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二章 荣誉国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二章 荣誉国民

????另:上一章的章节数错了,没法子改,大家将就一下吧。鄙视老狼的数学吧!

????对于村山富市的这一要求,方明远那也是心中有数的。巴巴地将自己从华夏请来,又是赔不是,又是给好处的,当然是有地方要用你的。只不过,方明远这一次,却是猜中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

????“我希望方君能够成为我国的荣誉国民!”村山富市可谓是一语惊人。

????“啊?”方明远吃惊地张大了嘴,说实话,这荣誉市民他倒是不陌生,在前世里,***就当过法国巴黎的荣誉市民,华夏的很多城市也给那些投资人按档标价地给予荣誉市民称号。至于什么荣誉教授之类的,那就更是烂大街了!倒是这荣誉国民,还是头一次听说。不仅仅是方明远,在场的其他人也露出了吃惊的模样。

????其实村山富市这也是无奈之举。主要是前一阵子的这事闹得实在是有些大了,不仅仅日本人都知道,就连韩国、俄罗斯和欧美国家也对此有些关注。而华夏,若不是网络当时还不流行,媒体又是控制在政府手中,人们对海外的关注度又不够,恐怕也早就闹得沸沸扬扬了。

????如果说方明远最终被证明是信口开河,这还罢了!慢慢地,这事也就淡化了下去。

????结果偏偏证明方明远说得是对的,这一下子就将日本政府和日本国民推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位置上了。如果说不能够与方明远达成谅解,那么日本人和日本政府,在这些发达国家的国民和政府心目中,就留下了一个极其恶劣的印象——这是一个不知道感恩的民族,这是一个恩将仇报的民族。这对于日本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十分不利的。

????所以村山内阁几经磋商,最终才决定给予方明远一个荣誉国民的称号,以表示日本政府和国民,对于方明远提前预警的感激之情。这样也可以堵一些国际人士的嘴。

????“哈哈,方君,不要这样惊讶。”村山富市白眉轻颤道,“我们很欢迎方君加入日本国籍,但是我们也明白,方君对于自己的国家感情深厚,所以这荣誉国民的称号,并不影响方君的国籍,但是却可以给予方君一些方便,所以,还请方君不要拒绝我们的一片心意!”

????这荣誉国民确实如村山富市所说的那样,可以给予方明远很多的方便。比如说,他可以不用签证护照随时往来于日本和华夏之间。他可以在海外各国寻求当地日本使领馆人员的帮助。他可以凭此进入日本的参众两院旁听,可以随时要求会见日本首相。可以在日本非禁区的地区畅通无阻。在日本乘坐一切交通工具和食宿所需要的费用一概由日本政府支付。等等等等。

????虽然说,除了随时可以提出会见日本首相这个权利之外,其他的对于方明远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却确实令人感到方便。也就是说,有了这个身份,方明远在日本的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比起那些外国人来,都会十分地自由。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既然是村山首相这么说,我就却之不恭了。只是我希望贵方发言人在宣布这一消息的时候,能够说得明白一些,通俗易懂一些,不要引起他人不必要的误会。”一个荣誉国民,倒是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要是让国人误认为是自己加入了日本国籍的话,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村山富市还提出了要授予方明远日本大勋位菊花章。大勋位菊花章,是日本国最高等级的勋章,在日本,由于法律并没有确立正式的国徽,因此习惯上,日本皇室的家徽“十六瓣八重表菊纹”,即菊花纹章被广为作为日本代表性的国家徽章而使用。大勋位菊花章的设计,则加入了菊花的象征意义,并且以国旗太阳旗的日章做为中心,以往主要颁发皇族及宗室贵族,后来也扩大到对日本国家有卓越贡献的人。

????对于日本政府的这一想法,方明远却是推说要问问华夏政府的意思,并没有当时答应下来。

????村山富市倒也没有勉强,作为经历过二战的老日本政治家,从政多年,这点事情又岂能看不透。如今是日本政府有求于方明远,那么自然是要顺着方明远的意思来。

????而且村山富市他们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管方明远到底是做梦啊,还是浅草寺签文示警得出日本近期内要地震的结论,反正他预言出来了大致日期,而且灵验了。日本是个多震国家,而且据有关部门说,日本如今又进入了地震的活跃期。笼络好了方明远,把他的毛理顺了,这样万一下次再有大地震的时候,他要是再能提前说那么一句,就算是财产救不出来,至少可以少死些人,政府也可以早点有所准备。

????可是村山富市他们又哪里知道,方明远印象里所有的地震大灾中,关于日本的,还就这么一次,至于他前世里2011年的那一次席卷日本东部的海啸,对不住,方明远已经重生了,根本不知道!方明远当然是不会告诉他,自己最多也只能预知到下世纪的前十年,在这段日子里,日本经济危机倒是发生过,大的地震就没了。

????“华日两国一衣带水,友谊悠远流长。虽然说在近代时期,日本侵略过华夏,并且给华夏人民带来了沉重地灾难!这是身为日本人所不能否认的。如今,日本已经成为了和平而富裕的国家,因此我们中的很多人会常常忘记这和平的可贵与来之不易。所以,我们应该把战争的残酷告诉给年轻一代,以免重演过去的错误。”村山富市语重心长地道,“在我看来,方君你无疑是促进两国友好往来的最合适的人选,希望方君能够确实地承担起这个责任,大家携起手来,共同巩固两国之间的和平。”

????“村山首相,对于您的的想法,我自然是举双手赞同,但是,我却不得不指出,华夏与日本之间的和平,终究能够维系多久,在很大方面,不是在于华夏的态度,而是在于日本人的态度。当年,日本是侵略者,而华夏是受害者,八年抗日战争,华夏在战争中死亡的国民超过了三千万,受伤的更是无法计数,日本兵在华夏的兽行,罄竹难书!但是二战结束之后,我们并没有难为那些被遣返回国的日本兵,对于那些遗留在国内的日本孤儿,我们的老百姓也并没有敌视,而是给予抚养。战争给华夏所带来的损失,我们并没有向日本索赔。这都是我国政府和人民所表达出来的不折不扣的善意!但是我很悲哀地看到,在日本国内,很多日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大有美化当年的侵略战争,否认侵略罪行的倾向!如果说日本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外人做得再多,也起不到什么做用。”

????室内一片寂静,谁也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会当着村山富市的面,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而且言辞可谓是相当地尖锐!

????“我知道,村山首相对此也有深刻的认识,并且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危险,所以,我衷心地希望,村山首相您可以多留任几年,以促进华日两国之间的关系向和平友好的方向发展。尽最大努力避免贵国右翼党派势力上台!将两国关系重新推向对立敌视的状态。所以,我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我微薄之力。”方明远并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惊诧,而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村山富市的白眉不住地耸动,在场的其他人不由得都有些担心,尤其是宫本折一和宇田光璃,这心都要跳到嗓子眼来了。

????“哈哈哈,方君果然是非寻常人可比,这一番话说得可谓是大得我心!”村山富市突然笑了起来,“那我就借方君的吉言了,希望能够在这个位子上再多坐一些时日!”

????方明远站起身来,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纸条,顺着桌子推到了村山富市的面前道:“请村山首相看完后,就将它烧去。”

????村山富市郑重地拿了起来,只看了两眼,就变了颜色道:“方君,你这算是?”

????方明远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想,这更多的是一种担忧,我国有一句老话,不知道村山首相听说过没有,小心无大事。这种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留心一下,总是没有坏事!”

????村山富市缓缓地点了点头,招手让武田秘书拿来了火机和烟灰缸,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将纸条烧掉。

????话说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不用武田秘书上前提醒,方明远也就主动地提出来,能否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参观一下首相官邸。

????村山富市当然是很高兴地同意了。由于还有诸多的事务,村山富市也就告辞离去了。

????“你给他看的纸条里写什么了?”宇田光璃以极低的声音在方明远的耳边道。

????“嘿嘿,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方明远打着哈哈道。