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费尔南的诚意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章 费尔南的诚意

????期中考试后的第二天,是个星期六,但是托政府的“福”,这是一个大礼拜。从九四年的三月份起,京城的人们就开始享受隔星期休息两天的生活了。

????龙潭中学的学生们,在经历过了期中考试对心理的“摧残”后,对于这两天的休息,那是格外的重视,大家呼朋唤友地外出游玩。做为班级里最漂亮的女生,赵雅和冯倩她们自然是接到了不少的邀请,而柴靖玉更是一大早就赶了过来。

????可惜方明远却享受不到这样悠闲而惬意的生活,因为今天将有一位贵客前来拜访。可怜的他,只能看着赵雅三人被柴靖玉一并拉了出去,享受明媚的阳光和自由的空气,自己却只能留在屋里等着他人上门。

????上午九点半,屋门上响起了清晰而有节奏的敲击声,陈忠拉开了房门,出现在门外的正是阿加纱和费尔南。费尔南,陈忠并不认识,但是阿加纱,他却并不陌生,于是将两人让了进来。

????坐在客厅里的费尔南好奇地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看得出来,这里并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装修也不奢华,如果说不考虑房间的面积的话,就如同华夏诸多普通老百姓的家庭一样。

????说实话,刚进这个住宅楼的时候,费尔南还是颇感吃惊的,他没有想到,做为方家的实际掌门人,手中掌握着数以十亿计资产的方明远,在京城 的住处,居然是在这样并不怎么起眼的普通住宅区里。

????来华夏也有几个月的费尔南,对于华夏的国情也有了一些具体的认识,也结识了不少华夏的官员和商人,也曾经上门拜访过一些华夏人的家庭。给他的印象是,华夏人很喜好面子,尤其是一些有钱的商人家庭,他们的住处都尽可能地追求奢华。虽然说,这些奢华在费尔南的眼中,很多时候都是可笑。在来见方明远之前,费尔南对于方明远在京城的住所,也是颇有一番想象的,但是亲眼所见的一切,与他的猜测,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差距的。

????不过,虽然说方明远的住所有些令他感到“失望”,但是费尔南的心中,此时还是有着几分激动的。至少他与方明远的第一次见面,能够安排在方明远的住所里,这就令费尔南感到了几分“受宠若惊”了。方明远还是很给了阿加纱和自己几分面子的。

????方明远从里屋里走了出来,阿加纱娇笑着站起身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约瑟夫还好吧?你们两人还没有决定什么时候成婚啊?”方明远揉了揉鼻子,阿加纱身上的香水味有些重,引得他鼻子里痒痒的,直想打喷嚏。

????“谢谢方少的关心,约瑟夫他现在很好,我们还年轻,瑞在不想要孩子,所以打算再过两年。”阿加纱笑道。

????约瑟夫,经过了诺基亚移动电话公司总裁约玛奥里拉在日本与方明远的那一番长谈之后,约瑟夫得到了约玛的赏识,而如今,约玛奥里拉已经成为了诺基亚集团的总裁,做为他的嫡系,约瑟夫在诺基亚集团中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已经被调回总部担当重任。阿加纱当然也一并回到了欧洲的阿尔贝德钢铁公司在芬兰的分公司任职。这一次,是因为费尔南的要求,她又临时被调了回来,协助费尔南完成与方明远进行谈判的任务。

????对于方明远的关心,阿加纱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当初他们的结识,可是颇具一番戏剧性的。后来,方明远还通过她,与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总部完成了矿山换技术的协议,这一成绩,也令她在阿尔贝德钢铁公司里的地位上升了不少,否则的话,约瑟夫回芬兰时,她也不能那么顺利地就调到了阿尔贝德钢铁公司的芬兰分公司去。所以,在她看来,方明远就是她和约瑟夫的贵人!

????“啊,方少,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一位就是费尔南雅各布斯先生,阿尔贝德钢铁公司驻华夏办事处的负责人。费尔南先生在来华夏之前,是公司驻美国办事处的总负责人,取得了令公司瞩目的十分优异的成绩。”阿加纱道,“雅各布斯先生,这就是方明远方少!”

????“九想!九想!”拱手为礼的费尔南的汉语说得怪里怪气地,听得方明远和林蓉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应当是“久仰!久仰!”

????“欢迎雅各布斯先生来华夏!”方明远一笑道。他的英语可是比费尔南的汉语更好理解一些。

????双方间客套了一番,费尔南这才回归了正题。“听说,日本新日铁公司驻华夏办事处的负责人松本正道先生,与林助理进行了一番会谈。想必是为了贵方在贵国东北的钢铁厂投资项目吧。我这一次前来,也是代表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正式向方少提出合作的邀请。我方愿意以真挚的诚意,优惠的价格,继续贵我双方之间已有的合作!”

????方明远一笑道:“雅各布斯先生,看来你的消息很灵通吗,昨天我们与新日铁公司才进行了第一轮会谈,你就已经知道了。”

????费尔南哈哈笑了两声,虽然说三十亿元人民币的投资项目,对于新日铁和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来说,都委实算不上什么大项目,但是这其中的意义,却是谁也不敢忽视的。

????“第一轮吗,也没有谈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不过是大家交换一下意见而已。”方明远笑笑道,“我现在更关心地是,雅各布斯先生,将会带来什么令我感到动心的合作条件。”

????“方少,我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是欧洲知名的钢铁企业,至今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与我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可以说是遍布全球各国。新日铁公司,哼哼!”费尔南一脸不屑地道。方明远微笑不语,恭候他的下文。

????看到方明远根本不接话,费尔南也只能继续说了下去,“方少,贵方与我公司之前已经有了一次完美的合作,依照贵国人的说法,大家做事,应当有开始也要有结束,我公司的技术,当然还是我公司提供的设备最为合适。你说,是不是?我公司愿意向贵方出售所有的相关设备,并且提供充分的培训机会。”

????方明远心中大骂费尔南不地道,说了半天,敢情都是在打感情牌,半点实质性的让步都没有。虽然说,方明远也明白,使用阿尔贝德钢铁公司的技术,当然是购买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提供的设备是最为合适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方家若是采用其他公司的设备,就不能够完美地炼制出合格的产品来。也许在最初的时候,要走一些弯路,要进行一次次的调整,但是要说达不到技术标准,造不出合格产品来,那就是一个笑话了。

????至于对工人进行培训,那更是废话,购买任何一家公司提供的产品,肯定都要提供培训业务,这可不是阿尔贝德钢铁公司独有的优待!

????方明远似笑非笑地看着费尔南,却是一言不发。

????费尔南看着方明远的神色,也明白,自己所说的这些条件,显然方明远并不满意。当然了,他也没有指望,仅仅靠这些东西,第一次会面,就能够从方家拿下这笔订单来。既然是谈判,那么就是大家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尤其又是一个金额达到了数亿美元的项目,就是谈上三五个月,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今天,费尔南的到来,更多的不过是向方明远表个态,告诉方明远,阿尔贝德钢铁公司对他的那个项目也很感兴趣,并且愿意向方明远提供相应的服务。这就已经足够了。

????像这样的谈判,谁的底牌亮得早,无疑谁就失去了主动权!

????费尔南也相信,像方明远这样聪明能干的人,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在谈判中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新日铁公司对华夏国营企业所惯用的那一套,在方明远这里,没有一点用。想要说服方明远采用自家公司的设备,那就必须要拿出真材实料来打动他。而比拼设备和技术的先进性,阿尔贝德钢铁公司又怕过谁?不过,他并不介意在最初的会面中,给方明远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方少,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总部很重视与贵方的这一次合作,所以……”

????“所以?”方明远微笑道。

????“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愿意在出售设备的总金额上,向贵方让利百分之五!”费尔南沉声道。

????虽然说不知道这三十亿元的投资金额中,到底会有多少会被用来向国外采购设备,但是只要方家有这个打算,那么这一笔金额的数目就少不了,哪怕是只有五六个亿,百分之五的让利,都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目。

????费尔南很清楚,华夏政府在从国外引入设备和技术的时候,大部分时候所面临的只会是提价,甚至于是自愿提价也买不到想要的东西的窘境,自己做出这样的表态,应当已经能够给方明远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