当然了,这并不妨碍警察们调查出来,月龙粮油公司的真正所有人是谁,但是当他们将目光转向付明月的时候,这才发现,付明月也不知去向。就连他的父亲付名生,也完全不知道他的下落。而在昨夜里,也就孙瑞智闯入县招待所被扣时,还有警察在招待所门前看到他和一并不知道去向的朱德龙。

????仅仅过了一天的时间,省委省政府最终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决定,邓仲还并不知道,但是他却明白,武叶县的县委县政府两套班子,已经是烂了根了!

????虽然说,武叶县委县政府的其他人,竭尽全力地想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去,用尽浑身的解数,想将事情尽可能地控制在小范围内,但是由于整件事事出突然,邓仲、钱越和齐岳明的到来,亲自坐镇武叶县监督,更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像之外,仓促之间,想要将自己的那些烂事都隐藏起来,又谈何容易!

????尤其是在,辽源市的头头脑脑们得知了这一消息后,也纷纷赶来武叶县,与此同时,大量的省厅和辽源市的警察被借调过来,对孙得福父子和付名生是盘根究底。同时,还有大量的省纪委和市纪委人员对武叶县县委县政府的成员进行约谈,这多管其下的结果,就是这些人顾头顾不了腚,越来越多的马脚都随之显露了出来。

????当然了,这也于邓仲、钱越与辽源市这些领导们谈话时,隐隐约约地点了他们,调查和处理的范围目前省里还只局限于武叶县里,但是如果说有人从中做梗,有意阻挠的话,也不排除日后会范围扩大化有关。这些辽源市里,那些与武叶县这些领导干部们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干部,也一个个退缩了。

????省委领导已经决定不向上继续追究了,如果说自己这些人再不识趣,那就是自寻死路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所以这些人,也都乖乖地缩手。当然了,对于武叶县干部们该有警告和“提醒”,那也同样是不会少的。

????齐岳明是越审也越是心惊,所收拢上来的消息,除了孙得福父子、付名生和朱军,也就是朱德龙的父亲,主管武叶县农业的副县长之外,几乎将武叶县所有科级以上的干部一网打尽,可以说,包括县委***马英壮在内,这些人没有一个是身上干干净净的。

????“邓***,钱***,这接下来的工作……”齐岳明等邓仲和钱越将他交上来的汇总资料看了一遍后,这才轻声地道。这些东西,完全可以将武叶县的这些干部一锅端了。这样的结果,即便是放在全国,也是极其罕有的。没有省委省政府的明确表态,齐岳明自己都不敢再认真地查下去了。这个盖子一旦揭开,那可就堪称是辽省官场的一大丑闻了!

????“这些材料都确有其事吗?”邓仲沉声地问道。虽然是汇总资料,关于武叶县的这些干部们,都是简明扼要地标准着所得到的消息,不过就是这样,仍然是相当的可观,邓仲他也足足看了二十多分钟。

????“都确有其事不敢说,但是以我这些年的经验来看,百分之六七十,还是能够保证的。”齐岳明道。时间太短,很多举报还需要进一步的核实,但是从他目前所得到的情况来看,武叶县的两套班子已经可以说完全腐烂了,也许里面还有一些人,并没有过多地介入其中,但是对于孙得福、付名生、朱军等人的行为,采取默认的态度,对于县里群众们的悲惨遭遇不闻不问,甚至于直接或间接地帮助他们隐匿罪证,这也足以毁了他们的前程。

????邓仲又看了看钱越,钱越没有说话,却微微地点了点头,显然,他还是认同齐岳明的判断的。

????百分之六七十的罪证,就足以将武叶县这些人统统打倒在地,再踩上一只脚,让他们这辈子都不要想翻身了!

????邓仲长出了一口气,情况上报上去已经有一天的时间,省委省政府也来电话征求了他和钱越的意见,虽然说,他并不知道钱越是如何回答的,但是邓仲却是坚定地支持将武叶县官场来个大清理,倒不是邓仲有多么痛恨**分子,而是他自然是希望,方家的这一笔对于辽省来说,无疑于雪中送炭的巨额投资能够顺利落地!

????虽然说,最大的功劳,那自然是要归省委***和省长了,但是做为经办人,他的好处自然也是少不了,若是省委***或省长能够因此而再进一步的话,对于他的仕途而言,自然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而且,一个县的两套班子,这要空出来两个正处,还有一大堆的副处、正科、副科。这年月,当领导的,谁手里没有一大堆想安排却无处可安排的人?否则的话,政府机关也不会一再地扩大,然后在中央的强令下缩编,然后再扩大了。而且,有了方家的投资,武叶县的未来,虽不能说是必然光明无限吧,但是也肯定有了变化的契机,如果说方明远的商业天赋真的如传言所说的那样惊人的话,那么日后,这武叶县的官职必然成为肥缺,自己做为经办人,只要能够***来几个,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能够成为自己在辽省的有力嫡系!

????当然了,看透这一点的,在辽省的高层中,绝对不仅仅是邓仲一人,这决定迟迟做不出来,恐怕也有很大程度,是人事部门的原因,想要拿到这些职位的人,还没能达成“分赃”的协议。

????不过邓仲和钱越都不担心,做为“奋斗”在第一线的他们,没有人能够无视他们的利益。

????“邓***,梅***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邓仲的秘书快步地来到了邓仲的身边,以极低的声音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