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五章 外交无小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五章 外交无小事

????“方同志,话可不能乱说。总理当年可是说过‘外交无小事’!”邱明礼冷冷地道。

????方明远知道,当年国人敬爱的总理在建国初的确是说过“外交无小事”的话,并以此来告戒那些从事外交工作的政府人员。因为外交代表着一个国家,代表着政府的工作,主要的对象都是各国政要和当权者,所以外交领域里不存在可以掉以轻心的小事,一些小事如果说不在意的话,很可能就酿成大错,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将“小事”当成“大事”来看待,这样才能够少出漏洞。

????古人云“祸常积于疏忽,智勇多困于所溺”,总理正是深知这一点,所以经常告诫这些从事外交工作的人们,要尽可能地考虑到事情的方方面面,每一个细节,对于各种各样可能出现的问题,都要心中有数。所以总理最不喜欢的外交人员口***现“大概”、“也许”、“可能”、“没准”、“差不多”这一类摸棱两可的回答。对于总理,方明远当然是从心里感到敬佩,也认同总理的这一观点。

????但是!这却并不代表着总理的要求,可以适用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就如同牛顿的三大定律,也是有着它的适用范围的!

????正是政府过于重视“外交无小事”,才搞得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国内与国际间人员交流往来的频繁,搞得国人和外国人打起交道来,满嘴的外交辞令,做事畏首畏尾,生怕一不小心闹腾出个国际纠纷,有损我泱泱大国的形象。究其根源,就是因为事无巨细,皆曰外交!

????而如今天下各国的外交活动,日呈个性化、公开化和透明化之趋势,所谓“外交无小事”的理念仅适用于政府之间。不分场合的滥用,很容易导致在国内过度重视外国人和外国人的反应,反而容易使我们自己失去作为华夏人应有的尊严,使得外国人在国内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不尊重华夏人。日后居然连非法居留在国内的非洲黑哥们也不怎么给天朝政府面子,频频滋事!

????而反观国外,如东南亚小国新加坡,一九九四年,一名美国青年在新加坡因涂鸦汽车和破坏交通标志被判六下鞭刑和四个月监禁。当时美国舆论大哗,甚至动员了美国总统克林顿出面,试图阻止新加坡执行鞭刑。然而,令国人感到意外的是,新加坡政府的反应居然是给美国总统一点面子,由六鞭改为四鞭,但打还是必须要打!

????也许这一事件在国内的某些“国际友好人士”们看来,太不够人性化,而且也有失政府的外交脸面,与外国政要结怨,实属不智的行为。既然美国总统都出面了,就应当顺水推舟地将人送回国就得了。这样岂不是皆大欢喜?

????但是他们却没有想过,今天美国总统说话了,这位礼送回国了。明天,美国议长说话,再送回国一位。后天,美国**官说话,还送回国一位。大后天,英国女王发话了,是不是还要再送回一位?时间长了,自家政府颁布的法律在外国人的眼中算个什么狗屁玩意!

????新加坡的执法虽然“粗暴”,但是结果却是从此再也没有听说过西方青年在新加坡放肆违法的报道。

????“左佑副参赞,这一次在东京,我听说贵国有很多民众宣称,东北不是华夏的东北,而应当是满洲国,是不是啊?”方明远扭头对左佑之门道。

????左佑之门尴尬地看了一眼邱明礼,搪塞道:“很抱歉,我一直在华夏工作,近期内并没有回国,对此事并不知晓。”

????“不知道没有关系,刚好我这里有网络,大家一齐看看,邱处长也好回头顺便向部里汇报一下,咱们也要向日本政府发出严重的抗议,要求将这些破坏华日关系的日本国民给予严厉的惩处!让他们明白东北三省是我国不可分割的领土!”方明远义正词严地道。

????“咳!”左佑之门觉得自己在华夏工作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碰到过像方明远这样刺头的家伙。那些华夏外交部门的人,就是有什么不满,也绝对不会像方明远这样说得直来直去,不给人留半点情面。

????“怎么?左佑副参赞有什么意见?是觉得贵国民众说得对,东北不是华夏的东北,而应当是满洲国?”方明远立即追问道。

????“不不不!”左佑之门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方君,请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开什么国际玩笑,做为一名外交人员,要是敢公然在华夏宣称东北不是华夏的东北,而应当是满洲国的话,那所面临的只会是华夏政府的驱逐出境!而且,还绝不会得到日本政府的半点怜悯,只会恼恨他给政府添麻烦!

????“那左佑副参赞是赞成我的提议了?邱处长,你看左佑副参赞都认为,我们应当就此事向日本政府发出义愤填膺的抗议,要求日本政府为了维护华夏与日本间的友好关系,严加惩处这些破坏分子!”方明远喜上眉梢地道,“要不你现在就写,让左佑副参赞当场签字!你说副参赞是一位多好的同志啊!”

????左佑之门气得脸都绿了!他什么时候赞同了方明远的观点了?他什么时候又答应在抗议书上签字了?这种荒谬之极的说法,居然也能够说出口来,这个方明远,脸皮简直太厚了!

????左佑之门身为日本外交人员,屁股决定立场,他就是脑袋进了水,也绝对不可能去赞同外国政府对本国政府的抗议书,还在上面签字?他不当场撕了就已经是很客气了!

????邱明礼也是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这个方明远是真能胡扯八道,什么乱七八糟地都绕了进来。向外国政府递交抗议书?岂是你一介平民说做就能做的!不就是几个日本国民在日本国内胡说八道了几句吗,也至于?要是这种小事都要外交部发出抗议书的话,那么外交部这一年什么也别干了,整天抗议好了!可是这话大家心里都明白,也都是这样做的,但是却不能诉诸于口!

????“方君,我的意思是,我国宪法规定了,公民有言论自由,像这样的言论,还根本触犯不到法律!”左估之门连忙道,再让方明远说下去,天知道还会出现什么令人吐血的话来。

????“左佑副参赞,他们的言论可是严重地破坏了华夏与日本之间的友好关系!这样的行为,怎么能够放纵不理呢?”方明远一脸地难以置信道,“这可是公然破坏华夏统一的言论!”

????“方君,这只是一小撮日本国民的看法,并不能够代表日本政府。我国政府可是承认东北三省是华夏领土的一部分。”左佑之门连忙声明道,“依据我国法律,这种只是说说,而没有实际行为的言论,不触犯法律。”左佑之门已经有些后悔了,原本以为来这里送一趟抗议书,是件美差,现在看起来,这分明是自找麻烦吗?早知道这样,自己还不如刚才递交过抗议书后,就离开呢!

????“啊,对了!”左佑之门一拍脑门,一脸懊丧地站起身来,向方明远微躬道,“方君,邱处长,一会我还要出席一个宴会,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工作。我此行前来的任务已经完成,就不再打扰了!”

????他既然张口要走,邱明礼自然也是跟着一齐站起身来。反正邱明礼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方明远显然没有把这份抗议书当回事,自己就是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左佑副参赞,既然你急着要走,我也就不多加挽留了,毕竟不能误了你的工作!那么我只有最后的一个问题,还请左佑副参赞为我解惑。”方明远也站起身来笑眯眯地道,“恳请左佑副参赞再稍作停留几分钟。”

????方明远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左佑之门自然也没好意思拔腿就走。

????“贵国宪法中所提到的言论自由,是只针对本土的国民啊?还是说包括了在日本的其他外国公民?比如说像美国公民和英国公民?是不是他们在贵国国境内的言论自由就不受保护了?”方明远的这个问题一出口,左佑之门就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厚着脸皮拔腿就走了。

????“方君,这个问题……我现在不便回答!”左佑之门迟疑了一下道。这是一个大坑啊,要是自己承认,那日后就是握在邱明礼和方明远手中的一个大把柄。堂堂日本政府的外交官员,居然说外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在日本不受保护!就是不想当官了,也不用用这种手段吧?

????可是自己要说外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同样受到保护,他完全能够想像得到,方明远下面的质问,自己肯定是无法回答了。

????“那么左佑副参赞什么时候方便回答?我什么时候再上门求教。这样总可以了吧?”方明远笑呵呵地道,“啊,对了,我记得贵国的社会团体中,有一个叫奥姆真理教的宗教组织,公然宣传世界末日来临理论,请左佑副参赞也帮我想想,为什么我提醒贵国公民,近期内可能会发生地震,会引发贵国国民如此强烈的抗议,而贵国宣传世界末日理论的宗教,却是在政府合法注册的,而且还拥有数千名信徒?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