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三章 结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三章 结怨

????梅元武和柴靖玉此时也是吃惊地说不出话来,虽然说,在京城的圈子里,类似这样事情他们也没少听说过,在很多地方,包括京城在内,商人们让官员或官员子弟免费持一定的干股,官员给予商人保护,商人向官员输送利益,双方各取所需。但是像姜应雪这样,空口无凭地张口就要价值一点五个亿的股份,也是从未有过的。而站在姜应雪身后的鲁山,也是一脸的惊诧。

????“值,很值!”方明远一笑道,“这个要求不算过份,我甚至于觉得,百分之五的股份都有些少,百分之十五还差不多!”

????“啊?”包厢里响起了众人异口同声地惊呼。

????一点五个亿的股份就已经是够惊人了,方明远居然还说不够,主动地提出到百分之十五!那可是价值四点五个亿的巨资了!

????疯了!这两个人全都疯了!这是四点五个亿啊,不是四五百万啊!居然两个人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上下嘴皮一碰,就如同云淡风轻一般吐了出来。

????“百分之十五?”姜应雪也被吓了一跳,虽然说她出身华夏政坛的顶级家族,家里高官众多,但是四点五个亿的人民币,仍然是一笔不可忽视的巨款。与此同时,姜应雪觉得眼前的方明远显得比方才顺眼多了,这样识趣的人,还真是不多见啊。

????“明远!”梅元武连拉带拽地将方明远扯到了包厢的角落里,严肃地道,“明远,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这样的玩笑开不得!是会死人的!”梅元武这可不是虚言恐吓,以姜应雪的家庭背景,只要方明远答应下来,那么日后就必须要兑现,否则的话,就是苏浣东也护不住他!四点五亿元啊,就算是方家再有本事,收入再丰厚,这也不是个小数目啊。

????方明远笑笑,拍了拍梅元武的肩膀,胸有成竹地道:“元武,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你放心好了!”

????“嗯,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姜小姐负责保证公司的产品在所有的地方销售通道畅通无阻!”重新坐回桌前的方明远笑着重复道,“不过,大家必须要签署正式的合同。这毕竟是四点五个亿,不是四块五毛钱,我必须也要向家族有个交待!”

????姜应雪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这种东西,当然是不落于纸上为好,否则有些时候,可能会带来诸多的麻烦,反正姜家也不怕方明远赖账。但是方明远如此的知情识趣,而且涉及到的又是如此大额的巨资,就这样空口无凭地,换谁也肯定是心里一百八十个不放心。方明远虽然是方家产业的主要创立人,但是家中毕竟有长辈不是,没有明确的说法,他又如何去说服家人?姜应雪左右斟酌,最终还是舍不得这一笔巨额收入,点了点头。

????于是方明远很快就草拟了一张合同,放到了姜应雪的面前道:“姜小姐,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就请签字。”

????姜应雪拿起来,只看了几眼,原本因为兴奋而红扑扑的脸颊就变了颜色,指着合同道:“方明远,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负责公司的产品海外销售通道畅通无阻了?”

????方明远满脸诧异地看着姜应雪道:“姜小姐,你明明刚才说过了,百分之五的股份,你就负责公司的产品在所有地方销售通道畅通无阻。既然是所有的地方,当然包括了海外市场了!为此,我才觉得,百分之五的股份都是少了,应当给予你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大家说话可是要讲良心的,在座的诸位都可以做证吧。”

????姜应雪恼怒地道:“我说的是华夏所有地方,谁说全球所有地方了!”姜家的势力虽强,但是仍然是局限在华夏境内。而出了华夏,影响力就会大减。像欧美日这些国家的市场,对于来自华夏的商品,年年设槛,岁岁生事,以种种的借口为难,别说姜家了,就是华夏政府,拿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方明远双手一摊,一脸地无奈地道:“姜小姐,公司日后的产品不仅仅要满足国内的市场需要,还要对外进行出口,这是无需说明的吧。而且,我们正在与新日铁和阿尔贝德钢铁公司谈判引进他们的先进技术,所生产的产品,也是目前国内钢铁公司还无法生产的。你觉得,这样的产品,在国内的销售,会有谁故意地阻碍吗?难道说,国内的这些企业们宁肯高价从海外进口,也不肯低价使用国内产品?况且,就算是企业愿意,你觉得国家还愿意为此付出大量宝贵的外汇吗?”

????姜应雪被方明远说得哑口无言,梅元武和柴靖玉不由得交换了一个眼神,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难怪方明远如此地慷慨大方,不但答应下来姜应雪的要求,还主动加价,原来杀手锏在这里!确实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以钢铁厂未来生产的产品而言,国内市场根本不是问题!只会供不应求,哪可能出现滞销!就是各地地方保护主义再浓厚,对于本地无法生产,又必需的产品,他们还能拦着不要吗?

????姜应雪咬住下唇,看着方明远的双眼简直都要喷出火来了,这个家伙,简直是在戏耍自己吗!谁不知道,自己说话的意思就是指国内销售市场,他这是在有意的曲解!

????方明远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又看了看脸色有些发青的鲁山道:“我说,你们也不用这个模样吧?”

????姜应雪心里发恨,提起笔来就要在合同上签字,她想好了,只要股份一到手,就立即转手套现,至于保证销售通道畅通无阻这事,谁受做谁做去。她就不信了,方明远还敢拿着这合同上门向她去讨债不成!

????方明远一伸手拦住了她,用手点指着合同道:“姜小姐最好还是看完了这个,如果说日后违约的话,这个责任,姜小姐能负责吗?”

????姜应雪这才注意到,在合同的下面,还提到了违约责任,只看了一眼,姜应雪就张大了小嘴,露出了一口齐整的白牙。

????鲁山好奇地扫了一眼,也是立时瞠目结舌。只见合同上白纸黑字地写着,一旦双方有人违约,就必须以双倍于合同金额的资产赔偿对方的损失!

????而且更可气的是,方明远在最后面还加上了一句,此合同必须得到美国和瑞士公证机关的公证后,方可生效!而且一旦发生合同纠纷,将交于瑞典的斯德哥尔摩仲裁院仲裁!

????愤怒的姜应雪带着鲁山甩门而出,梅元武和柴靖玉面带忧虑地看着被摔得山响的包厢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方明远的这一手实在是太狠了,彻底地断绝了姜应雪混水摸鱼死不认账的打算。

????有了美国和瑞士公证机关的公证后,再规定了要由瑞典斯德哥尔摩仲裁院仲裁,如果说姜应雪不确实履行合同的话,那么所面临的麻烦可就大了,恐怕日后连出国都不可能了。姜家的影响力在国内那是无人可以忽略,但是在国际上,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哎……”梅元武叹了口气道,“明远,这下子你可有麻烦了,姜应雪恐怕是恨透了你了。”姜应雪那是什么人,京城里衙内中的衙内,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就是受过,恐怕那也是同级别的,像方明远这样来自民间的,恐怕到目前为止,是独一份。

????“是啊,明远,你可是要小心!”柴靖玉也是忧心忡忡地道。姜应雪对待那些得罪过她的人,手段可是一向不那么客气的。

????方明远点了点头,他又何尝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必然是大大地得罪了姜应雪,但是他也是没有选择。今天答应了姜应雪,那么明天就会有李应雪、赵应雪、罗应雪来要求更多的股份,京城的高官这么多,高官子弟更是少不了,那贪婪的胃口,就是把整个方家填进去,也满足不了他们的无底洞。所以他必须要拒绝姜应雪!

????他已经尽最大努力来拒绝地婉转一些,如果说姜应雪记恨上了自己,那也没有办法。毕竟自己不是上帝,能够满足所有人的愿望。而且他也相信,如今的方家也不是随便就能够任人鞣捏的,就算是姜应雪想报复自己,她也不能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而只要是规则允许内的手段,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如果说边个姜家的三代丫头都应付不了,日后又如何去面对国际上的那些资本主义国家财团!

????“明远,不过我觉得你这里有个漏洞吧,合同要交给瑞典的斯德哥尔摩仲裁院仲裁,我记得国家规定是只有涉外合同才能指定第三国仲裁机构仲裁的吧?”梅元武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道。

????方明远一笑道:“如果说她真敢签的话,等到公司正式成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里面会有来自香港、日本和美国的资本!”这种情况他当然是不会想不到的。

????若不是为了尽最大的可能避免来自于政府官员们的不当干扰,他又何必事事都扯着郭家的幌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