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八章 禁不起推敲的小手段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八章 禁不起推敲的小手段

????“凭什么?凭他是我哥!”说话的人当然是方明远了。上楼的时候,他恰好听到了贺军的声音。于是让赵雅、柴靖玉她们先上去,自己和梅元武走了过来,在门口已经听了半晌了。

????吴卫国这才注意到从门外走入的方明远、梅元武和陈忠。不屑地一笑道:“小毛孩子,大人说事,插什么嘴!”

????“明远?你怎么……”贺军惊诧地刚说了一半,就反应了过来,这里是方家酒楼,方明远出现在这里那岂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哥,你来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还预订什么包厢啊,三楼的包厢你随便用。”方明远也不搭理吴卫国他们,一边低声地埋怨贺军道,一边给他介绍道,“元武,这是我表哥贺军,我姨的儿子。哥,他是我朋友,梅元武!现在在上大学。”

????梅元武连忙上前两步,主动地伸手道:“您既然是明远的哥,那我也称您声哥吧,是叫您贺哥,还是军哥?”

????贺军对梅元武自然是从不认识,但是他也明白,以方明远如今的地位,他交往的朋友里,有不少都是有地位的。而且梅元武话说得又是十分客气,连忙伸手握住梅元武的手道:“既然你们是朋友,我就托个大,元武老弟随意叫好了。”

????他们这边拉家常介绍人,展向东那边可是觉得这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方明远这三人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啊!合着自己方才让他们出去,全当耳旁风啊!

????“朱店长,我再说一遍,我们要点菜了,无关人等……”他还想再往下说,却看到朱德禄扭转过来的面容,已是苍白如纸,黄豆大小的汗珠已经布满了额头,仔细再看,这才发现朱德禄浑身上下都在微微地颤抖。展向东这话就说不下去了。

????在包厢里的这些人,除了贺军之外,就是朱德禄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谁。毕竟这家方家酒楼是距离方明远他们住所最近的地方,方明远他们要是出来吃饭,或者说请客的话,十次倒有八次是在这里。而这里也就成为了方家酒楼里管理人员们最看重的所在——只要能把**oss服务开心了,提薪升职那还不是方明远几句话的事!

????上一任店长,就是因为工作出色,又被方明远看在眼里,结果没干两年,如今已是一省方家酒楼的总管,收入比起店长来,那可不是增长了一星半点。而现任的店长,就是当初的一位副店长。这样的提升速度,要远高于京城的其他店面。

????这不想当店长的副店长,不是好的副店长,朱德禄自然也是不能例外。所以对方明远他们这些人的相貌,那是记得比自家亲戚还要真切!

????所以当方明远一现身,朱德禄就认了出来。这干坏事让老板看到了,原本就是件坏事,而更坏的则是你胳膊肘儿向外拐,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己人!所以一听到方明远那一声“哥”,朱德禄这心里,就如同在万丈悬崖边一脚踩空了一般,是彻底地凉了下去。

????自己篡改店里包厢的预定记录,就已是违反了店规,又得罪了老板的表哥,这岂不是罪上加罪。朱德禄怨恨地看了一眼贺军,心中大骂贺军玩什么扮猪吃虎的把戏啊,只要他把这身份亮出来,别说是展向东了,就是展向东的上司来了,自己也不敢让他们腾包厢啊!

????朱德禄这心里是悔之无及,要知道方家酒楼在京城饮食业里,虽然档次算不上最高端,但是却是如今京城里最红火的店家之一。而他们这些员工们的工资福利在京城餐饮业里也是出名的丰厚。不知道有多少人,钻尖脑袋都想进入。而他这副店长,不但每个月有着令同行们眼红耳热的收入,更是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

????自从他当上这个副店长,出去办事时,可是省了不少的麻烦。人家一听自己是方家酒楼的店长,这脸上就先多了几分和气。谁不知道如今的方家酒楼常常是人满为患,有的时候,你是有钱都订不到包厢,这谁没有个出去吃饭的时候,关键时刻要是朱德禄能够帮上一把,那可就是解决了大问题了。所以朱德禄在外面也算得上春风得意。

????如今,所有的这一切恐怕都要离他而去了……

????方明远看了看神色有些恍惚的朱德禄,冷冷地对一旁的店员道:“请你们店长庞明,还有今天负责登记包厢预订的员工都过来!”

????展向东和吴卫国他们此时也看出来了,这场上的气氛有些怪异,吴卫国连连对展向东打了几个眼色,展向东会意地点了点头,这局面有些失控,自己这些人最好还是先避避,搞清楚这几个年轻人的身份再说。他和吴卫国几人虽然也算是官宦子弟,但是架不住京城里的高官太多了,天知道这几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要是真的为此得罪了什么大人物,那可就犯不上了。

????“朱店长,算了,这个包厢我们不要了,真是扫兴!”展向东站起身来,一脸不满地道。其他人,也随着他一齐站起身来,就要向包厢外走。陈忠立时站了出来,拦住了展向东他们的去路。

????“你干什么?”吴卫国警惕地问道。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面前的这人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特别的地方,但是看到他,吴卫国本能地就觉得有些危险。

????“坐回去,事情没有问清楚之前,不准离开!”陈忠冷笑道。

????“凭什么?你们这是非法拘禁公民的自由!是犯法的知不知道?”吴卫国色厉内荏地叫道。

????“是不是犯法,不是你们说了算,再说了,人家***的人都没有走,你们做为当事人,凭什么走?”陈忠淡淡地道,“要走也行,只要能够把我打倒了,就没有人拦着你们了。”

????“打他!”展向东怒了,还有这么嚣张的人,居然敢和他说这种话。

????“别动手!”吴卫国连忙拦住了众人,压低了声音道,“你们疯了,那不是正好给对方递把柄吗?”在***的检察官面前动手打人,这不成心给自己找不痛快吗。自己几人虽然都有背景,但是还没有到可以忽略检察官的存在!这要是让贺军捉个正着,自己这些人可就脸面无存了。甚至于像展向东他们这些在机关里的,搞不好还要有处分。

????听吴卫国这样一说,众人面面相觑,只好又忐忑不安地坐了下来。吴卫国愤愤然地拿出如同砖头般的电话,陈忠倒也不拦阻他。

????“朱店长!”耳边的呼声惊醒了已经是陷入了恐惧中的朱德禄。一身冷汗的他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何时,包厢的门已经关上了,包厢里又多了几个人,正是店长庞明和负责登记包厢预订的店员。方明远正阴沉着脸看着他。

????“老朱,方少问你预订记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贺先生到底有没有预订包厢?”庞明的脸色已经是黑如锅底。如果说贺军所说的符实的话,今天酒楼可是在方明远的面前大大地露了回脸,只是可惜不是什么好印象!

????朱德禄心如乱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庞明心里是恨不能一把卡死他,你以为不说话,就可以没事了吗?

????庞明又转向了跟他而来的店员道:“你们刚才都听到了,当时贺先生的电话是谁接的?知情不报的,别怪公司手狠,将你们开除出去。如今这社会,缺什么都不缺人!”

????虽然包厢里的空调一直都开着,三个店员中,有一人还是汗流满面,他看了看已经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的朱德禄,颤声道:“我今天确实是接到了一位姓贺的先生预订包厢,时间是在下午。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位贺先生。”

????庞明拿着包厢预订的记录本,翻到了今天,只看了几眼,就将记录本递到了他的面前道:“下午二点十四分,这一条被划去抹黑的记录,是不是你记得的。”

????“是的,应当就是那位姓贺先生的记录。但是为什么被抹黑了,我就不知道了。”店员摇头道。

????“知道时间就好办了,让电话公司查一下记录,看看是哪里打到店里来的!不就可以确认是不是军哥打的电话。”梅元武一拍手道。

????“朱德禄,这记录是你抹黑的吗?”方明远又转向朱德禄道。

????朱德禄虽然有心说不是,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他又根本就没有想到,整治个贺军还会引来方明远,所以这些手脚做得是漏洞百出,只要稍加推敲就不难察觉出其中的不对来。就算是他说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结果。

????“你既然不说话,那么我就当你是默认。那么你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方明远沉声道,“是公司待你不公?你心有怨恨了?还是有人指使你,特意针对着我哥他们而来的?朱德禄,你最好说实话,大家也算是共事一场,好合好散,否则的话,要是进了局子,你的一世清白可就毁了!我想现在没有人愿招聘一个档案上有污点的人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