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九章 跟我走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九章 跟我走吧

????“小叔!”方明远有些无奈地看着方彬,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后世的话都是这样从方彬的口中传了出去的。

????郭夫人也不禁笑了起来,如同鲜花盛开的笑脸一扫方才的悲容,那艳光令屋内的男子们都为之目眩神迷。

????“爹是英雄儿好汉,女是美人妈好看!”方明远心中暗叫,这成熟女性的魅力对于青年男子们来说,其实比少女更有吸引力。就连见多识广的宁副所长,也觉得眼前为之一亮。

????“哎哟,他还说过这样的话?”郭夫人好笑地看着方明远,在这个古老的刚刚打开国门不久的国家里,一个少年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是令她感到有些惊奇。

????“岂止是这个,再比如,我曾经问过他,他的最高理想是什么?您猜猜他是怎么答的?”方彬继续卖弄道,像郭夫人这样气质高贵又有着与国内女人有着迥然不同风情的女性,方彬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不至于起什么色心,但是亲近之心却是人皆有之。

????“为社会主义奋斗终生?”郭夫人试探着问道。这似乎是国内普遍性的回答。

????“不不不,他答得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方彬乐得就像那刚刚吃到鸡的黄鼠狼一样。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不少人了,从无一人能够答对,看来这位聪慧的夫人也不例外!

????“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郭夫人睁大了眼睛,一脸地诧异。这个回答也太……那个了,怎么听也不像是内地孩子所能说出来的吧。而且细细地品来,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两句,但是却说尽了无尽的韵味,令人越琢磨越有味道。

????“这是你说的?明远?”郭夫人好奇地问道,“你自己想出来的?”

????方明远看了一眼在一旁暗地里朝他挤眉弄眼的小叔,无奈地道:“秋暇姐,这是我曾经从书上看到的几句话中的两句……”

????“什么书?还有其他句?”郭夫人追问道。

????“书……”

????方明远心想:“我总不能告诉你我是从十几年后才出现的《亵渎》中看到的吧?那还不以为我是疯子!”

????“书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原话是‘钱多事少离家近、睡觉睡到自然醒、位高权重责任轻;老板说话不用听、五年就领退休金、领钱领到手抽筋!”方明远答道。屋里的几人不禁都重复了几遍,脸上都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要是有这好日子,那就太美了!”宁副所长大笑道。

????“白日做梦,纯粹是白日做梦!”郭天宇连连摇头道。他从小跟随着父亲,亲眼看着父亲费尽了心力,将一个只有十几艘船舶的小公司发展到了现在的船运集团公司,所以对于这种不劳而获的思想,自然是没有好感。在他看来,一分汗水一分收获才是正途。

????“我们那里基督教信徒来传教的时候,这小子在底下突然小声地和我说,原来神灵也是又贪婪又凶恶的。我问他为什么?”方彬略作停顿,得意地看着屋内的其他人都流露出思索的模样,半晌后才道,“他说‘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非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

????“小叔!”方明远提高了调门道,方彬这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

????看着众人诧异的目光,方明远也只有面带着几分尴尬地道:“小时候不懂事,顺口胡说八道,几位莫要当真。”当时他只是正在脑海里回忆《悟空传》,随口说了几句,想不到居然被小叔给记了下来。这一次,就连郭天宇也不由得对方明远有几分另眼相看。

????郭夫人笑逐颜开地想伸手摸摸方明远的头,方明远下意识的一侧头,避了开来。

????郭夫人微微一怔,还未等她开口,方彬已经在一旁叫了出来:”女人的腰、男人的头,是不能随便摸的。”

????“这也是他说的?”郭夫人带着几分诧异地道。

????“咽,记不得是六岁还是七岁的时候说的!”方彬一脸自豪的道,“当时乐坏了我们一家人。从此以后,我们家里没有人再摸他的头。”

????郭夫人和郭天宇两人更是感到这个少年的与众不同。真是难以想像,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意识。

????宁副所长三人也不禁连连赞叹不已。尤凯小声地嘀咕道:“难怪这小子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判断出孩子不是那个中年妇女的,就是换成我,也不敢保证当时就能确定。”

????罗姐目不斜视地低声道:“你别美了,你这个刚进警局不过半年的新手,肯定察觉不了,要是宁所在那里,还有可能。”

????宁副所长咧了咧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如果说是有意的排查嫌疑人,他相信自己肯定能够发觉那个人贩子,但要只是错肩而过的话,他……心里也没有把握。不过这话心里想想算了,说出口来,着实有些没面子。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个老警察了,入行也有近二十年了。

????郭夫人越听越感到惊异,若是亲眼所见,真的是无法相信一个大陆内地的孩子,怎么能够说出这么多与众不同的话语来。就是香港长大的孩子们,也不见得会有这样的见识。

????“明远,你这些都是从哪里学来的?”郭夫人扯着方明远问道,这个孩子太令人感到好奇了。

????“看书,还有就是自己琢磨的结果。”方明远侧着脸道,虽然这位郭夫人将自己当成了未成年的少年,但是方明远自己知道,年轻的外表下自己已经是而立之年。经历过后世繁华的他,对于像郭夫人这样更像后世女性的美女抵抗力有点不济。

????郭夫人忍不住又是一阵啧啧地赞叹。她敏锐地意识到,也许自己发现了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若是能够将这个孩子带到香港,让他在自由开放的环境里长大,再有香港完善教育体制,最终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令她不由得有些怦然心动!

????“明远,你跟我去香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