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六章 地震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六章 地震

????带着几分尴尬和狼狈,左佑之门和邱明礼,以及那名女性的外交部陪同人员从门内匆匆忙忙地走了出来。

????“咣铛!”随着这一声巨响,四合院的大门紧紧地关闭了起来。

????“呼!”左佑之门和邱明礼不约而同地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心情算是稍稍地缓和了下来。

????两个人都太低估了方明远,以为方明远会像这个时代里的绝大多数华夏人一样,一听到涉及到了国际外交关系,就会吓得手足酸软,虽然说不至于磕头如捣蒜般吧,但也绝不敢针尖对麦芒地反戈一击。所以两个人,将这件事想得都太容易了,均认为有对方相伴,双方一齐对方明远施压,内外交困的方明远就只有乖乖低头认错了。

????他们又哪里想得到,不说方明远前世里数十年的见识,仅仅今生今世里,他就已经见过了多少大人物,科威特的埃米尔他都见过了,还能怵文化副参赞这样的小官。至于邱明礼,京城里的处长,可谓是遍地走,就算是外交部的,那也是处长!

????方明远根本就没有将两人放在心上,如今已经是一月二十号,阪神大地震随时都可能发生,而地震后,日本人就是还想***,也没有了那个精神了。数千人的死亡,数万人受伤,数十万人无家可归,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了千亿美元,日本近百分之二的gdp瞬间消失,连当年的关东大地震也无法与其比拟。这样惨重的结果,就是日本这个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也是难以承受。

????现在他的精神,全部都放在了期末考试上。外界的纷扰,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就随它去了!反正只要再拖上个几天……

????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三日晚十一时三十五分,这将是位于神户地区的日本人今后铭心刻骨的一个日子。

????“喜爱春天的人儿是 心地纯洁的人,象紫罗兰的花儿一样,是我的友人喜爱夏天的人儿是 意志坚强的人,象冲击岩石的波浪一样,是我的父亲……”阪路次郎哼着日本民歌,扶着两位醉熏熏的同事从路边的酒馆里走了出来。今天,他们保险公司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做成了一笔大单,众人欣喜之余,于是决定来酒馆中庆贺一番。他是去年才刚进入公司,在这些人里算是小字辈,所以这酒喝得还少一些,还能保持着基本的清醒。而其他的那些位,如今都一个个喝得舌头都大了。可怜的他,还得将这些位一个个送上出租车,自己才能够回家。

????虽然说是冬季,虽然已经接近午夜,但是做为一座有着上百万人口的现代化城市,神户的街头此时仍然有着大量的行人和车辆。

????“阪路……君,听……说了吗?那个……方方,根本就没……没把咱们国家,那那那……些团体的……抗议,放在心上!”左手边的这一位,醉眼迷离地结巴着道。

????“嗨依,隆田前辈,我听说了!”阪路次郎连忙回答道。这事情在日本传得是沸沸扬扬,媒体上对于“方”的指责可谓是扑天盖地。依照华夏人的说法,那就是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如今眼看着距离一月份结束就余下八天了,很多日本人都等着看,到了二月一日,那个“方”要如何的收场!

????当然了,人们也更关心,他的那些股份和版权,到底值多少钱!这可是大家说起此事时,议论的核心话题。

????对于“方”,走出学校大门没两年的阪路次郎,那可是他最喜欢的漫画作者,“方”的所有漫画,他一集不拉的全部都买了。而且“方”的那些游戏,也是他的最爱。尤其是《大航海系列》,当年更是令他完全沉迷于其中,差点因此大学第一年出现挂科。

????所以当东京电视台里播出那一集访谈后,阪路次郎还真的做了一些准备,好在他不是神户本地人,独自住在这里,所以倒也没有什么老人来说什么。只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是大大地出乎阪路次郎的预料之外。

????很多日本人对此的强烈反应,以及媒体上多如牛毛的指责,令阪路次郎也很痛苦,虽然说他有心为“方”辩解几句,但是他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说话有谁会重视?反而可能会引来一片指责。如今在日本找一个合适的工作,也不容易,与同事间搞不好关系,尤其是与前辈们搞不好关系,在公司里还怎么呆下去?

????所以阪路次郎也只能是无奈地听着,违心地点头称是。

????“毛毛……毛都没……没长齐的,的小屁孩子,也……也敢……”另一边的日本人接口道。

????阪路次郎一招手,一辆出租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隆田前辈,村上前辈,车来了,赶紧上车吧!”阪路次郎连忙打断了他的话道。

????将两人扶上了车,又和司机说清楚了去向,提前付了车费,看着出租车缓缓地开动,阪路次郎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他扭身要转回走,这酒馆里还有四个醉鬼呢,阪路次郎突然觉得脚下突然有些晃动,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究竟是地动还是脚软的时候,阪路次郎骇然地发现,街道两旁的建筑物都开始晃动,路上的行人们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

????接着,这晃动更加地明显,阪路次郎觉得自己站得不是平稳的大地,而是仿佛在海浪汹涌的甲板上一样。他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就在坐下的那一瞬间,阪路次郎还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马路上裂开了一条缝隙,载着两位同事的那辆出租车躲闪不及,车头已经栽了进去,接着,又是一阵强烈的晃动,街道两旁的建筑物上的玻璃纷纷破裂,洒下了一片玻璃渣子来,阪路次郎连忙缩颈抱头,等他再看那辆出租车的时候,只留下了一个后备箱还在裂缝外,接着就一头栽了下去,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巨响。

????裂隙在迅速地扩张,两旁来往的车辆躲闪不及,有几辆也同样栽了下去,更多的则是撞成了一团,将道路彻底地封死了,车上的人们纷纷惊慌失措地跳了下来。

????“轰!”裂缝中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响,接着就是巨大的火团喷了出来!

????“大地震!”阪路次郎的脑海中立时反应了过来,大地震果然发生了!

????地面的震动越发的明显了,坚硬的土地,仿佛变成了儿童们喜欢在上面蹦跳的水床一般,阪路次郎可以看到,远处的街区里已经有建筑物在坍塌,不时地出现一连串的火花。到处都是人们奔跑的身影,到处都是惨呼声和尖叫声。

????“啪啪啪……”随着一连串炸响,道路两旁的路灯都熄灭了。

????这一连串的事件说起来虽然长,但是实际上,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阪路次郎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一来这地面晃动地太厉害,二来,他毕竟是喝了不少酒,虽然说还没有到醉的地步,但是这手脚还是不如平时灵便。几次想站起来,都又一屁股坐了下来,反倒摔得屁股生痛。

????他刚才出来的酒馆里此时已经炸了窝,因为建筑物发生了剧烈的晃动,不但屋顶上的灰尘纷纷下落,一些钉的不够结实的挂件也纷纷地摔了下来,屋内屋外的灯光又已经熄灭,酒馆里的人已经不敢再停留在其中,纷纷夺门而逃,惶急的人们,一个个多多少少都喝过酒的人们,就喧样在黑暗的空间里跌跌撞撞地向他们自认为出口的地方“跑”去。

????不知道有多少人其实是跑错了方向,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因为撞在店内的各种摆设上痛不欲生,或者说被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绊个跟头。好在日本人一向是居安思危,从小到大,这紧急情况下的演习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所以虽然一个个都喝了酒,但是本能地一些反应还是有的。所以还是有大多半的人找到了出口,涌了出来。

????好不容易站起身来的阪路次郎,被这破门而出的人流一冲,直接摔到了马路中央去了。好在此时的马路上,早就被各种车辆堵上了,倒是不用担心有来往的车辆撞击,倒是他一头撞上了一辆车的后备箱,撞了个头破血流。

????头晕眼花的阪路次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迹,又挣扎着站起身来,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所在,他得赶紧找一处避难所藏身。可就是在他一抬头的功夫,眼睛立时睁得大如铜铃——他们喝酒的酒馆是一栋六层小楼的一层,只是如今,这座六层的小楼,正如同一面墙一般,缓缓地倾斜着,向街道上拍了下来!

????阪路次郎立即一蹿身钻进了轿车的后座,将车门拉上,然后抱头蜷身,缩在了车厢里,心中不住地祈祷着,希望这一次能够逃脱生天。

????听着车外那响彻云霄的尖叫声,

????“完了,这一次公司要赔到破产了!”这是阪路次郎最后的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