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七章 这是我哥!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七章 这是我哥!

????如果说方明远有读心术的话,这一刻,肯定是飞起一脚,将梅元武踢得远远的!

????方明远允许梅元武他们参股方家酒楼,当然不可能是像梅元武所想的那样,是在资金周转上有什么压力。随着方家在电影业、超市连锁、游戏软件业、钢铁业的发展,再加上参股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在俄罗斯控制的大量企业和矿山。做为最初创立的方家酒楼,虽然生意依然火爆,虽然店面仍然在继续快速扩张,但是方家酒楼已经不是方家产业发展的重点。

????所以,方明远打算让方家酒楼和三江广告公司、计算机公司一样,成为方家与这些关系良好的盟友们联系的纽带。古人早就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纯粹地依靠感情来维系方家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日后在面对强大的敌人的时候,很难保证像梅家、卢家和柴家,仍然会坚定不疑地站在方家的一边。

????虽然说,方明远从前世里就很反感官商勾结成利益集团,通过垄断大肆地剥削国民的财富。但是他也明白,这不是自己看不习惯就能够改变的,社会大环境就是这样,哪怕是你终生致力于改变这一不公,在最初的时候,你也只能随波逐流。个人的力量,与整个利益集团相抗御,那只有死路一条!而方家要在国内发展,在政坛上如果说没有支持力量的话,那就只是一块随时可能任人宰割的肥肉。

????哪怕是为了自保,他也必须要为自己拉拢到一批能够真正支持自己的盟友。而用利益纽带来联系盟友之间的关系,无疑要更令人放心一些。

????得到了方明远允诺的柴靖玉兴奋地如同快乐的小鸟一般,唧唧喳喳地问个不停。

????一行人进入了酒楼,顺着楼梯在服务员恭恭敬敬地带领下上了楼,就在二层转向三层的时候,方明远突然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

????贺军此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为了和同事们庆贺今天的刑事案件的公诉胜利,他提前在方家酒楼预定了包厢,打算和同事们一醉方休。但是当他们按时到了这里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自己预订的包厢已经被人捷足先登。

????如果说仅仅是预订的包厢被人捷足先登,而店里能够及时地提供其他包厢的话,他也并不想多事,毕竟这里是方明远的产业,而方明远是他小姨的孩子,也就是他的表弟。

????但是,占据了他们包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法庭上他的对手,京城里也算是颇有名气的一个律师吴卫国,以及几个陌生人。这“仇人”见面,自然是份外的眼红。这一桩刑事案件,吴卫国接手后,经过他上下的打点,又和区里***、法院的相关领导的进行了足够的“沟通”,原本自认为已经是胜算在握,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在几次的法庭辩论中,贺军却是以详尽的事实,有理有据的公诉词将他的观点驳得是一败涂地。最终,法庭判决吴卫国的委托人有期徒刑十五年!

????有期徒刑十五年!而吴卫国原本的目标是有期徒刑三年以内,然后加上缓刑三年,这样可以确保他的委托人不用进监狱!这样的结果,无疑是表明了吴卫国在此案中的完败!

????吴卫国从事律师这一行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在此之前,他是京城某区法院的一个科长,辞职成为了律师之后,一来是因为他在法院里的关系,二来他家庭在京城里也是小有背景,三来吴卫国也比较会来事,对于法律吃得比较透,能够灵活运用法律中的一些不够严谨的条款,在京城律师界混得也是风生水起。他所代理的案件,有着近百分之七十多的成功率。

????这一次接受委托的他,原本以为可以在他自己的履历上再添上一笔胜绩,却没想到,贺军居然顶住了***里的压力,硬是将他的委托人送入了监狱!虽然说这只是一审,还有二审改判的可能,但是吴卫国却觉得自己大失面子,将贺军恨之入骨。

????恰好晚上他的朋友请他来喝酒,也是来的方家酒楼,又很偶然地知道了贺军他们也要来这里,于是吴卫国的朋友就说要替他出口气,找酒楼的副店长,改了预订记录,就在贺军他们刚刚进入包厢时,吴卫国一行人闯了进来。

????“我在下午二点左右,就已经和你们预订了,当时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男性。我当时说得很清楚!怎么会没有预订的记录!”贺军愤怒地道,“如果说没有预订的记录,为什么你们的服务员把我们带到这里的?我们都已经坐下准备点菜了,你们又说什么没有预订记录,你们这是拿人当猴耍吗?”

????“对不起,这是我们服务员的工作失误,她们看错了记录。”一个身着酒楼制服的中年人满面歉意地道,“但是这个包厢确实是被这几位先生预订下来的。我们必须要按照预订记录来安排。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几位要不再等会,半个小时之内,我们一定会给几位重新安排包厢,今天几位在店内的消费,都给您打八折!”

????“老朱的演技是真不错!要是去当演员去,怎么也能拿个最佳配角吧。”展向东,也就是要替吴卫国出口气的那个人,压低了声音笑道。他口中所说的老朱,就是方家酒楼的副店长朱得禄,就是正与贺军交涉的那个中年人。

????吴卫国得意地笑着,虽然说,占了贺军的包厢,对于贺军来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但是却让他在他的同事面前彻底地丢了面子。都已经坐下了要点菜了,又被人赶了出来,尤其是当他们这些人看到自己的时候,恐怕无异于在贺军的脸上狠狠地给了几记耳光!

????吴卫国心中暗自盘算着,今天的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日后贺军就会明白,得罪了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他的岳父是市法院监察室的负责人,也是老法官了。不但在京城法院系统内部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和京城***的官员们也是十分地熟悉。这也是吴卫国当律师,在京城的律师界声威大震的重要原因之一。只要托岳父跟***那边歪歪嘴,这个不识抬举的贺军,有他吃苦头的日子!

????看着吴卫国那得意的笑容,贺军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这其间肯定有什么问题!

????“朱店长,有什么问题你们出去说吧,不要在这里打扰我和朋友们的用餐!”展向东提高了声音道。

????“展先生,实在是对不起,由于我店工作疏忽,给您带来了不便,我在这里代表店里向几位郑重地道歉。今天几位在店内的消费,一律七折,希望展先生原谅我们工作上的疏忽。”朱德禄客气地道。这个展向东,是区里卫生局的干部,做为做餐饮业的,当然是要尽最大努力地巴结了,不然三天两头的卫生检查,就是再干净的后厨,他们也能吹毛求疵地找出毛病来。虽然说,方家酒楼也是有背景的,对上卫生局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民不与官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朱德禄自然是要站在展向东的这一边。

????“这也没什么,你们的生意这样的红火,每天的客人这样多,出来几个无事生非的客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也就是你们脾气好,对待客人们一向服务周到,这要是换个地方,早就将他们都赶出去排队去!”展向东无所谓地一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们出去吧,我们要点菜了!”

????朱德禄又扭回头来对贺军他们道:“几位,咱们出去商量吧,请不要打扰我们的正常营业!”

????包厢的门并没有关,此时已经有不少客人站在门外好奇地看着里面。

????贺军气得脸色发白,随同他一同前来的同事有人看不过眼道:“朱店长,我们是区***的,我们贺处长打电话预订你们酒楼包厢的时候,我们不少人都听到了,怎么能说记录没有了呢?你们一句话记录没有了,我们就得让出预订的包厢,凭什么啊?”

????朱德禄心里一惊,想不到这边也是有来头的,不过他也是见过场面的,方家酒楼别说接待个处长,就是厅局级干部也不知道接待过多少了。而且说得难听一点,处长,在下面的县市里,也还能够算个领导,但是在厅长遍地走的京城里,只要不是直属上司,谁拿处长当盘菜啊!小小的街道办事处,头头就是处长!

????“几位,有什么话咱们出去说,不要打扰我们的客人用餐。几位都是机关干部了,就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人了。”他话说得虽然客气,但是实质上却是寸步不让。

????“叫你们的店长来,这事必须给我说明白了!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向你们的上级投诉你们今天的所做所为!”贺军站在那里,纹丝不动道。

????“啧啧啧,贺军,就凭你,还叫人家店长来说明白了,还要向人家的上级投诉?你以为你是谁啊?”吴卫国忍不住讥笑道。要知道,方家酒楼在京城里经营了这些年,稍有些门路的人都知道,人家上面有人罩着呢。

????“凭什么?凭他是我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